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孤独患者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真不说?”沈崇岸看着儿子,眼中带着威胁。

    小曜天见此不但没向自己父亲的恶势力屈服,反而神情更为倔强,但身子却下意识的往晚晚的旁边挪了挪。

    “不说是吧?我给你老师打电话。”上次生日之后,在沈崇岸的威逼利诱下,小曜天朋友终于上了学,跟上了大部队的节奏。

    “妈咪,我不要去上学,学校太可怕了,妈咪救我……”一听父亲要给学校老师打电话,曜天急了,小胳膊拽住晚晚,嫩生生的喊着救他。

    夏晚晚哪里受得住这个,抱住儿子,狠狠嗔了沈崇岸一眼,柔声轻问,“宝宝告诉妈咪,是不是在学校受欺负了?”

    因为自己幼年的遭遇,再看到儿子的反应,夏晚晚第一个反应就是孩子在学校受了委屈。

    再加上曜天是插班生,很有可能不受同学待见。

    如果是这样,她宁愿小家伙再晚些日子上学。

    只是她的话说完,小曜天就心虚的咬了咬唇。

    夏晚晚没看见,可沈崇岸却看的一清二楚。

    见儿子半天不说话,夏晚晚越发的着急,“宝贝,你跟妈咪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有人欺负你了,告诉妈咪,妈咪去找他。”

    沈崇岸捂脸,他怎么不知道自家小女人还有如此护犊子不问缘由的时候。

    “我……”看到妈咪为自己担心,小曜天嘴巴张了张,却有些说不出口,最后求助的看向张嫂。

    张嫂为难的尬笑,这时夏晚晚也看向了她,“张嫂你说。”

    “这……您要不还是给学校打电话吧?”张嫂一听晚晚的话,再看看小少爷,更加为难。

    夏晚晚点头,这种事的确应该找学校。

    “妈咪,不要……”曜天一听急了,忙唤住妈咪,无比别扭又勉强的解释,“也没被欺负,就是……就是……她们都对我耍流氓!”

    而他嫌弃她们丑,骂哭了好些女孩子,不过他才不会告诉妈咪这些。

    “对你耍流氓,这还不算欺负?”夏晚晚一听就火了。

    “小太太您先别着急,也不是耍流氓,就是被同班几个小姑娘给轻薄了。”张嫂终于是憋不住了。

    “咳咳咳……”夏晚晚一个没控制好,直接被自己呛到,“被同班小姑娘轻薄了?她们怎么轻薄你了?”

    夏晚晚问出这句就感觉到身后的目光,神情尴尬的咳了一声,重新一本正经的看向儿子,“那个……你给妈咪讲讲到底怎么回事?”

    沈崇岸听到自家小女人的话,嘴角抽搐下,这女人确定是为了给儿子伸张正义,他怎么闻到一丝八卦的气息?

    “哼,都怪妞妞!”小曜天没有自家父亲那么多心思,听妈咪一问,便愤愤然的说。

    夏晚晚挑眉,“怎么就怪妞妞呢?”

    “因为她先亲了我,还被其他小朋友看见,所以大家都要亲我,妞妞还让他们排队,亲一下一块巧克力糖。”小曜天说的极其委屈,在场的几个大人听的努力憋笑。

    “那小家伙蛮有生意头脑啊。”沈崇岸听完颇为欣赏的赞了句,完全没有顾及自己宝贝儿子的心情。

    旁边的元翔点了点,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出那张肉呼呼,却分外可爱的小脸蛋,想到她每次见了自己就爸爸爸爸的叫,心莫名的软了些。

    夏晚晚见儿子眼圈一红,就要流泪,又嗔了身后的男人一眼,扭头抱着怀里委屈的儿子,“大家亲你,说明你漂亮,小朋友们都喜欢你。”

    “我不要小朋友们喜欢,我只要妈咪喜欢。妈咪,我可不可以不去学校?学校都是女流氓……”被妈咪安慰,曜天小朋友终于感受到了丝丝安慰,顺杆爬道。

    “她们亲你,你不会亲回去?男孩子有什么好怕的,该害羞的是她们。”一听儿子又打着不去学校的小算盘,沈崇岸想都不想的帮他遏制在了摇篮里。

    “可……”

    “窝囊,想你爹地我小时候都是占别人便宜,何时被别人占过便宜?”沈崇岸颇为自豪的炫耀。

    结果对上夏晚晚嫌弃的目光,表情微变,却仍旧没有给儿子逃离的机会。

    元翔站在身后,看着这一家三口,那种不经意弥漫出的温馨,竟让他生出一抹浅浅的渴盼。

    可想到裴玥……再看看揽着曜天的夏晚晚,自嘲的勾了勾唇,不敢再去奢望。

    元翔在一片温馨中离开沈崇岸的家,心绪繁复。

    他很有冲动亲自去米国将妹妹接回来,可却知道一旦他这时候出国,裴家必然恼火,到时候连累的只能是妹妹。

    而让他无比自责的是,当初是他强行将元美送到米国的。

    如果元美到时候有个三长两短,他该如何向父母交代?

    元翔嘴里一片苦涩,可那张俊冷的脸上却只有习惯性的一丝不苟,笔挺的西装在沈崇岸身上是慵懒清贵,在蒋楠身上似洒脱无羁,在他身上则是肃冷的禁欲,带着无人靠近的疏离。

    可若仔细看,便知这疏离冷漠中伴着浓浓的孤独。

    从少年爱上一个不能爱的人,到成年后痴情相付被一路利用,元翔以为自己已经不痛了,却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比他设想的还难堪。

    呵呵……

    上车后,元翔看着后视镜自嘲的笑了笑,手机滴滴的响起,他却第一次不想理会,这一刻他只想屏掉一切自己待着。

    最后元翔将车子停到了南山公寓附近的一家酒吧。

    夜晚还没来临,酒吧里很安静,元翔进去的时候舞台上有女人在低低的吟唱,他要了一杯白兰地,有一口没一口的轻啜,就听台上的女人唱:“我不唱嘶声力竭的情歌,不表示没有心碎的时刻,我不曾摊开伤口任宰割,愈合就无人晓……”

    女人声音很轻,带着丝丝飘渺的味道,如果不是此刻的酒吧太静,怕都听不到那里面的孤独滋味。

    像是唱她自己,又像是唱他这个看客的心声。午后昏黄的光从窗外照进来,洒满整个舞台上,逆光,元翔看不清那张脸庞,只觉得那声音似要穿透他的耳膜,抵达心底,拉扯出一地的孤独寂寥。

    偏偏这寂寥中,又有几分耳熟。

    “笑越大声越是残忍,挤满体温室温更冷,万一关灯空虚扰人,我却不能喊等一等……”

    歌声越唱越冷,元翔越喝越醉。

    啪啪啪……

    音乐结束,一贯清冷的男人突然鼓掌。

    坐在逆光里的女人,诧异的回头,整个身体便僵在椅子上。

    怎么会是他?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