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你才漂亮你全家都漂亮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听完沈泓的话,翔子瘫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面色发白。

    他们家族三代从事律政工作,到了他这一辈才开始放宽限制,能自由选择职业。

    几个堂兄弟就如笼中鸟,经商的经商,出国的出国,甚至还有进入娱乐圈的,唯独他选择了继续做律师。

    不是这个职业如今有多光鲜多赚钱,更多的是他从小在父亲身旁耳濡目染,看惯人世间最冷的心,也见过最暖的情,内心深处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坚持。

    可如今却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不但伤到了一个无辜的人,还伤了他跟崇岸十几年的兄弟情。

    “翔子,你也别太自责……”蒋楠本来还在打趣,结果发现元翔面如死灰的坐在那里,一时有些担心。

    他们几个兄弟,最元翔一丝不苟,从小像个小大人一般,甚至在他们最闹腾的年纪,连叛逆期都没有,高中就开始在元叔的律师所实习,大一就考到了律师证,不到毕业就名扬律政界。

    可以说是标准的学霸,还有那张帅的一脸禁欲,却还不自知的严谨姿态,不知道迷倒多少少女,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别说沈崇岸没想到,连他都没想到元翔会为了裴玥做那些事情。

    也更明白,这些真相对生活在元家那种氛围,以遵纪守法为家训的元翔来说打击有多大。

    而蒋楠明白的,沈崇岸又何尝不明白。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选择今夜将事情摊开来讲。

    沈崇岸怕,怕元翔越陷越深。

    好在,他早就查清楚,元翔跟裴家并没有生意上的牵扯。

    “你什么打算?”元翔没回答蒋楠,而是看向了沈崇岸。

    想要道歉的话,他不是说不出口,只是觉得没有意义。

    沈崇岸能今天给他讲这些,就说明还把他当兄弟。

    一句话,沈崇岸便知道元翔的选择。

    “裴督国从我爸手里骗走百分之五的股份,在今天的会议开始前将两百亿转到了公司账户,这笔钱现在就是一个定时炸弹。”沈崇岸提到这个神色就严峻起来。

    “我靠,真TM狠。”蒋楠低呼一声。

    且不说这两百亿,如果不要,那送出去的股份怎么收?如果要了,裴家那边一旦出了问题,沈氏就会被牵连进去。

    就算豁出去那百分之五的股份不要了,可裴督国会答应取消合作吗?

    几乎没有可能。

    “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元翔是律师,刚才受了重击,脸色发暗,但一旦理智回归,思维能力绝不会比任何人慢,可他此刻也找不到一个完美的办法。

    宋铁沉着脸,军人气场显露无疑,这会浑身散着一股肃杀的味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可都需要时间。”

    “是啊,无论从哪个方面着手,都需要时间。”蒋楠也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难得严肃。

    史蒂夫不懂商场,只忧心忡忡的看向沈崇岸,“这可怎么办?难不成真娶?”

    “目前来看是这样,只有拖住裴家父女,我才有时间调查。”宋铁如是说。

    “反正那小妞是你多年梦想,就当实现梦想了。”沈泓在一旁幸灾乐祸。

    沈崇岸没好气的看了眼自己的堂哥,一双摄魂夺魄的得桃花眸里全是阴霾。

    讨论了半天,明天的婚礼,不进行也得进行。

    这次换沈崇岸瘫在沙发上。

    其他人一脸的同情,这时沈崇岸突然想到什么,伸长脚踹了踹跟他一样面如土色的元翔,“既然你那么爱,你明天替我做新郎呗。”

    结果元翔往后退了退,声音毫无波澜的回答,“你将裴玥当成多年梦想,裴玥对你亦是志在必得,你们在一起,那是彼此成全。我上次已经跟她说清楚,不会再为她做任何事。”

    沈崇岸恼,凭什么这个混蛋能撤的这么及时?他却要被套牢。

    元翔对上沈崇岸哀怨的目光,继续声色如常的劝慰,“漂亮男人总是比普通男人忧愁多。”

    “多你妹!你才漂亮你全家都漂亮!”沈崇岸说着一个酒瓶就砸了过去。

    “你们都漂亮!”史蒂夫看着刚才还箭弩拔张的两人,突然如孩子般幼稚,一边摇头一边举起两个大拇指,啧啧赞叹。

    “滚!”

    这次沈崇岸和元翔异口同声的朝着史蒂夫喊了句滚。

    说完两人同时一愣,随即相视一笑。

    史蒂夫摸摸鼻子,这算是和好了吗?

    包厢的气氛终于融洽起来。

    几人就如今的问题一一分析,可发现无论是哪一个,都没办法马上解决。

    等散场,已经十二点。

    沈崇岸喝的有些醉意朦胧,让司机将车子开到南山公寓,却迟迟没上楼。

    “老板?”司机以为沈崇岸醉的睡过去了,轻声唤道。

    “我没事,你开车库那辆先回去吧。”

    “那您呢?”司机有些担心。

    沈崇岸摆摆手,“我一会上去。”

    司机这才下车离开。

    可沈崇岸却没动,打开窗户望向楼上,灯还亮着,也不知道是张嫂没睡还是那女人没睡……

    想到这里,沈崇岸自嘲,抽出一根烟点上。

    夜色很浓,六月中旬的燕京,连夜里都散着一股闷热,让人烦躁。

    褪去所有伪装,沈崇岸疲惫靠在车椅上。

    烟雾弥漫,他透着那白雾,不由自主的想到晚晚醉酒时赖在他身上的娇憨模样,那身上幽幽的香味让他沉溺,如果他早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会遇到她,那么他一定不会早早的招惹别人的女人。

    更不会给裴玥机会。

    “晚晚……”

    许是真醉了,沈崇岸看着那高楼上的亮光轻轻的唤着晚晚的名字,可明明咫尺之遥,他们却像是横着一条天堑,甚至比当初她声声喊他姐夫时还要他无能为力。

    呵呵。

    烟头不知不觉燃到食指,沈崇岸却觉不到疼似的。

    脑海里一会是夏晚晚的依赖甜美,一会是夏冉那永远冷漠的眼神。

    心闷的发痛。

    好一会沈崇岸扔掉烫手的烟头,重新点燃一支,也不上去,就靠在车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

    有那么一刻,他想抛下一切带她走,可一想到自己大概还没开口就会被夏冉拒绝,便觉得自己既可恨又可悲。

    他希望这夜能再漫长一些,哪怕永远停在这里。

    可惜无论沈崇岸他如何拒绝,天终归要亮,婚礼也如期而至。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