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非赢不可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7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赌场的审核相当的严格,沈崇岸在经过第三道门禁,才走进大厅。

    比起外面的灰扑扑,甚至简陋,赌场里别有洞天。

    大厅口立一座两米多高的关公像,纯金打造,威严的抱着同款金色大刀,供桌上水果还有香炉大钞,土豪气十足,非常符合赌场的定位。

    入内金色的吊顶从顶层吊下,将原本就装修的金碧辉煌的赌场,笼罩在一片金灿灿里,让人眼花缭乱。

    化身‘马龙’的沈崇岸低调的进入,去前台换了牌子,余光扫了赌场一圈,没有发现晚晚的踪迹,只能暂时加入赌桌。

    好在以前做纨绔公子的时候没少玩过牌,而且练过,三圈下来他手上的牌子多了好几倍,但更重要的不是这个,他从牌桌上知道今晚最大的赢家可以抱得美人归。

    而这个美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晚晚。

    压下心中的滔天怒气,沈崇岸保持着马龙古板的形象继续赌,有意无意的问一旁的人,“既然最大赢家有美人相伴,那美人呢?”

    “不就在台上吗?”旁边的赌客轻佻的回答,目光投向舞台,却发现玻璃箱里是空的,当下皱眉,“咦,人呢?”

    这时其他人也发现了台上的异常,禁不住询问似的看向赌场的经理,那经理额头渗着冷汗,立马招手让人将玻璃箱换下去,接着又抬上一个,与刚才空的不同,这个里面赫然躺着一个‘美人鱼’。

    白色的鱼尾服衬托着女人出众的身材,脸上的银色面具则多了一份神秘的感。

    沈崇岸下意识的握拳,他们竟然将晚晚当成了赌注,该死的!

    见一旁的‘马龙’死死的盯着透明的玻璃箱,旁边的赌客轻轻戳了下他的胳膊,“看不出来你小子这么古板也是个色胚,那可是个美人,而且身份不一般。”

    “怎么不一般?”‘马龙’故作不解的问。

    “你来的晚,还不知道吧,那可是燕京沈氏总裁的老婆,也不知道怎么会被卖,不过少妇最好玩了,尤其是这种尤物,嘿嘿。”说完那赌客猥琐的嘿嘿一笑,目光淫邪的望着玻璃箱里近乎透明的女人。

    沈崇岸努力平复情绪,不让自己露出马脚,低头眼底闪过一抹血红,抬头已经恢复正常,装作不甚在意的问道,“既然大有来头,赢家就不怕被报复?”

    “怕什么,赌场不会泄露客人的消息,而且就算泄露了又能怎么样?我可听说那个沈总可是恨死了自己这个妻子,说不定就是他本人将这老婆卖到赌场的。”那人啧啧八卦,沈崇岸却听得脸色更阴沉了。

    “哦。”心中波涛汹涌,可沈崇岸只是木讷的哦了一声,恨不得扇上自己一巴掌,如果不是因为他给外界造成的误会,这些人怎么可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对晚晚?

    如果不是他太自信,怎么可能让晚晚受这种屈辱?

    “怎么?你也对她感兴趣?”一旁的赌客见沈崇岸的目光还在玻璃箱那边,忍不住挑眉问。

    “嗯。”这次沈崇岸没掩饰的回答,毕竟能来到这个地方,绝对都不是什么清心寡欲之人,他隐藏了反而会让人觉得奇怪。

    “哈哈哈,想法不错,但是希望不大。”那人哈哈大笑之后,显然根本不看好这个刻板的投行男。

    “为什么?”沈崇岸皱眉。

    那男的也不含糊,指了指二楼的包厢,“看到了吗?我们这些玩家就跟散修一样,怎么可能成为全场最大的赢家,真正的贵客都在上面,那可都是一掷千金的主,最高输赢在上亿,你那什么赢?何况就是你真有钱,没在下面赢上千万,都坐不到二楼的赌桌上。”

    听完对方的话,沈崇岸敛了敛眉,他刚才进来的时候就发现这里的保安系统非常的高级,几乎每一桌旁边都有人在伺候,而且各个脚盘稳固,浑身散发厚重的强者气息,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要么是退役军人要么是练家子,他想偷偷将晚晚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几乎没有可能。

    如果警方配合出警,到时候现场混乱,也未必能毫发无损的带回晚晚,甚至他不敢确定,警方是否能拿下这家赌场。

    就目前他们的配备来看,背后的势力绝非谁都可以招惹的。

    那么只剩下一个办法,成为今晚的大赢家。

    沈崇岸将目光投向牌桌,深邃的棕色眸子里透着异常锐利的光。

    他真没想到当初随便学学,被视为丧志的事情,居然有一天可以有这样的用途。

    “梭哈。”

    “跟……梭哈……”

    半个小时,沈崇岸如赌红眼一般,疯狂的梭哈,惊的同桌的脸色一变再变,可最后却全部输给了沈崇岸。

    有人扛不住直接下桌,旁边的人补齐,如此轮番上阵,却都输给了沈崇岸。

    六千万,短短半个小时被沈崇岸收入囊中。

    这时有人悄然走到沈崇岸面前,“马龙先生,二楼有请。”

    旁边的人惊呼,“我靠,他来才半个小时竟然被请上赌场二楼了!”

    在这种地下赌场,能上二楼的,要么身价过百亿,要么赌技一流。

    这两种人无论哪一种都会成为赌场的座上宾。

    沈崇岸不动声色的起身扫了眼二楼,缓步跟上侍者。

    余光望了眼那玻璃箱,拎着黑色皮包的手暗暗握了握,也许在旁人看来极短的半个小时,可对他来说是一生最难熬的半个小时。

    不知道被囚禁在玻璃箱中的晚晚,此刻究竟如何了,偏偏隔着玻璃又戴着面具,从他的角度甚至看不清眼神。

    而夏冉在玻璃箱的每一分钟,对他都是一种煎熬,这种煎熬更是让他心痛的无以加复。

    更糟糕的是,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上了二楼,气氛明显要比第一层要安静许多,沈崇岸跟在侍者身后,走了进去。

    比起下面,二楼的装修风格更为低调,贵气中不乏奢华,一看就是用了很大的心思。

    “你很厉害。”沈崇岸一进去,对桌的男人便悠悠的夸赞他,可那眼底却全无欣赏之意。

    沈崇岸望了眼对方,平头脸上带疤,一身腱子肉,看似是个肌肉发达无脑的家伙,可他却知道,这人绝非善类。

    能坐到这二楼就不是智商低下的,何况那刀疤下阴狠又锐利的目光,让他不敢轻视。

    “谢谢。”沈崇岸保持着‘马龙’的人设,非常古板又客气的道谢。

    那刀疤男哈哈一笑,“你也想要那个女人?”

    “嗯,我想在场的每一个男人都应该想。”沈崇岸边说边观察着对面的反应。

    “哈哈,哪又如何?可今晚她只能是我的!”刀疤男哈哈一声,轻蔑的望着沈崇岸,看着那带着眼镜又一脸职场精英的呆样,还想跟他抢人?

    “赌场规定她归全场最大赢家。”沈崇岸望着对面男人,直觉告诉他,对方似乎不止是为了得到一个女人,那望向楼下夏冉时嗜血的目光,让他莫名的不安。

    难不成这个刀疤男跟夏冉有仇怨?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