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想跑,晚了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8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呼。

    夏晚晚被吻得晕晕乎乎,双颊泛红,出了电梯狠狠嗔了沈崇岸一眼,才进了屋子。

    张嫂照看曜天睡着,才下楼,见到夫妻两个一起进来,小太太还一脸娇羞,打了个招呼,询问两人要不要吃点宵夜再休息。

    晚晚摇摇头,总觉得张嫂看她的目光带着揶揄,忙打发人去睡觉。

    结果到浴室照了照镜子才发现自己脸犯桃花,红唇微肿,一脸的春情,羞的呻吟一声,赶忙用冰水敷了敷脸。

    等到热度下去,冲了个澡才回到卧室。

    沈崇岸正好也从另一间浴室出来,白色的浴巾裹着下半身,露出性感的腹肌,皮肤白的很健康。

    晚晚不由的想到这男人虽然平日很忙,但却从没落下健身。

    她那两年健身减肥,自以为很能坚持,却有时还没有他早,就是如今,她都好久没运动,可每次清晨总会见沈崇岸从健身房出来。

    也许等她从魔都回来,可以跟着他一起跑。

    不过一想到明天的魔都之行,晚晚倒是颓丧起来。

    两年过去,她以为自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自己,变得坚强,变得勇敢,可事到临头,发现自己仍旧只是个麻烦。

    需要被保护。

    虽然被爱着的感觉很好,但无法自保的挫败感,也让她有些难以掩饰的失落情绪。

    沈崇岸先是感觉到小女人的欣赏目光,还没来得及再用美男计,就发现晚晚眼底明亮的光忽然暗淡下来。

    “怎么了?”两人离得不远,所以晚晚的情绪变化都落到了他的眼里,不免有些担心。从一旁取了吹风机,很亲昵的帮晚晚吹头发。

    晚晚的发质很好,带着些许自然卷,又软又柔顺,沈崇岸边说边放在手里把玩,也不急着听晚晚的回答。

    这还是沈崇岸第一次给她吹头发,晚晚有些不自在,扭了扭,却被是沈崇岸大手按住,低低的说了声别动。

    晚晚就真的不敢动了,任由身后的人一点一点的帮她将头发吹干。脑海里不知为何想起小时候,父亲给她吹头发的情景。

    那时候母亲还没出世,她还是被娇宠着的小公主。

    可惜好景不长……

    晚晚不由得勾唇,可却没什么笑意,反而带着些许自嘲的意味。

    沈崇岸比晚晚高了十几公分,低头恰好看到小女人的神情,心中微滞,“不开心去魔都?如果实在不想去,也不是不可以。”

    “没有,就是有些想爸爸妈妈。”晚晚知道事情已经安排下来,如果再有改动,不止到时候沈崇岸可能会被裴家牵制,就是宫总那里也不好交代的。

    她不想沈崇岸为难,何况这一次她去魔都是做设计,既是她的工作也是爱好,所以算不得勉强,也就很自然的回了句实话。

    而沈崇岸却没想到晚晚会突然提起已经过世的父母,心中咯噔一下,神情晦暗,好在晚晚背着他,并没有发现异常,压下一瞬间涌起的情绪,声色如此的问,“怎么突然想他们了?”

    “小时候爸也喜欢给我吹头发,那时候我被惯得有些无法无天,顽皮又娇纵,每天做把自己弄得跟个泥人儿似的,有时候一天妈妈要给我洗好几次头发……后来烦了,就嫌弃爸太惯着我,索性就让爸爸带我几天,结果你猜怎么着?爸爸不但没管教下我,反而陪着我疯,还为了瞒着妈妈,在隔壁叔叔家帮我洗头,每次吹完他还会给我编辫子……”

    夏晚晚说着说着,就好似陷入了遥远的回忆。

    沈崇岸听得心疼,如果没被娇纵过还好,可晚晚被年幼十分的爱过,才会在五岁的变故后,性格大变,也因为十分被爱过,才会在后来吴家母女进门,体验到极致的绝望。

    而更让他心慌的事,夏母和夏父的死,多多少少都跟他有关。

    如果有一天晚晚知道这一切,会不会还能跟他在一起?

    想到这个,沈崇岸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有些失速,极力压下那些情绪,努力让自己面色如如常。

    “所以你是准备要我也给你编个辫子吗?”心中如打翻五味瓶,滋味难辨,可开口却是不着调的问话。

    晚晚一脸震惊的仰头看他,她讲了这么多,虽然也没指望男人会给她说点什么,却怎么也没想到男人会冒出这么一句?

    “不过我倒是见过人编麻花辫,可以给你试试,但再复杂的就不行了。”沈崇岸仿佛没有看到晚晚的反应,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这还不算,他摸着头发差不多干了,放下吹风机,居然真的要给晚晚编发。

    夏晚晚一时怔愣,还没理解沈崇岸的脑回路,就感受到那骨节分明的长指穿过她的长发,开始一点一点的给她编头发。

    在片刻的僵硬后,晚晚无法抑制的笑了起来,开始还只是憋着抖,到最后实在受不住,尤其是看到沈崇岸给她编的大辫子,简直跟七十年代的画报上的阿姨一样,又粗又土。

    “很好笑吗?”努力的编了半天,结果却被小女人嘲笑了,沈崇岸面子有些挂不住,可眼底的狡黠却泄露了他的真实情绪。

    总算让这丫头从回忆里拔了出来。

    如果可以,他并不希望晚晚去想那些过去的事,过去的人。

    只要她不想,他们就能好好的。

    沈崇岸从来不知道有一天他也会如此患得患失起来,暗叹了口气,可大手却将晚晚转了身,与自己面对面,然后腆着一张比沈曜天还无辜的脸哀怨的看着夏晚晚。

    晚晚呼吸一滞,再次感叹某人是个妖孽。

    不过她也不傻,在笑完之后就明白过来沈崇岸的意思,摇摇头将脑袋靠在男人胸口,可嘴里却在说,“好笑,特别好笑。”

    “哈,看来我要好好振振夫纲了。”沈崇岸听了甚是不满,说完捏着晚晚小巧的下巴,颇为得意的问,“夫人你说呢?”

    “嗯哼?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看到男人如曜石般晶亮的眸子里闪着精光,晚晚想到楼梯里的吻,还有早上自己差点求饶的情景,撂下这句就打算跑路。

    哪知道沈崇岸却一把拽住他刚编的辫子,一点一点将晚晚拉回来,“想跑?晚了。”

    “沈崇岸你节制点……”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