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我不是什么东西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8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他又怎么对不起你?你睡的安宁吗?不怕遭报应吗?

    沈崇岸的话如同一记重锤,一锤一锤砸在裴玥的身上,将她砸的缓不过起来,双手死死的按住桌子,她没想到沈崇岸什么都知道了,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了……

    可那怎么能怪她?

    如果不是沈崇轩不够爱她,违背父亲的意愿,他们怎么可能对他出手?何况她那时候是帮他,沈家那时根基不稳,如果沈崇轩当时答应她,沈氏资产怕早就超过如今的规模了。

    她没有错,错的是他们……

    裴玥在片刻的慌乱后,低低的唤着沈崇岸的名字,开始有些颤抖,但随着她不停轻唤,声音也渐渐的稳了下来。

    沈崇岸看着裴玥情绪的变化,眼底的失望越发的浓郁。

    她在用这样的方式调节自己,没有愧疚没有自责也没有悔恨,在巨大的慌乱和无措后,裴玥没有丝毫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反而害怕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失控说漏什么,所以喊着他的名字来缓解紧张……

    这些年,他真是小瞧她了。

    沈崇岸近乎自嘲的想,看着裴玥的目光也再没了多余的起伏,既然他的这些话都无法唤起她良心的谴责,那就将一切都交给警方吧。

    “崇岸,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你要相信我……”裴玥已经用了最大气力恢复,这会自然也注意到沈崇岸的变化,赶忙再次解释。

    可沈崇岸却连她的声音都不想听了,看着那张精致的没有瑕疵的脸,越发觉得像是披了层画皮,“你应该让法律相信你。”

    说完沈崇岸已经不想在裴玥身上浪费时间,转身就想离开。

    裴玥急了,慌忙去抓沈崇岸,“崇岸,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我不要坐牢,救救我……”

    如今父亲被抓了,元翔也不帮她,她能找的人也许不少,可有能力将她无罪带出去的怕只有沈崇岸了。

    “你该做的不是想办法出来,而是好好反省自己。”沈崇岸望着裴玥迫切的眼神,脑海里不由的想起二哥那张年轻朝气蓬勃的俊颜,还有晚晚的父亲……

    如果不是他错信她,又怎么会发生那么多悲惨的事情。

    呵。

    冷冷的讥笑一声,沈崇岸一个用力将裴玥甩脱,朝着外面走去。

    裴玥还想跟上来,却被周森挡住,“裴小姐,请您自重。”

    “你算什么东西都敢拦着我?”裴玥被沈崇岸这般对待,再听到周森的话,哪里还有什么名媛修养,破口骂道。

    周森嘴角抽搐了下,这算是破功了?

    “抱歉,裴小姐我不是什么东西。”周森顶着自己那张面瘫脸说完,然后面无表情着转身离开,裴玥还想做什么,就进来两个警察。

    走出去的周森却忽然反应过来,他刚才是不是自己骂了自己?

    哈!

    “老板,我们要回公司吗?”周森小步跟上,那不动如山的脸上还带着小小的殷切的期盼。

    沈崇岸慢悠悠的转身,然后扫了他一眼,颇为沉重的开口,“是你要回公司。”

    WHAT?

    周森黑人脸!

    “老板,您今天还有其他安排吗?公司最近需要您……”

    “我相信你。”沈崇岸打断周森,鼓励的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忽然大步朝着外面的车子走去。

    周森急了,“老板,您不能走……”

    “你自己打车,我明天就回来。”

    “老板……”周森忽然在这一刻理解了裴玥刚才的心情。

    他可以选择辞职吗?

    可无论周森怎么反抗,沈崇岸已经决绝的离开了!

    周森站在警局门口,感觉夏风都是冰凉的,他怎么会摊上这么个重色坑助理的老板,不对,老板以前不是这样的。

    “老板,你变了……”

    沈崇岸自然听不到周森的哭诉,他直接吩咐司机去了机场。

    也不知道为什么,从警局出来后,他就迫切的想要见到晚晚。

    比任何时候都要迫切。

    他这次之所以没有将裴玥对夏父做的事情捅出来,就是担心晚晚到时候知道了接受不了,可从跟裴玥说完话,他的心就很慌。

    只有见到晚晚才能安心。

    ……

    魔都。

    夏晚晚跟着宫云海到了拍摄场地,才知道他们要拍的是一出古装剧。

    而且还是宅斗。

    晚晚用古怪的眼神望了眼旁边的宫云海,“你出钱投的?还担当主演?”

    “有什么问题吗?”宫云海说完警惕的看着夏晚晚。

    “爱好独特。”夏晚晚耸耸肩说,从宫云海之前赌场的装修风格,他就觉得这位影帝爱好喜人,如今发现还真是。

    “我母亲偏爱这类剧,可惜从出了一个大热的甄嬛后,就再没有类似的好剧,只有跟风抄袭,所以我就投了一个。”宫云海说随意。

    夏晚晚好奇心大涨,“你母亲偏爱宅斗?你就要牺牲自己?”

    问完晚晚脑子里已经脑补了一出豪门宅斗大戏,她可是听说很多黑道大佬都喜欢三妻四妾,在这种家庭,宫母喜欢宅斗、宫斗确实很正常。

    而且还能从中摸索学习。

    想着这些,夏晚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宫云海的目光更古怪了。

    宫云海受不住夏晚晚这眼神,“你想问什么直接问?”

    “你是嫡子还是庶子?是几太太生的?”晚晚也是不辜负宫云海的期望,连忙问。

    “哈,你的脑袋里都装的什么?我母亲喜欢看宅斗剧,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宫家家风严谨,我父亲母亲感情极好,哪有你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宫云海嫌弃的看了眼晚晚。

    晚晚扶额,她一定是受了张嫂和儿子的影响,这不怪她。

    “我的工作是什么?”眼看再聊下去就尴尬了,晚晚立马转移话题。

    宫云海看到她这样子,禁不住失笑,将她带到导演身边打了个招呼,然后便是跟编剧沟通场景需求。

    晚晚听得很认真,在经过一番沟通后,快速的明白对方需要什么。起身将剧组专门搭设的院子扫了一遍,然后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门口的绿植能不能改成西海棠……这边的布置不符合女主的人设,这个罗汉床方位有些问题……”

    夏晚晚一边看,一边布置,既要让整个室内场景看着舒服,还要在细节上符合人物的性格,连带着门口的摆件,都需要精心安排,以达到拍摄需要的要求。

    等忙完这些,已经到了下午,导演看完极是满意,正式开拍。

    晚晚第一次看剧组拍戏,觉得新鲜,坐在摄像机旁观看,这时换装的宫云海走了进来,一身石青色的长袍,腰间用布带系着,竹簪挽发,剩下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闲庭阔步的走了进来。

    整个现场响起倒吸气声,连晚晚眸中也尽是惊艳,陌上公子温如玉怕也不过如此吧?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