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三少的邀请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南山公寓。

    沈崇岸面无表情的坐在餐桌上,夏冉自顾自的给沈曜天喂东西,旁边张嫂战战兢兢的立着。

    “张嫂,你去忙你的吧。”眼看张嫂在沈崇岸的威慑下快要站不住,夏冉终于抬起头发话。

    “是,小太太。”张嫂一听这话颤抖着应了句,慌忙朝着厨房走去。

    “张嫂。”哪知道就在张嫂马上要进厨房的时候,沈崇岸突然喊她。

    张嫂被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不安的回头,“先……先生……”

    “有什么火直接冲我来,张嫂是被我逼的。”看到张嫂的反应,夏冉冷冷的瞥了眼沈崇岸直接怼了句。

    “帮我拿个汤碗。”夏冉的话说的气势汹汹,沈崇岸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而是悠悠然的吩咐张嫂。

    夏冉一愣,连张嫂都有些莫名其妙。

    好在张嫂也是见过了大场面的人,在片刻的呆愣后立马去了厨房,没一会就给沈崇岸拿了个汤碗过来。

    “先生,您喝汤。”盛好汤,张嫂恭恭敬敬的端给沈崇岸。

    沈崇岸接过去,低头专注喝汤。

    夏冉奇怪的望了眼男人,就听到小曜天期期艾艾的说道,“妈咪,我也要喝。”

    “好,妈咪这就喂宝贝。”被小曜天拉回视线,夏冉柔声回答。

    自己默默喝着汤的沈崇岸很是不爽,凭什么那个臭小子就可以让晚晚喂?他却只能孤家寡人自己喝?

    非常不爽!

    张嫂给小曜天盛好汤,就感觉先生好像心情更不好了,整个人越发不安。

    比起判刑最痛苦的其实是等待。

    张嫂此刻大概就是最痛苦的,她宁愿先生立马把自己辞退,也好过这样不上不下。

    可偏偏沈崇岸愣是一顿饭吃完,也没再说多余的话。

    夏冉看了眼张嫂,“你先陪曜天去楼上,厨房一会收拾。”

    “好的。”张嫂终于可以离开,如蒙大赦。

    小曜天虽然喜欢粘着夏冉,但也聪明的紧,知道妈咪是要跟爹地谈话,乖乖的跟着张嫂上了楼。

    “我们去那边谈。”夏冉不希望一会他俩发生争执被张嫂或者曜天听到。

    “好。”沈崇岸倒是干脆,直接起身。

    夏冉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跟了上去。

    到了隔壁,虽然只是一墙之隔,却是完全不同的装修风格。

    沈崇岸继续走着,夏冉紧跟在后面,哪知道沈崇岸突然毫无预兆的停了下来,夏冉还在思考怎么跟沈崇岸摊牌,结果直接撞在了男人后背上,瞬间鼻子疼的眼泪差点出来,气怒的瞪向沈崇岸,“你干嘛突然停下来?”

    “你是自己笨。”沈崇岸毫无愧疚的感的说道。

    夏冉恼,可对上那张欠扁的俊脸,最终还是安抚自己,不要动怒,不要动怒。她今天已经将这男人惹得够过分了,现在要淡定,以胜利者的姿态跟他谈。

    “沈总,想怎么样?”在自我安抚后,夏冉终于开口,语气已经恢复往日冷冷的调调。

    不过沈崇岸还是更喜欢她刚才炸毛的样子。

    “我想怎么样?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沈崇岸挑眉,这女人倒是很会倒把一耙啊。

    把他那么隆重的婚礼搞得一团糟,还逼着他发出那样的道歉声明,居然现在问他想怎么样?

    他倒是很想问,我的小刺猬你想怎么样?

    “我要的已经得到了。”夏冉耸耸肩,她就是不想裴玥嫁给沈崇岸,现在已经做到了。

    “那你想过后果吗?”沈崇岸突然眸子一暗,有些凌厉的望着夏冉。

    夏冉凝眉,“既然做,我自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管你想怎么对付我,尽管冲着我来就好,但不许牵连无辜。”

    “你就这么坚信要对付你的人是我?”沈崇岸很不爽,这个女人就对他这么没信心。

    “还有就是裴玥,我知道。”以裴玥的性格,夏冉知道她不会放过自己。

    沈崇岸叹口气,“你知道就好,从今天开始让朱周寸步不离的跟着你,我也会在暗处让人跟着,到时候一明一暗保护你,曜天那边也是。”

    “什么?”夏冉以为自己听错了,从今天在婚礼上到最后去法院,她明明见沈崇岸看她的眼神跟看再世仇人似的,可这会他不应该是来追究她的责任吗?怎么还给她分配起保镖了?

    “傻子。”沈崇岸不客气的回了夏冉两个字。

    夏冉还是不解,见男人上楼,赶忙跟了上去,她想问问沈崇岸现在到底什么意思。

    此刻夏冉的心情就跟刚才被吊着以为自己要被辞退的张嫂一个感觉。

    整颗心都悬在空中,不上不下。

    “喂,沈崇岸你……”夏冉推门,话才问到一半,就对上一进门就脱了上衣的沈崇岸,一时怔住,愣愣的看着男人,他这是干什么?

    “这么喜欢看我?”见夏冉看着自己的腹肌发呆,沈崇岸颇为得意的询问。

    夏冉猛地清醒,很无语的看了眼男人,“我跟你话还没谈完,你把衣服穿上。”

    “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问。”沈崇岸一边说话边解皮带,完全没有穿上衣服的意思。

    “你……”夏冉眼看男人将长裤脱下,气的小脸涨红,你了半天差点忘记自己要问什么,“你刚才到底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要以德报怨?”

    结果夏冉说完这句,沈崇岸就似看白痴似的看向她,“我是那种大气的人吗?以德报怨真好笑。”

    “那你为什么派人保护我?”夏冉追问。

    “为什么?因为你是我太太啊。”沈崇岸已经脱掉一条裤腿。

    “你太太?”夏冉有些反应不过来。

    沈崇岸的目光越发嫌弃,却很有耐心的解释,“你拿着我们的结婚证,又有法律的保护,现在不是夏冉而是我沈崇岸的合法太太,我儿子的亲妈夏晚晚,保护你的安危是我做丈夫的职责,你不用太惊讶,更不用很感激。”

    说完沈崇岸微微一笑,已经脱掉长裤,眼看夏冉似乎还在思考,悠悠然的看着女人,“你确定不走,要继续看着我脱?或者你有意向跟我一起洗?”

    “沈崇岸!”夏冉还在消化沈崇岸刚才的话,陡然听到他那不要脸的话,猛地抬头就看到男人只穿这一条平角内裤站在自己前面,那中间的凸起很有继续涨的趋势,俏脸陡然一红,低吼一声沈崇岸。

    沈崇岸无所谓的耸耸肩,很是优雅的赤身朝着浴室走去。

    呼!

    夏冉告诉自己,深呼吸,深呼吸,要冷静,冷静……

    沈崇岸这个流氓,一定是故意报复她!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