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你招蜂引蝶的本事不小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你招蜂引蝶的本事真不小。”元翔俯视着撞到他怀里,一脸狼狈的女人平淡无波的说。

    盛奈的脸,刷的变了色,又屈辱又刺痛,按着撞疼的额头就要离开,元翔却突然伸手,按住了她的脑袋瓜。

    她不解的仰头看男人,元翔却看着前方,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施舍给她。

    这下盛奈完全懵了?元翔要干什么?他不会要把自己抓了给那个王总吧?

    各种想法从脑海里冒出来,等她想要挣扎,却发现酒劲上来让她全身的细胞都好像失去了活力,拼命想要摆脱元翔的桎梏,可男人手上私有千斤重,无论她怎么做,都纹丝不动。

    后面跟上来的王总没想到会碰上元翔,嘿嘿淫笑着打了声招呼,就想要从元翔手里将人讨走。

    元翔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那王总冷笑,笑的那王总脚步越来越慢,心里发毛,冷涔涔的,不明白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元律师您这是……”

    “您继续。”王总被笑的实在受不了,有些尴尬的开口,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元翔打断,让他继续。

    盛奈的身体僵硬的更加厉害,伸腿去踢元翔,可放在她肩上的手,力气实在太大,她的腿又不够长,不但踢不着,反而有些分外滑稽的感觉。

    元翔斜睨了眼盛奈,重新看向那王总,“您不继续吗?”

    “我……我……”那王总被元翔周身散发的冷冽吓得哪里还敢,连酒都醒了一大半,他有种自己今天在这里无论做什么,眼前的人都会看下去的感觉,甚至他杀人,元翔还会递刀。

    这种感觉莫名觉得渗人,王总打了个激灵,腿不受控的抖,“元律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先走一步……”

    说完转身,一溜烟居然躲去了女厕。

    一时间走廊就剩下了还在拼命踢腿的盛奈,“混蛋,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她当初怎么会疯狂痴迷的爱上这样一个冷血的混蛋。

    元翔冷瞥了眼盛奈,看着她光脚疯狂的踢自己,却因为被按着脑袋,连他的西裤都碰不上,又滑稽又好笑,那张还算漂亮的脸蛋上不知道是因为喝酒还是着急愤怒,红的像刚熟的红苹果,还圆鼓鼓的。

    不知道为何,元翔的脑海里突然冒出妹妹养的那只白色英短折耳猫,可不是腿又短,脸又圆。

    “小短腿。”就在盛奈再次试图去踢元翔的时候,元翔突然低斥一声小短腿,然后猛地收起手。

    盛奈因为没有任何准备,咚的摔倒在地上,四仰八叉之余满眼的不可置信,眼眸睁大望着站在她脚边的男人。

    元翔耸了耸肩,转身欲走。

    而趴在地上的盛奈这才反应过来,几乎用了她所有的力气喊道,“你才是小短腿,你全家都是小短腿!”

    “抱歉,要让你失望了。”元翔回头,淡淡的扫了言盛奈,又看了眼自己的腿,悠悠然的朝着外面走去。

    盛奈,“……”

    呼!

    深呼吸后,盛奈艰难的爬起来,却发现手机被摔的开不了机,还有脚……

    让她再回洗手间去找鞋子,她真没那个勇气。回包厢更不可能,那她现在该怎么?

    脑袋里各种想法闪过,就在元翔马上要进入电梯的时候,盛奈突然大吼一声,“等等我……”

    接着赤脚百米冲刺,冲进电梯,握着摔的碎屏的手机,“你摔坏了我的手机,你必须送我回家。”

    元翔斜睨了她一眼,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根本没理会的意思。

    “我手机坏了,叫不来车,你得送我回家。”

    “你就是这么勾搭男人的?”就在盛奈以为元翔仍不会理她的时候,男人突然凑近,单手按在电梯上,将她圈在怀里,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壁咚。

    盛奈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跃出心口,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耳朵发烫,却听到了男人带着强烈恶意的话。

    “你……”

    “已婚妇女就该自爱。”说完元翔从钱包里抽出二百块塞进盛奈胸口,电梯门恰好打开,元翔转身离开。

    盛奈呆呆的站在那里,又耻辱又愤怒,死死攥着二百块,气的脑袋一阵发晕。

    元翔,你就是个混蛋!

    ……

    夏晚晚在魔都第三天,才从一堆勘测图和设计图里抬起脑袋,听到阿乐的汇报神色如常,“崇岸那边怎么说?”

    “让知道就好,不必忧心。”阿乐恭敬的回答。

    “嗯。”晚晚点点头,继续完善设计图,又突然想到什么,“需要的材质你给赌场那边的人说清楚了?”

    “您放心。”阿乐点头,从被调来跟着夏晚晚她就知道,眼前的女人几乎确定无疑将是沈氏的老板娘,至于那个裴玥,怕是再没有机会了。

    晚晚便再没有问话,低头继续工作。

    这几日,她除了去现场,就是画图,同时还要寻找满意的材质,的确没有时间分心去关注开庭的事,就阿乐去打听,刚才知道开庭仍旧是之前的日子。

    不过她是有点好奇,沈崇岸和宫云海到底要用什么方法制止裴玥或者让她合理的不出庭?她想了很多,都没有完全合理的。

    摇摇头,决定不再去想。

    燕京。

    夏晚晚忙的昏头转向,沈崇岸也没闲着。

    眼看马上就到开庭的日子,裴玥又在最后时刻将时间恢复最初的日期,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这场开庭对峙,就连裴玥都跃跃欲试。

    只是她更期待的是众人看到夏晚晚畏罪潜逃后愤怒和带着指责的目光。

    一想到夏晚晚以后都会如同过街老鼠被人喊打喊骂,她的心情就分外愉快,恨不得开庭的日子马上到来。

    连带着也忘了元翔给她的不爽,反而一边暗中接触沈崇明,一边打电话给沈崇岸,委屈的询问对方她父亲撤资的事,想从沈崇岸的口中套出一些口风来。

    沈崇岸对此并不接招,连逢场作戏都变得不用心。

    裴玥又怎么会看不到这些,心中愤怒,可因为医生的警告,所以不敢做太夸张的表情,只能继续维持着表面的关系,认命的接受她父亲的计划,恶狠狠的在心里想,她一定会让沈崇岸后悔,求着回来找她。

    而就在裴玥的愤怒中,开庭的日子如期而至。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