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都不是好惹的主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56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半个小时后,裴玥被推出急救室。

    沈崇岸跟在身后一起进了病房,裴督国脸色阴沉的紧,可仔细看就会发现眸中没有丝毫担忧之色。

    倒是沈父见裴玥脸色苍白的被推出来,有些关心的上前,看儿子的眼神也满满的不满和不悦。

    裴家和沈家合作还在,比起夏晚晚,沈政勋觉得裴玥更适合儿子。

    再加上夏家早就名存实亡,于沈氏毫无益处,甚至还可能会连累儿子。

    “人现在怎么样了?”裴督国冷眼瞧了瞧沈氏父子,才问医生。

    “已经脱离危险期,但伤口很深,要恢复还需一段日子。”医生恭敬的回答。

    “伤口鉴定什么时候出来?”比起裴玥的伤,裴督国更关心这个。

    只要能将夏晚晚起诉,送进监狱,那她和沈崇岸的婚姻关系自然不足为惧。

    媒体那边更不会再偏向这个女人,裴玥嫁入沈家就是迟早的事情。

    “您放心,鉴定结果很快就会出来。”医生回答。

    沈崇岸听着,神色不明,望了眼病床上还在昏迷的裴玥,眸底翻腾出阴云,却没多问。

    他还不能确定裴玥的伤口是真是假,警方那边更无法确定是什么情况,不能轻举妄动。

    “哼,这次再不给我裴家一个满意的交代,休怪我不讲情面!”听了医生的话,裴督国冷哼一声。

    沈崇岸不语,沈父腆着脸笑,不停给裴督国赔罪。

    等离开医院已经凌晨,沈崇岸坐在车里,史蒂夫早在等候。

    “伤是真的。”史蒂夫见沈崇岸坐下,立马开口,眼底还有得到消息后的余震。

    沈崇岸神色一凛,史蒂夫恨恨的说,“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狠呐,上次换肾做的假伤口,我以为那已经是极限,没想到这次更狠。这样的话,伤口鉴定出来,再加上警局那边如果咬死口供,小嫂子会很麻烦。”

    “嗯。”沈崇岸抿着唇嗯了一声,听到史蒂夫说伤口是真的,他就知道事情麻烦了。

    “裴家这一招无中生有用的真出其不意,你有什么打算?”史蒂夫现在还满担心夏晚晚的情况。

    沈崇岸不语,这时家里电话打了过来,“三少爷,家里来了好多警察,要带走太太,您快些回来!”

    “我马上回去。”沈崇岸一听,脸色聚变,他已经让周森给警方打过招呼,没想到他们还会半夜来带人。

    “什么情况?”史蒂夫急问。

    “你先回医院让人盯着裴玥那里,有情况立马打电话给我。”说完沈崇岸便开始发动车子,史蒂夫识趣的下了车。

    等沈崇岸回到南山公寓的时候,警察和记者已经把这里包围。

    那场面极像那日他和裴玥的婚礼现场,只是被带走的人是晚晚。

    “沈总回来了,快!”沈崇岸的车一到,记者就围了过来。

    “清理掉。”沈崇岸看到这场面,想到医院门口的情形,就知道这不是意外,对着耳麦吩咐朱周。

    没一会记者就被小区的保安迅速清理,只剩下了警察和画图画到一半,被强行带出来的夏晚晚。

    她这会还是蒙的,自己犯了什么罪?

    此刻见沈崇岸朝着她走来,脸上还带着恍惚,“发生了什么?”

    “别说话。”沈崇岸没回答晚晚的话,而是单方面的命令。接着看向逮捕晚晚的警察,“证据?逮捕令?罪名是什么?”

    “犯人李某已经供人,他是接受了夏小姐的钱财,才去刺伤裴小姐,还有转账记录作为证据。”警方对上沈崇岸咄咄逼人的沈崇岸,有些被压制,但还是很快将情况说明。

    “一面之词,何况你们是否查证过转账记录是晚晚本人的?”

    “这……”

    “晚晚有逃窜的迹象?还是裴家已经起诉,需要先行拘留?证据不足,就如此明目张胆的抓人,你们警方做事会不会太不负责任?”沈崇岸连连追问,还不等警方辩解,再次沉声质问,穿着风衣的男人在夜色中,高大俊美还有挡不住的威压气势。

    “我们也是秉公办理……”

    “明天我会让律师亲自跟你们谈,在没有确切的实质性证据之前,还请警方慎重行事。”说完沈崇岸伸手牵住夏晚晚就朝着公寓里走去。

    几个警察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也是奉命行事,可现在完全被压制,甚至找不到回击的理由。

    “现在怎么办?”一旁的小警察,看向他们的头。

    “能怎么办?都不是好惹的主,先回去汇报再说。”刚才被问的哑口无言的队长低斥了一句,带着自己的人空手而归。

    夏晚晚听到警察离去,才看向身旁的男人,“怎么回事?”

    “先回家。”沈崇岸说完,长臂将晚晚半拦住进了电梯。

    回到房间,沈崇岸才将事情简略的给晚晚说了一遍。

    晚晚听完,不可思议的看向身旁的男人,“我教唆杀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裴家应该是急了。”沈崇岸低声回答。

    夏晚晚敏感的觉察到沈崇岸话里的不一样,“为什么是裴家急了,而不是裴玥急了?”

    一字不同,概念完全不一样。

    沈崇岸听到晚晚的话,挑了挑眉,发现这丫头还真敏锐。伸手将人拉的坐到沙发上,“因为真正想要将裴玥跟我捆绑在一起的,不是裴玥自己,而是裴家。当初沈氏的负责人是二哥,所以裴玥答应了二哥……”

    “如今你是沈氏的掌舵人,所以她爱的就是你喽。”不等沈崇岸说完,夏晚晚便明白了关键所在。

    黑色晶亮的眸中闪过一丝了然,再听到沈崇岸的确定回答后,“裴家在图谋什么?”

    一句话让沈崇岸再次意外,“晚晚,我有没有说过你很聪明?”

    “我不聪明,是裴家的意图太过明显。”夏晚晚不以为然,如果这时候还看不出裴家另有所图,那她就是傻子。

    裴玥一次一次的作死,可不一定纯属自愿。

    她甚至觉得沈家二哥当然的事都需要重新查一查。

    只是不太明白,裴家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么迫切的需要沈氏。

    “还记得申娟为什么入狱吗?”沈崇岸看到晚晚眼中的疑惑,低声问道。

    夏晚晚点头,“当然记得,藏毒。”

    如果当初不是她事先早有准备,当时被入狱的就是她。

    她回答完,沈崇岸没有出声,只是看着她,夏晚晚的心咯噔一下,脸色也凝重起来,这“你是说裴家……”

    “对。”

    “这怎么会?”她还没问出自己的猜测,沈崇岸就给了肯定回答,夏晚晚惊呼一声,想到裴玥那张精致俏丽的美丽脸庞,有些不敢相信。

    “我也希望不会。”沈崇岸目光有些晦涩的看向落地窗外,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闪出二哥那张阳光的年轻脸庞。

    可惜事实如此,他已经让人查了当年的事,二哥的死的确不是意外。

    ……

    囍姨:颈椎和脊柱、骶骨都出了问题,医生说记忆里下降、头疼头晕都是这个引起的,最近开始正骨。会尽量保持更新,再断更你们不砍我,编辑都会砍了我。

    捂脸。

    再啰嗦几句,年轻的时候好好照顾自己,别跟囍姨一样,上了年纪一身病,痛是其次,对生活情绪工作影响太大。

    爱惜身体才能好好生活。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