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我要爸爸背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崇岸抱着夏冉一路出了‘夜色’,从那奢靡的金色里出来,夏风清爽,拂过夏冉滚烫的脸颊。

    “去查那个申娟怎么回事。”沈崇岸侧头吩咐了一声,那明明仿佛空无一人的身后却串出一个身影,深吸一口气接了句是便快速离开。

    在老板没有追究责任前,朱周领了任务快速闪人。

    沈崇岸睨了眼那消失也夜色里的身影,抱着夏冉上了车。

    车上人还不老实,时不时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又是捶打又是脚踢。

    沈崇岸忍着痛,将人按回去,结果被挣开又按回,如此反复。

    司机不清楚什么状况,却也不敢打听,专心开车。

    偏偏车子快到南山公寓的时候抛锚了。

    “三少,车子昨天还检修过,没什么问题,我马上就去检查。”司机吓了一跳,有些紧张的解释。

    沈崇岸沉着脸,怀里的人从头到尾都没消停过,闷着音嗯了一声。

    司机下车,快速检查完,最后苦着脸看向老板,“三少,车扎到钉子,爆胎了。我这就找人换。”

    “嗯。”沈崇岸望了眼不远处的南山公寓,再次嗯了一声,却没打算等车,将不老实的夏冉抱下车子,“听话,别乱动,我抱你回去。”

    “不要!”夏冉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沈崇岸伸手按住那好似随时要瘫下去的身子,“不要?那你自己走回去?”

    目测这里距离他们的公寓最少还要一千米。

    “不要!”夏冉继续回答。

    沈崇岸侧头看着那夜色都遮不住的红脸蛋,“都不要,那你想怎么样?”

    “我要爸爸背。”夏冉脑袋一歪,突然用无比稚嫩的声音回答沈崇岸。

    额。

    沈崇岸怎么都没想到,他从夜场少爷又变成了爸爸。

    这角色变换真是措手不及。

    沈崇岸的脸色很尬,一旁年纪不轻的司机正好也听到,有些疑惑的看向老板,又看看自己,这不会是让自己背吧?

    哪知道夏冉却伸手指向沈崇岸,“爸爸背。”

    “我……背。”沈崇岸第一次知道他家闺女如此之大,不过他要以后有个醉酒就耍酒疯,还乱认人的女儿,她要敢喝酒他保证打断她的腿。

    沈崇岸咬牙,转身弓背。

    夏冉见此,嘿嘿傻笑一声,脚底打颤的爬上男人的背。

    沈崇岸扣住她双腿,一个用力夏冉整个重量就在他身上了。

    很轻。

    比他抱着的时候还轻,轻的沈崇岸心酸。

    他还记得这丫头胖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抱过,那时候虽然面上无话,可心底却不免嫌弃,却没想到有一天当他背着清瘦的她时,不但没觉得开心。

    反而更多的是不忍。

    “爸爸……”

    “嗯?”就在沈崇岸心绪翻腾的时候,夏冉突然脆生生的喊了声爸爸。

    沈崇岸身体一颤,好一会才平稳住身体,嗯了一声。

    “爸爸,我生日想要在家过,我们哪里都不要去好不好?”忽然一改刚才的脆生生,夏冉低低的,甚至小心翼翼的问她身下的人。

    沈崇岸知道夏冉醉了,也知道她此刻不是那个果断冷漠的夏冉,而是他的晚晚,却如何也没想到,她会对他说,爸爸,我生日想要在家过,我们哪里都不要去好不好?

    别人也许不清楚她是怎么了,可他却清楚的很。

    大概也只有在醉了的时候,她才敢做梦,梦到她母亲还活着,父亲正宠爱她。

    才敢奢望十七年前的一切悲剧都不曾发生。

    “好,哪里都不去,我们就在家过生日。”沈崇岸眼眶发酸,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快乐。

    “爸爸最好了,我就知道爸爸最爱晚晚了……”夏晚晚将下巴抵在沈崇岸的肩膀,开心的嘀咕。

    据说她起名晚晚,是因为爸妈太期待她的出生,可偏偏她比旁的孩子都晚了好久才出来,所以爸爸就给她起名晚晚,听着随意却盛满了父母的满腔期待。

    夏晚晚是捧着爱出生的。

    可惜她和父母缘浅……

    “晚晚,我爱你。”听到夏晚晚的轻喃,沈崇岸也轻轻的回答。

    可背上的人这次却没有回声,沈崇岸侧头,就发现那醉了的人儿枕在他的肩膀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此刻她的梦会不会甜一些。

    路灯很亮,将他的影子拉的长长的,背上的人也在灯光的拉扯下,像是深深镶嵌在他的身体里一般。

    沈崇岸不自觉的勾唇,伸出一只手,不敢靠近,生怕将好不容易睡着的人儿吵醒,可那影子却已经紧紧挨在一起。

    见此,沈崇岸不厌其烦的伸手,看着影子触碰对方的脸庞,然后抽回,再伸出。

    夏晚晚睡的似乎并不安稳,就在沈崇岸第N次伸手的时候,突然动了下脑袋,沈崇岸吓得赶忙收回手,做贼心虚般一本正经的继续往前走,哪想睡着的人只是换了个姿势继续睡,并没有醒来的意思。

    沈崇岸深深的吁了口气,侧头看着那恬静的脸蛋,然后心满意足的继续背。

    南山公寓很快就到了,可沈崇岸却越走越慢,不是背不动了,而是在看见那高楼后突然就不舍得了。

    这一刻,他贪婪的想,如果这一条路没有尽头该多好。

    他想背着她,就这么一直一直走下去。

    那些过往的悲伤都过去,那些繁复的未来都不要来,他们只需要这样静静的走下去,一直走下去……

    可惜,他走的再慢,南山公寓也在那里。

    公寓的保安见沈三少背着一个女人,惊的忙上前行礼,男人却对着他们轻轻嘘了一声,背着夏晚晚继续往前走。

    回到公寓,已经十二点。

    小曜天早就睡了,沈崇岸不舍得将她送过去,直接背到了自己那一边,小心翼翼的将人放到床上。

    睡着的人毫无知觉,呼吸均匀,睡的极沉。

    沈崇岸小心翼翼的帮她脱掉鞋子和上衣,侧身躺在一边,夏晚晚不老实的人儿翻身滚到一边,衬衫扯开领子,露出深深的沟壑。

    “额。”

    轻呼一声,沈崇岸看着那酒气还没散的脸蛋儿,嫣红嫣红,偏偏脖颈的肌肤奶白奶白,染着一层浅浅的粉,红唇饱满红润,似在诱人犯罪。

    咕噜。

    忽地想到在‘夜色’时,她说要睡他的情景,喉咙不自觉的动了动,身体也绷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唇。

    口干舌燥。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