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醋坛被打翻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裴玥意难平,夏冉却已经和沈崇岸踏上了出差的旅途。

    飞机的轰隆声响起,夏冉望着渐渐缩小的城市,一旁的男人假寐,不知为何她的脑海中竟浮出第一次和沈崇岸乘飞机的场景,那时也是出差。

    可心境与此刻截然不同。

    也不知道为什么,夏冉发现从上次催眠醒来之后,她总是有意无意的想起属于夏晚晚的记忆。

    甚至能感受到她的感受。

    就连之前的抗拒都没有那么明显了。

    “不舒服?”沈崇岸见上飞机后便沉默不语的夏冉,柔声问道。

    “没有。”夏冉冷淡的回答。

    沈崇岸吃了瘪,自顾自的理了理衣襟,闭眸假寐。

    夏冉则一边听着空乘好听的声音,一边望着机窗外,已然灯火通明。

    想着在霓虹之下,有一处是自己的家,家里还有个粉雕玉琢的人儿日日期盼着她,夏冉的心情不自觉的柔软起来。

    终于明白那句话,你是软肋,也是铠甲。

    她会尽己所能,保护好曜天,不再让他受伤。

    直到城市缩小成一个方块,夏冉才收回目光,低头翻看这次出差所有去魔都迪士尼的资料。

    哪知道就在这时,一个脑袋朝着她靠了过来,夏冉皱眉侧头就看到沈崇岸睡了过去,头歪下枕在了她的肩膀上。

    几乎是没有片刻的犹豫,夏冉就将沈崇岸的脑袋推开。

    哪知道还没一会,那脑袋又枕了下来。

    如此反复,夏冉终于烦了,身体往后靠在了椅子上,任由男人靠着。这才发现,男人好看的俊脸上,眼帘下却带着青紫,一看便是没睡好。

    想到昨夜,夏冉叹了口气,想必这男人面上没说什么,可昨夜必然没有好好休息。

    再加上公司声誉受损,一大摊子事,能睡着才奇了怪。

    夏冉如此想,也明白这些都是她造成的,便也原谅了一旁无心耍赖的男人。

    叹了口气,也渐渐睡了过去。

    这时刚才困的昏天黑地的男人,却忽地睁开眼,那张好看的俊脸上露出一个满足的浅笑,重新闭上。

    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很快就到了魔都。

    这次随行的是阿乐和朱周,周森在忙其他的事。

    不过夏冉还是有些奇怪,既然是考察自然不可能只带她吧,那么大的项目,肯定还需要其他人员。她本以为那些人在商务舱,可下了飞机,却发现只有他们四个。

    “只有我们去考察吗?”夏冉奇怪的看了一圈。

    “还有其他设计部和工程部的人,在下一班飞机上,考察分开进行。”沈崇岸很随意的回答。

    这时车子已经到了,一行人快速上车朝酒店出发。

    可到了,夏冉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一共订了三间房,朱周和阿乐自然不可能住在一起,那岂不是就剩下一间,难不成这次出差,他们要住在一起?

    “阿乐,你帮我问一下,还有房间吗?”夏冉皱着眉问。

    阿乐为难的看了眼老板,又看看夏冉,“太太,怕是有也不能分开住。”

    “为什么?”夏冉不解的问。

    “您没感觉到吗?从下机就有记者跟着我们。如果您这时候跟总裁分开住,必然又会惹起一层轩然大波,还不知道媒体会怎么写。”阿乐为难的解释。

    夏冉也没想到记者居然能从燕京追到魔都,还真是错估了这些记者的毅力。

    吁了口气,夏冉勉强点头。

    一旁的阿乐赶忙和朱周将行李一并拎到了房间。

    阿乐的还邀功似的看了眼老板,沈崇岸老神在在的站在,脸上故意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提着行李的两人,默默吐槽,老板您继续装,我们先撤。

    夏冉一进去就见沈崇岸边脱外套边扯着领带,而偌大的房间竟然只有一张床。

    这要怎么睡?

    “今天有点晚了,先休息下,然后去吃饭。”说着沈崇岸便进了浴室。

    夏冉头疼的看着足足一百平的酒店房间,却只有仅有一张床,连沙发都是那种小型的观赏沙发,这晚上要怎么睡?

    痛苦的低吟一声,拎着箱子打开行李,蹲在床边准备取出要用的洗漱品,哪知道抬头的那一瞬间,夏冉彻底呆住了。

    浴室的玻璃是透明的……透明的……

    里面男人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她的眼前,那腿那腹肌那姿势,真是一幅绝佳的美男沐浴图,轰的一声,夏冉整张脸红了个透彻。

    这TM什么鬼?不是商务酒店吗?为毛搞得跟情趣酒店一样?

    不过这男人身材还真好,再加上那张俊如谪仙的容颜,即便没有权利和金钱的加持,也能让万千女人对他前赴后继。

    只可惜这么好的条件,却眼瞎,爱上裴玥那种女人。

    夏冉想到这里摇摇头,结果再抬头就发现浴室里的人似乎也看到了她,站在浴霸下蹙眉看着她,似乎在质问她干什么?

    本来脸就红着的夏冉,明明是无意窥得这春色,可此刻被沈崇岸这么一看,就好似故意偷看被抓包,窘的脸色又是一红,讪讪的低下头,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转身想出房间。

    可门才打开就意识到,她接下来大概都会跟这个男人共处一室,此刻落荒而逃,晚上要怎么回来?岂不是要被这男人看扁还嘲笑?

    “喜欢你看到的吗?”就在夏冉进退两难的时候,沈崇岸裹着浴巾出来了,声音里满满的揶揄。

    “也不怎么样。”夏冉暗暗深呼吸,然后扭过头故作平静的回答。

    “是吗?”沈崇岸挑眉,擦着滴水的短发。

    夏冉微笑,“是啊,沈总的身材在我见过的男人里面的确不算太出众。”

    “你说什么?”方才从夏冉惊艳的目光中沈崇岸知道这女人此刻绝对是口是心非。可当夏冉说他的身材在她见过的那些男人里面不算出众,脸色顿时变了,难道在长安的这两年,晚晚还见过不少其他男人的裸体?

    顿时如醋坛子被打翻,沈崇岸声音都变了。

    “我说你身材一般。”夏冉耸耸肩,心中暗笑原来男人也在意身材。

    可沈崇岸却没理会她这一句,而是死死的盯着夏冉,“你还看过哪些男人的身材?”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被沈崇岸恼怒的目光惊讶道,夏冉却不甚在意的回答。

    “当然有关,我是你丈夫。”

    “噢。”夏冉淡淡的噢了一声,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冷漠的说道,“你既然见过我的心理医生,就应该清楚我和夏晚晚还是有些不同的。”

    “哪又如何?”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