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要演戏,大家一起演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裴玥在旁晚如沈崇岸预料般的醒来。

    “崇岸……崇岸……”沈崇岸才进来就听到裴玥低低的轻唤声,虚弱又缠绵。

    沈崇岸看着病床上苍白的人,眸底一片寂然。

    “崇岸,你去哪儿了?我好担心自己再也醒不过来。”裴玥说句间,就想要起身,却被沈崇岸按了回去。

    “才做完手术,好好躺着。”不经意的拿开裴玥的手,沈崇岸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裴玥扯到伤口,脸色越发的白,望着沈崇岸,“李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可我还是担心……”

    “相信医生。”沈崇岸目光望着床上的人,只看她的模样,完全想不到这是在做戏。

    如果不是亲眼看了手术室里的监控,沈崇岸也想不到自己曾经喜欢多年的女孩有着如此深沉的心机和手段。

    她的目的真的只是嫁给他?

    如果是年少轻狂时期,他也许会自恋一把,说这女人为了爱他得到他不择手段,可经历多年商场风云,他自不会再那么天真。

    “我当然相信医生,但你也知道当初夏晚晚的情况……”说这话时,裴玥敛着眸,脸上满满的伤感,可余光却一直落在沈崇岸身上,注意着男人的每一个表情的细微变化。

    可沈崇岸却仿佛没觉察到一般,看着她忘我投入的演出,配合的回答,“夏晚晚不活的好好的吗?你也会。”

    只是夏晚晚能活着全靠运气,她呢?全靠演技。

    “也对,是我太悲观了。”裴玥轻叹一声,伸手抱住沈崇岸的胳膊,“崇岸,真好,手术成功,我也要嫁给你了。”

    “嗯,所以你要好好养伤,才能应对这场婚礼。”沈崇岸看着裴玥近乎温柔的说道。

    “你放心,我一定会成为你最美的新娘。”裴玥沉浸在即将出嫁的喜悦和男人的温柔里,并没有注意到沈崇岸的用词。

    不是我们的婚礼,而是应对这场婚礼。

    沈崇岸微笑着点头,夕阳照进病房,那张本来就帅到人神共愤的俊颜,在金色的光亮下如妖孽如神祗。

    裴玥的心不受控的加速,其实从一开始她的意中人便是沈崇岸。

    比起沈崇轩的温润、内敛,沈崇岸那张扬纨绔坏男孩作风,看似不讨人喜,却最撩少女心。

    学校那么多女孩子迷恋他,她也不例外。

    可惜也正因为沈崇岸的纨绔不羁,使得他在沈氏的继承不被看好,再加上沈崇轩天纵奇才,年纪轻轻就得到沈家老爷子的赏识,将沈氏交给他打理。

    所以她当时只能选择沈崇轩。

    就是最后可惜了……

    不过兜兜转转,她想要的终于都将拥有。

    沈崇岸看着裴玥脸上的志在必得,闪耀的桃花眼下藏着薄薄的凉意。

    等裴玥睡着,沈崇岸才离开医院。

    要演戏,大家一起演啊!

    出了医院,沈崇岸才看到朱周的消息,晚晚知道昨晚的事情跟裴玥有关了。

    直接拨过去,“她现在人在哪呢?”

    “夏小姐不许我跟着。”朱周为难的回答。

    “她不让你跟你就不跟,你就这么听话?”沈崇岸语气很不好。

    朱周委屈,“我没有,可跟到一半夏小姐为了甩开我突然飙车,我怕出事所以不敢再跟。”

    “给我马上找!”

    呼!

    沈崇岸深呼吸,这个不省事的笨蛋。

    啪的挂了电话,沈崇岸立马拨号给夏冉,那边迟迟不接。

    沈崇岸再打,对方干脆关机。

    “死丫头,算你狠!”沈崇岸本来因为裴玥沉郁的心情,瞬间被点爆。

    刹海。

    夏冉坐在元翔的办公桌对面,随手将一直振动的手机关机,望向这位衬衣扣的一丝不苟的大律师,“这件事,我想应该难不倒元大律师吧。”

    “为什么忽然要恢复身份?”元翔看着对面的女人,一身清爽的夏裙,马尾高高扎起,露出光洁的额头,青春味儿十足,谁能想到这样美好的她遭遇过那么多的不堪。

    可也庆幸,有过那样坎坷的经历,饶是出现精神障碍,却也不曾真正去伤害过别人。

    不似裴玥,柔美下永远带着汹涌的怨愤。

    “为了方便。”夏冉耸肩。

    可元翔却不信,“仅仅为了这个,以你的性格绝不会如此给自己找麻烦。”

    “哈,我什么性格?”夏冉笑,如星辰如大海。

    元翔看着她不语。

    夏冉深呼一口气,眸色凝重几分,“我怕我说了,你会不答应我,而且那么聪明的你,怎么会猜不到我为了什么。”

    “曜天?”元翔已经想到。

    “对,我没办法阻止沈崇岸娶裴玥,也知道你绝不会允许我捣乱,但我可以争取曜天的抚养权,不恢复身份,我拿什么去争?你跟裴玥认识那么久,想必也知道她什么性格,把曜天交给她,我不放心。”既然元翔已经猜到,她也不再卖关子。

    只是说完,那双潋滟的眸子重新落在元翔身上,静静的看着对方。

    元翔虽不曾做过父亲,不能体会夏冉作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执着。但也经历过多场官司,知道一个女人有多爱自己的孩子。

    夏冉能为了沈曜天放弃英国深造,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叫别人妈。

    尤其那个女人还是裴玥。

    “元少可能从小长在亲生母亲身边,不懂那些在继母身边长大的孩子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但我知道。也许你会说,也有善良待她生如亲子的母亲,可我知道裴玥绝不会是其中一个。”见元翔久久不应,夏冉继续说道。

    元翔自然清楚夏冉的身世,更明白她如今的一切,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她的继母造成的。

    光看她的成长资料,都觉得触目惊心,何况她还是亲历着……

    所以夏冉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对上那双坚定又潋滟的眸子,元翔的心软了软,“事情怕没那么好办……”

    “我可以付双倍的费用,只求元少能尽快帮我达成所愿,我怕他们举办完婚礼,我再要更难了。”夏冉轻声允诺。

    “不是费用的问题……罢了,我会尽力。”元翔听出夏冉声音里的小心翼翼,再对上她满脸的渴求,心没来由的软了一下,竟是答应了。

    夏冉暗地握着的拳头松了松,看着元翔的目光也柔软了些,眼中的笑意抵达眼底,“不管是不是费用的问题,我绝不能让元少吃亏。”

    元翔那张俊美却严谨的脸上没太多表情,可能看出答应夏冉他自己好似也松了口气,但同时也为夏冉暗暗可惜,想从沈崇岸手中拿回抚养权,怕不会那么容易

    但看她笑的轻松,他竟不忍心提醒。

    只是元翔没看到,夏冉离开律师所后,那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慢慢隐去。

    恢复身份就能夺回曜天的抚养权?她才不会那么想当然。

    她要做的可不止这些。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