第311章 哪又怎么样?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8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看着沈崇岸眨巴眨巴眼睛,好像还真的吃醋了。

    心中好笑的晚晚直接起身,“赶的很急吧?吃过饭了吗?我带你去吃饭?”

    晚晚说完这话,才见沈崇岸的神色微霁,不过仍旧抿着唇,扫了眼还在拍戏的宫云海,“不等你的陌上公子了?”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酸。

    晚晚朝着朝着沈崇岸扯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有吗?云影帝拍完戏肯定会很累,我们就不要打扰人家了。”

    心中暗暗吐槽,她以前还真不知道这位大爷这么小心眼。

    但面上笑容不减,颇有你不走,我就一直笑下去的趋势。

    沈崇岸见此,挑眉朝着不远处的宫云海挑衅的勾了勾唇,长臂揽住晚晚的腰,就朝着外面走去。

    阿乐忙跟众人悄声道别,末了还想给宫云海的经纪人招呼一声,结果就听到导演一声卡,宫云海大步流星的朝着夏晚晚走去。

    “答应我一起共进晚餐,这是要失约?”宫云海挡在了沈崇岸和夏晚晚面前,还是那身古装,自成一派风流模样。

    “哈哈,我有吗?云影帝应该还有戏拍吧?我老公才到,不如云影帝先忙,我下次再请您?”晚晚尬笑一声,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晚晚没想到宫云海的脸皮比她还厚,是相当不客气。

    “我们是约会。”沈崇岸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身石青色长袍,动不动就散发着荷尔蒙的宫云海,他是动物吗?进入交配期了吗?怎么对着谁都释放魅力?

    某人很不爽。

    “哦,那正好,我没约会。”宫云海好似看不到那能杀死人的目光,一脸刚正的回答。

    夏晚晚,“……”

    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这位是如此不识趣的人?这是在故意气他们家醋王?感觉到身旁杀意毕露的目光,晚晚呵呵一声,伸手拽了拽一旁的男人,好歹他们以后还是合作伙伴,就不能友好些吗?

    “我那会发现这旁边好像有家餐厅不错的样子,不如我们一起?这样也不耽搁云影帝拍戏。”

    “不行。”

    “可以啊。”

    晚晚在一旁和稀泥,没想到两人给了她截然不同的答案。

    呵呵。

    晚晚干笑一声,又嗔了身边男人一眼,低语道,“我还要给宫总做设计。”

    言下之意不要将关系弄的太僵。

    沈崇岸怎么会不明白?目光落到小女人水汪汪的眼眸里,那颗钢铁直男心,忽地就软了,一起就一起吧,反正他可以将那家伙当空气。

    见沈崇岸目光软化,晚晚脸上的表情也自然了很多,这才看向宫云海,“宫总请。”

    “却之不恭。”宫云海好似完全看不到沈崇岸冰着的脸。

    “哈哈哈。”听到这回答,晚晚又哈哈笑了声,总觉得这场面有些诡异。

    她出去的时候,感觉整个剧组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有探寻有好奇还有八卦和嫉妒……

    晚晚默默的心中呐喊,她就不能好好做个普通人吗?

    好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们又在影视城,大家都明星见怪不怪,三人到了一家餐厅,侍者在看到三人片刻的惊艳后,极力恢复了正常,将菜单递过去。

    结果沈崇岸和宫云海几乎是异口同声说道,“她点。”

    晚晚再次成了矛头的中心,脸上的笑容都快要保持不住,看着对面一个帅的人神共愤,一个美得不似真人,猛然有种自己才是灯泡的赶脚。

    “我点。”晚晚抱着菜单有种抱着烫手山芋的错觉。

    说完我点,又看了对面两人一眼,“宫总有什么忌口吗?”

    “为什么不问我?”还不等宫云海回答,沈崇岸就不满了。

    “咳咳,我们是夫妻,你的忌口我知道。”晚晚再次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觉得自家男人真是个幼稚鬼。

    当然,旁边那个也没好到哪里去。

    也不知道堂堂影帝,加黑道少爷,这是要干什么?

    “那你帮我点。”晚晚的话显然取悦了我们三少,声音都变得愉快了些。

    “我都可以。”宫云海微笑,仿佛没有感觉到他们之间的甜蜜。

    晚晚见此,只能看着点了。

    这时宫云海起身,“我去趟洗手间。”

    “我也去。”沈崇岸在宫云海起身后,也跟着起身。

    晚晚没在意的摆了摆手。

    倒是那侍者看宫云海的目光有些古怪,她怎么不知道云影帝是弯的?不过影帝身边的男人好美啊,简直堪称国色,就是有些冷冰冰的。而且有些眼熟,难不成是影帝的师弟?

    哎呦,大八卦啊,可惜餐厅规定不许泄露明星秘密,否则滚蛋不说,还要赔偿巨款。

    卫生间。

    宫云海刚进去,沈崇岸就走了进来,顺手关上卫生间的门。

    “三少这是什么意思?”宫云海扫了眼洗手间,确定只有他们两个人。

    “你想做什么?别忘了晚晚是你的什么人!”沈崇岸沉着脸警告。

    “晚晚是我什么人?”宫云海笑嘻嘻的问,那双眸子却已经没了笑意。

    “呵,你觉得如果没有将你的背景调查清楚,我会同宫家合作。”沈崇岸冷笑。

    “那你大概没有查到,晚晚并不是我的亲表妹。相反,我们订过亲。”宫云海看着沈崇岸非常平静的说道。

    什么?

    沈崇岸那双狭长的桃花眸如利剑一般扫向宫云海,“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当然,方姨是在十岁的时候被方家收养的,在21岁执意要嫁给夏国海和方家断绝关系,但她跟我母亲关系一直很好,甚至在晚晚不到六个月的时候同四岁的我定了娃娃亲,后来宫家因为一些事情隐姓埋名,我母亲也不得不跟方姨断了联系,直到最近我发现了晚晚。”宫云海说的一脸平静,可眸底下却有隐藏不住的疼惜。

    在见到晚晚前,他已经将当年的事情查清楚了。

    方姨去世时,宫家正乱,母亲是在多年后才知道的,等命人去夏家,却被告知晚晚也夭折了。

    那会谁也没想到,晚晚的继母会撒这种弥天大谎,该死的是当初调查的人也没有去细究,才造成这种误会。

    如果不是偶尔被纪凌风逼着看他的综艺,然后随口问了句,他大概也不知道曾经那个洋娃娃般的小丫头,不但活着,还遭遇了这么多事。

    想到这里宫云海那张温润的俊颜上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沈崇岸看着宫云海神情的变化,只用了片刻功夫就消化了这一切,淡淡的抬眸,“哪又怎么样?”

    “呵呵,哪又怎么样?如果我告诉晚晚方姨是怎么死的呢?”

    轰!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