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怀疑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5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裴月忙着修补自己的脸,是在夏晚晚离开的第二天才收到消息。

    在片刻的愤怒后转为暗喜,看着传来消息的人,“你确定她跑了?”

    “是,千真万确。”

    “真是太好了,帮我放出消息,最好再找个注册在国外的推广公司将消息炒热。”裴月这几日都在为她的脸烦恼,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这会却意识到夏晚晚做了一个何其蠢的决定。

    一旦这个消息被爆出,那夏晚晚可就是畏罪潜逃。

    即便她否认,可媒体和网民有先入为主的惯性,也会给她贴上这样的标签。

    到时候再由警方出面追捕,夏晚晚还想翻身?做梦。

    裴月笑的有些渗人,也不知道是夏晚晚自己蠢,还是沈崇岸脑子不好使,竟然给出了这么个主意?

    她还以为沈崇岸将裴家踢出沈氏,将裴家的资金退回,是要翻腾起什么大风浪,结果居然选了个最经不住推敲的方法。

    如果不是关心则乱,就是沈崇岸对夏晚晚其实没有她想的那么用心。

    这么一想,裴月的心情都好多了。

    而事情如她预料的一般,才没放出去没多久,就在几个大V的刻意引导下散布了出去,并且热度正持续上升。

    裴督国的电话在消息爆出的第二天打了过来,“那女人离开的消息是你放出去的?可以确定吗?”

    “千真万确。”裴月回答非常肯定,为了确定这个消息她当晚还让人查了航班,可以保证消息的准确。

    裴督国听到这话,并没有露出丝毫喜悦,“事情你最好再查证一下,这时候那女人离开燕京不是明智之举,别又被套进去。”

    “父亲,您放心我今早重新找了人去查证,可以肯定是真的。”裴月不想父亲再失望给自己施压,殷勤的回答。

    “嗯。”裴督国嗯了一声,可面上的情绪仍旧不好,“不管你跟那女人斗的结果如何,沈崇岸怕是都留不得了。”

    “父亲……”裴月陡然听到父亲的话,整个人一慌,喊了声父亲。

    她虽然也想过如果事情不成,他们可能要走这一步路,却没想到这么快。

    “怎么还舍不得他?”裴督国说着冷哼一声,“难不成你还对沈崇岸抱有希望?看看他是怎么对你的?我怀疑他可能知道了些什么……”

    “怎么可能?他应该不会知道……”

    “什么叫应该不会知道,是我们之前小瞧了他。”裴督国打断女儿的话,阴翳的说道。

    裴月感觉到自己的手在不受控的抖,脑海里浮出另一张跟沈崇岸极其相似的脸庞,以及对方血染一身的惨状,声音有些颤,“父亲,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

    “如果你真有点本事,我们也不至于走这一条,哼。”

    听到这话,裴月抖得更加厉害了,她听出了父亲在电话那头的狠意,还有对她无能的不满。

    内心恐惧加深,再不敢多说半句。

    可她真的一定要再走一次这条路吗?

    颓然瘫倒在病床上,久久没有发声,就在她以为父亲已经挂断电话的时候,那边却再次出声,“你那边有胡俊的消息吗?”

    “胡俊?没有……他怎么了?”从自己的情绪中缓过来,裴月有些惊骇父亲会再问她胡俊的消息,怕是她让胡俊做的那些事已经被捅到父亲那里去了,顿时声音有些发虚。

    “要么死了要么被人扣了。”裴督国阴沉着说。

    “怎么可能?哥那么厉害……”

    “厉害就不会被你使唤了,哼。”

    果然。

    “父亲您听我说……”

    裴月慌张的想要解释,可裴督国却冷声打断了他,“他手底下的几个场子被人分了,其中就有沈崇岸的堂哥。”

    这才是裴督国最后决定舍弃沈崇岸的原因。

    “沈泓?他跟沈崇岸没有关系,就算是他做的,沈崇岸也应该没有参与其中。”裴月不笨,立刻明白父亲忌讳的原因。

    “就算沈崇岸没有插手,可沈泓是什么人?即便是两人走的不同道,但不妨碍他给沈崇岸做提醒,所以你必须按照新计划执行,明白?”裴督国看似询问,可根本没有给裴月选择的余地。

    “我知道了……”裴月颓丧绝望的低喃。

    “还有胡俊踪迹不明,他虽然不清楚太多核心消息,可毕竟跟了我多年,知道的也不算少,最近你行事谨慎些,国内又开始大规模打击我们,所以必须尽快找到洗白公司。”裴督国说到最后,声音夹杂着躁动,显然耐心也在被一点一点耗尽。

    裴月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只是胡俊真的被人算计了?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那赌场的视频,难道其实是跟那个有关?

    可父亲为什么没查到?

    挂了电话,裴月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她本以为将夏晚晚声誉全毁弄进监狱,她就能如愿嫁给沈崇岸,然后裴家搭上《梦幻世界》的项目,将黑钱洗白,再进一步渗透到沈氏集团,直到沈氏成为她裴家的傀儡。

    却没想到事情越来越脱离轨道。

    甚至到了不可控的地步。

    “帮我将元律师叫来。”在床上瘫了许久,裴月猛地将自己的助理喊进来,让她去找元翔,她决定就按照之前的时间开庭。

    既然夏晚晚这么争气,她怎么能放过?

    至于沈崇岸……裴月的目光露出一丝迟疑,如果有一天真的要走到那个地步,她……也只能做出选择了。

    起身进了浴室,看着镜子中那刚刚修复的脸,虽然仍旧肿着,可已经基本上不碍事,她的医生说,大概三天后就会消肿。

    那时候正是开庭的日期。

    这么一想,裴月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可很就被愤怒代替。

    助理告诉她,元翔说没有时间过来,让她有事直接发消息。

    “你确定他是这么回答你的?”裴月握紧水杯,吓得助理退后几步才小心翼翼的点头。

    “他这是什么意思?不想见我?还是觉得我恶心?”裴月咬牙切齿的说道,下一刻就拨了元翔的号,电话很快接通,那边非常平淡,甚至可以说得上冷漠的问她有什么事。

    裴月再次被激怒,“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我还有工作,如果裴小姐找我不是谈开庭的事,那抱歉我没空。”元翔声音平淡无波,已经很努力掩饰自己的厌恶。

    原来喜欢一个人和厌恶一个人,居然如此简单。

    “你……你就不怕我对元美做什么吗?”

    “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裴月的话让元翔更加反感。

    “你……”

    “如果元美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介意做夏晚晚的律师。”元翔冷笑。

    裴月惊骇,这才发现对面的元翔早已经不是那个任由她拿捏的男人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