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我从来不吃醋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7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从小缺爱,性格古怪孤僻,对爱有着无限的渴望。

    这也是当初沈崇岸无意向她伸出援手,她便将他当成救命稻草抓住的原因。

    直到后来诈死,性格大变,却也只是变得孤傲冷清,对爱少了最初的奢望。

    却没想到,有一天眼前的男人会向她郑重的许下承诺。

    还是在她麻烦缠身的时候。

    “喜欢吗?”沈崇岸点了晚晚最爱吃的澳洲大龙虾,边帮她细心的剔肉,变柔声问。

    他年少时都没这么大费周章的追过女孩子。

    不是不会,而是没有机会和必要。

    那时候裴玥有二哥,其他的女孩子哪里需要他用心?

    却没想到有一天,明明已经成了他妻子的夏晚晚,却让他生出无限对爱情浪漫的渴望来。

    怪不得史蒂夫吐槽他恋爱后智商都降低了。

    “喜欢。”晚晚盯着男人手里的大龙虾,舔了舔唇说。

    沈崇岸一愣,俊脸有些不好看,“我说的不是大龙虾。”

    “那是什么?”夏晚晚故意懵懂的看着对面的男人,一脸还有什么的模样。

    “故意的是吧?”沈崇岸先是被小女人蒙住,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眯眯眼危险的问。

    晚晚禁不住笑,“没有,那你说的是什么?”

    “我。”沈崇岸朝着晚晚挑了挑眉,“喜欢吗?”

    “嗯……看心情。”

    “看心情?坏东西。”收到这样的回答,沈三少很不满,可对上晚晚笑意流淌的眼睛,连轻斥都带着宠溺的味道。

    晚餐气氛很好。

    鲜花、蜡烛、美男,还有整个燕京最好的夜景,晚晚侧头透过落地窗望着外面色彩斑斓的灯光和什海波光粼粼的江水,内心有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仿佛接下来这生命给予她什么灾难,她都能勇敢面对。

    却没想到,这份浪漫的保质期相当的短。

    她的目光才重新落到沈崇岸的身上,手机就嗡嗡的响起。

    晚晚尴尬的看了眼对面的男人,掏出手机就看到布鲁斯的号码。

    这段日子过的太忙,她差点把这个人忘了。

    朝着沈崇岸露出一个歉意的目光,然后接通电话,“布鲁斯,这么晚了有事吗?”

    “夏,我刚从长安过来,听说你出事了,是真的吗?”布鲁斯没回答晚晚的话,反而急切的问道。

    “我没事,谢谢。”晚晚能感觉到布鲁斯是真的关心自己,心里微暖,柔声道谢。

    “没事就好,可我怎么听说裴小姐将你告上了法院,再过几天就开庭了。”布鲁斯还是不放心的问。

    夏晚晚微微皱眉,“放心,我会解决。”

    “可是……”

    “你不相信我吗?”晚晚余光看到某男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打断布鲁斯的话。

    “我当然相信夏的能力,但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夏能接受我的帮助,我知道你那个丈夫是裴小姐的男朋友,不可能站在你这一边……”

    布鲁斯说着,夏晚晚表情古怪的看了眼对面的男人,在对方说出更过分的话之前,赶忙找了个借口挂断。

    可沈崇岸的表情,已经不复之前的愉悦甜蜜,而是染上了一层浓浓的醋意。

    “是布鲁斯?”沈崇岸连委婉都不了。

    夏晚晚点头,不经意的解释,“他应该是听到了我出事的消息,所以才联系我。”

    “嗯,他很关心你。”沈崇岸语气平平,却怎么都掩饰不去那股酸味。

    尤其是他一想到,在自己缺失在晚晚生命里的那两年,布鲁斯都围在她身边,就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们是朋友。”晚晚强压下笑意,一本正经的回答。

    “嗯,他追了你两年。”又是那个调调。

    “呵呵,我没答应他。”晚晚简直要被笑死,她真没想到沈三少吃起醋来如此面不改色。

    “是啊,你答应和他去英国。”

    “噗……”这次晚晚终于忍不住,噗笑出声,努力克制住因为憋笑颤抖的身子,非常认真的看着对面毫无表情的美男,“三少,您这是在吃醋吗?”

    沈崇岸神色不变,“我从来不吃醋。”

    说完,沈崇岸按了下桌上的一个红色按钮,不一会就上来一个服务生,“帮我把这盘西湖醋鱼撤掉。”

    “不用,他不爱吃我爱吃。”听到沈崇岸的话,晚晚笑疯,却依旧保持着微笑,对一旁的服务生说道。

    服务生有些犹豫,不知道听谁的,就见沈崇岸摆摆手,立马会意的离开。

    没人了,晚晚这才笑的肆意,看着男人那张胜过无数漂亮女孩的美人脸,伸手竟然捏了捏,“真没想到你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

    “可爱对男人可不是什么好形容词。”沈崇岸不爽。

    晚晚却不在意,又伸手捏了捏那张好看的俊颜,“放心,我要真跟布鲁斯有什么,还能等到现在,早没你的事了。”

    “你的意思是,你还考虑过他?”沈崇岸立马抓到晚晚话里面的重点。

    “是啊,布鲁斯可是典型的高富帅,而且还有才华,对我一片痴情,如果不是你的破坏,不出意外,我应该会选择他。”晚晚说的是实话,她那时候在长安孤独一人,病情反复,还要承受肾脏移植后的反噬,整个人状态极差,又分不清自己是谁,决议为夏冉报仇。

    如果不是得了布鲁斯的照顾,她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

    “他没机会了,哼。”沈崇岸听出晚晚这话是真的,说完冷哼一声,可还是觉得不安,又补充道,“你也没机会了,以后只能是我沈崇岸的妻子。”

    沈崇岸吃醋,但也更心疼她。

    他调查过晚晚在长安那两年的生活,如果没有布鲁斯,她会更加艰难,所以理解她的选择。

    没有他的出现,布鲁斯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但理解归理解,既然他出现了,并且已经和晚晚有了婚约,那么布鲁斯只能成为过去式。

    在宣誓完晚晚是他的妻子后,沈崇岸目光灼灼的望着晚晚,“以后除非必要不许跟他联系。”

    “霸道。”晚晚嘴上吐槽,面上却没有丝毫恼意。

    既然跟布鲁斯没有可能,她自然不会给他任何希望。

    餐桌气氛终于恢复正常,可就在这时,晚晚的手机又响了。

    沈崇岸的脸色已经要绷不住了,这次又是谁?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