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你在威胁我?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7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听到周森的话,沈崇岸眸色凝重。

    周森有些为难,“老板,对方强调一定要带上小太太……”

    “呵。”沈崇岸听此冷笑。

    周森有些警惕的退后一步。

    “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夏晚晚裹上浴袍,走了过来。

    沈崇岸望了眼女人裸在外面的锁骨和小腿,联想到这女人很有可能真空,当下命令,“回去。”

    “干吗?”夏晚晚不解男人突然对自己变脸。

    “让你回去就回去。”说着沈崇岸直接挡住周森的视线。

    夏晚晚瞬间恍然大悟,她穿的是浴袍,很严实好不好?

    “咳咳,我去外面等您。”周森对老板这种护食行为很是不解,难道平日小太太穿的衣服就不露腿不露锁骨?他都不让人看了。

    吐槽归吐槽,但周森还是很识时务的走了出去。

    见周森出去,沈崇岸才扭头看向夏晚晚,“以后有外人在不许穿成这样出来。”

    “该裹的都裹着,不该露的也没露,有什么问题吗?”夏晚晚看着一脸急色的男人悠悠然的问。

    “我说有就有。”沈崇岸霸蛮的回答。

    夏晚晚挑眉,“那我以后岂不是以后穿什么不穿什么都不能自己决定,如果那样,那我选择不要你。”

    “你……”

    “我怎么?”沈崇岸被晚晚这话气的够呛,结果想说话还被女人嚣张的气焰给怼了回去。

    那双狭长的桃花眸忽地委屈的望着女人,“夏晚晚,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大不了其他我不管,但你真空穿浴袍在外人面前绝对不行。”

    “谁说我真空了?”夏晚晚听到这话,瞬间打开浴袍,露出一件浅色长款睡衣。

    “那也不行,容易让人浮想联翩。”沈崇岸脸色缓了缓,补充道。

    夏晚晚微微勾唇,“我看不是容易让人浮想联翩,是你自己容易浮想联翩吧。”

    “哪又怎么样?”沈崇岸脸上毫无窘迫,承认的那叫一个大方。

    直到外面响起周森的咳嗽声,才恍然想起他还有事。

    “我得出去一趟,你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回燕京。”

    “很着急?”大半夜的突然出去,夏晚晚有些担心。

    “嗯,赌场老板要见我。”沈崇岸没将话对晚晚说完。

    “现在?”

    “嗯。”沈崇岸眸子暗了暗,点点头,如今还不清楚对方的目的,他现在去实际很冒险。

    可有些事必须要谈,危险他也要走一趟。

    尤其对方似乎对晚晚很感兴趣,这让沈崇岸觉得不安。

    “我陪你。”夏晚晚当下就反应过来,要去换衣服,却被沈崇岸一把按住,有些不解的看向男人,“怎么了?”

    “听话,在酒店等我。”

    “可是……”

    “没有可是,相信我。”沈崇岸看着小女人晶亮的眸子,一字一句的说。

    夏晚晚看着他,好一会才点了点头,“早去早回。”

    “嗯。”说完,沈崇岸快速换了身衣服,出了房间。

    周森已经安排好车子和人在等他,看到老板一个人出来,先是愣了下,但很快就明白老板不会让小太太去涉险。

    “保护好晚晚。”临走沈崇岸郑重的对朱周说。

    “您放心。”

    沈崇岸点头,带着周森离开。

    到了地点,是一家高级私人会所。

    跟赌场的装修风格非常相似,外观非常低调普通,可进去却异常的奢华壕气,让人不免觉得这赌场老板应该就是那种全身肌肉发达,长发脖子上戴着十斤金链子,金耳环金戒指的土老板。

    还很有可能是煤老板转行。

    对这种品位,沈崇岸实在不敢恭维。

    “老板,已经通知宋军长的人待命了,您要不要让他们提前进来。”周森看到这私人会所的装修,不光对这老板的审美感到担忧,还对他们的人身安全有了同样的忧心。

    “不用,静观其变。”沈崇岸扫了眼周围,目前没觉出危险,如果轻举妄动反而容易生出是非。

    两人穿过长长的金碧辉煌的过道,不似在赌场,要交出各种装备,这次从进入并没有经过多少为难。

    直到进了一个偌大的包间,侍者才客气的对两人说道,“我们老板就在里面。”

    沈崇岸点头,推门进去。

    出乎预料里面并没有多大阵仗,既不见一般赌场老板都带的黑衣墨镜保镖,也没他们预设的贵金属风肌肉男。

    恰恰相反,里面的男子高高瘦瘦,头上顶着时髦的金色刘海烫发,半张脸戴着与这会所风格唯一相似的金色面具,穿着休闲装,随意的靠坐在沙发上,露出的下巴白皙精致,气质出众,目测年纪并不大。

    这人是赌场老板?

    沈崇岸略略意外。

    周森则有些奇怪,总觉得对面的人有些眼熟。

    戴着面具的男人只是扫了他们一眼,下意识的往后看了眼,眉头皱起,“Ann呢?我要见的是Ann。”

    “我是晚晚的丈夫,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我谈。”沈崇岸听到对方的话,顿时声音冷了几度。

    “谁要跟你谈?我专程英国飞回来,还没来得及倒时差就是听说夏晚晚是Ann,我要见的是她,管你是他什么人!”面具男一脸的不悦,眸底还有些失望,只是被那金色的面具挡了去。

    沈崇岸脸色一沉,轻呵一声,“我不会让晚晚见你。”

    “那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送客。”听到沈崇岸的话,男人气势不减,直接让人送客。

    沈崇岸不动,“私设赌场,以人为赌注,买卖女人,宫总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你在威胁我?”听到沈崇岸的话,男人神色一变,声音也冷了几度,浑身散发着森冷的气息,可对沈崇岸丝毫没什么影响。

    反而眉眼带笑的看着对方,“可以这么说。”

    “哈哈哈,我觉得你应该担心下自己们能不能今晚从这里安全的走出去。”宫总哈哈哈大笑一声,金色的面具让他周身都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他话的话毕,包厢的门便被推开,陆续走进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面具男朝着他们挥手,四把黑洞洞的枪口就对上了他们。

    周森一身冷汗,有些不安的看向沈崇岸。

    可沈崇岸却好似没事人一般,不但没有被吓到,反而悠悠然的上前,直接坐在了面具男的对面,“如果我们今晚折在这里,我可不认为宫总能全身而退,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可不是聪明人的做法。”

    “你就这么自信?”面具男笑。

    “你说呢?”沈崇岸反问,这时会所的经理匆匆走了进来,在男人的耳旁嘀咕了一会,面色男脸色大变,看着沈崇岸的眼神都变了。

    都说沈家三少纨绔风流,不堪大任,沈氏能发展迅速全仰仗的是他的父亲。

    如今看来外界传言很是误认。

    “撤下。”深深的望了眼沈崇岸,面具男吩咐自己的手下。

    唰的,四人快速撤出包厢。

    只是这气氛却更诡异了。

    沈崇岸忽视掉这些,“不知道现在是否可以和宫总谈谈合作的事了。”

    “我要和Ann谈。”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