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燕京市最大的笑话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5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十分钟后,法庭宣布休庭。

    沈父冲上去一巴掌就朝着夏冉甩去。

    夏冉站在原告席上,还没来得及退出,眼看沈政勋的巴掌甩过来,脸色一暗,却没动,后面不少记者站着就等这样的爆点,她怎么能不让沈政勋如愿以偿?

    “爸,这里是法庭。”就在夏冉闭眼,已经准备好接受这一巴掌的时候,沈崇岸不知怎地从沈政勋的身后冒了出来,一把握住沈政勋的手腕。

    沈政勋气急败坏,“你给我让开,我要打死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听到父亲的话,沈崇岸眸中一暗,“蒋楠,送我父亲回去。”

    “好的,好的。”在旁当吃瓜群众的蒋楠突然被点名,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可对上三少冰冷的眸子,赶忙应道。

    沈父冷哼一声,没动。

    见此,蒋楠上前,走到盛怒的沈政勋旁边,颇为诚恳的劝解,“伯父,现在后面不少记者,您在这里发飙对您和崇岸都不利,不如将所有事情交给他自己处理,我先送您和阿姨回去?”

    “哼!”沈政勋又冷哼一声,目光狠狠的扫了眼夏冉,却没再坚持。

    后面记者咔嚓咔擦的拍照声,他是听到了的。

    虽然不喜儿子替夏冉挡下一巴掌,但到底也明白自己再闹下去,只会让所有人看笑话。

    蒋楠给了他一个台阶,沈政勋便顺势下了。

    等沈父离开,两方律师过来,提议两人庭外和解。

    夏冉看着沈崇岸,虽然意外他为自己当下一巴掌,可也清楚这男人才不是为了保护她,而是怕被记者拍到,让沈家形象更差。

    等沈父和苏若云离开,沈崇岸和夏冉被请到了法院的调解室。

    沈崇岸的律师按照沈崇岸的意愿提出庭外和解的条件,结果被夏冉一一否定。

    “你想要什么?”在沟通失败后,沈崇岸目光一动不动的望着夏冉。

    “承认重婚、道歉并回归家庭。”夏冉无比干脆的回答。

    沈崇岸脸色变了变,“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我连裴玥一起告,在重婚罪的法律条例中,如果婚外情者在知情的情况下介入双方婚姻,会被判处两年以下刑期或拘役。”夏冉坐在沈崇岸的对面,姿态强硬,脸上没有丝毫退让。

    这是胜券在握。

    果然沈崇岸这次再也稳不住了,猛地起身,“夏晚晚你别得寸进尺!”

    “我这就算得寸进尺了?沈总对得寸进尺的标准可真低。”夏冉完全不CARE沈崇岸,懒洋洋的回答。

    沈崇岸盯着夏冉,那目光仿佛恨不得将女人吃掉,两边法院提供的律师,还有负责和解的法官都莫名感到身上一股寒意。

    就在大家以为沈崇岸如何都不会答应夏冉的要求时,男人那紧握的手忽地垂下,许久才疲惫的出声,“你能保证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吗?”

    “只要你能做到,我自然会做到。毕竟曜天还小,需要亲生母亲陪伴,更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夏冉语气柔和下来,目光中透着无奈,她做的这一切最终其实还是为了曜天。

    裴玥不是良善之人,她做曜天的继母,夏冉不放心。

    沈崇岸不语。

    这时法官开口劝解,“沈先生,您太太说的没错,父母婚姻不和,最终伤害最大的还是孩子。”

    “我更关注,她刚才说的,如果我不答应,是不是玥儿也需要负法律责任?”沈崇岸忽略法官的话,直接询问律师。

    律师一脸歉意的说道,“是这样的沈先生,如果裴小姐知情,您和沈小姐的婚姻又的确属实的话,确实会。”

    听罢,沈崇岸脸色更难看了。

    法官是个中年女人,见到沈崇岸如此,怜悯的望了眼夏冉,这种婚姻即便留住又有何用?

    可夏冉却没看到沈崇岸的反应似的,继续等待。

    “好,我答应。”

    “老板……”裴玥刚到医院就醒了,坚持让跟上照顾她的周森送她来法院,却没想到会在调解室外听到里面的对话,神情凝重。而她身旁的周森,则在听到沈崇岸的话后,猛地喊了一声。

    大家这才发现裴玥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口。

    周森忙上前,“老板您不能答应,公开道歉等于承认重婚,不但对您有影响,甚至对公司都会有影响。”

    “我已经决定了。”沈崇岸斩钉截铁的说道,目光中还带着一抹悲壮。

    裴玥眼泪婆娑,“崇岸,不要答应她,审理还没结束,她要告就让她告我,我不信她就能胜诉!”

    沈崇岸看向裴玥,眸光中透着腻死人的温柔,“玥儿别闹,我是不会让你陷入这种境地的。不管结果胜利与否,我都不允许你站在被告席上。”

    “可是……”

    “没有可是。”裴玥想说她有办法打赢夏冉,可却被沈崇岸打断否定,接着他看向周森,“帮我对我宣布玥儿是受害者,对我已婚的事情毫不知情,并向公众道歉,为了孩子我沈崇岸愿意回归家庭!”

    “老板……”

    “崇岸!”

    “不用再劝我!”沈崇岸扔下这句,直接朝着外面走去,他怕再不走,会憋不住暴露自己此刻最真实的情绪。

    周森赶忙追上。

    裴玥呆愣在原地,恶狠狠的看着夏冉,她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也不愿相信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

    “夏晚晚你这个贱人,当初就该死在手术台上!”忍无可忍,裴玥猛地爆发。

    夏冉则悠悠然的看着这位永远美丽、永远无辜、永远柔弱的裴小姐突然撕开伪善的面具,心情极好的提醒,“律师和法官还没走呢,裴小姐突然爆粗,就不怕人设崩塌?或者刚才沈崇岸在,你怎么不骂我贱人呢?”

    “你……”被这么一提醒,裴玥才发现调解室的两个律师,还有法官、陪审团成员都古怪的望着她,瞬间脸色涨红,“我……我是被逼急了。”

    说完裴玥匆忙逃走。

    看着裴玥狼狈的身影,夏冉朝着调解室里的所有人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各位,让我家曜天有了爸爸,有了一个完整的家,不管未来怎么样,我都会保护好孩子。”

    “我们没做什么。”有人客气的回应。

    夏冉也不多留,跟着工作人员走完最后的程序。

    不管沈崇岸怎么想,未来裴玥又会怎么报复她,这次她赌赢了,以后沈崇岸不管跟哪个女人在一起,怕都要慎重再慎重。

    至于裴玥期盼的这场婚礼,也终将成为燕京市最大的笑话!

    呵呵……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