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夏小姐的挑拨离间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7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裴玥一身香奈儿高定,突兀的站在霓虹灯闪耀的酒吧,看着同时侧头的元翔和夏冉,神情愤懑,尤其是对上元翔的时候,就仿佛捉奸的妻子,又怒又委屈。

    夏冉看着裴玥这一脸的精彩纷呈,身体往后一靠,作壁上观一副看不要钱戏的松散姿态。

    元翔喝了口冰水,无意识的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小玥,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难道要等着你放任她破坏我和崇岸的婚事?”裴玥理直气壮的反问。

    “这些事我自会处理。”

    “你会处理,你怎么处理?我亲眼看到崇岸抱住她的,你现在还要怎么处理?”裴玥突然激动。

    感受到裴玥不满的情绪,元翔脸色变了变,声音一软,“小玥,你该相信我。”

    “我要怎么相信你?当年我们说好的可不是这样的……两年前她就该……算了,我不管,你这次打算怎么处理她?”裴差点说出两年前夏冉就该死的,好在她还是有点忌讳的,不过提到夏冉的时候,就如同提到待处理的垃圾,完全不当夏冉是活的。

    “在法律上我没有资格限制夏小姐的自由。”元翔很不喜欢裴玥现在的姿态,仿佛他不过是她的一个随意驱使的菲佣。

    “你怎么会没有,是你救了她一命,她答应不回燕京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吗?”裴玥一听元翔的话,当下就急了。

    “答应我,是出于契约精神,但并不符合法律,如果夏小姐一定要违约,我也没有资格向她追究法律责任。”元翔是律师,还是国内最顶级的律师,没有人比他更懂法。

    裴玥最不喜欢元翔跟自己讲这些,“我不管,她必须走,否则……”

    “否则什么?”眼看裴玥那张漂亮的眸子里突然浮出一抹阴翳,夏冉终于出声。

    裴玥轻笑,“那要看夏小姐怎么选择了。”

    “呵呵,比起我怎么选择,其实我更好奇另一点。”夏冉悠悠然的看着裴玥,真是美啊,巴掌大的脸上,精致的没有一丝瑕疵,在霓虹灯下映衬的益发完美,就连威胁人都像是撒娇。

    如果她是男人,大概也会被裴玥诱惑。

    真不怪那么多男人为她前赴后继,沈崇岸也好,元翔也不例外。

    “什么?”听到夏冉的话,裴玥警惕的问。

    “你和元少什么关系啊?”刚听到裴玥毫无负担的给元翔发号施令,夏冉就想问了。

    “那是我们的事,同你无关。”

    “哦……”夏冉故意将声音拉长,眉头微挑,很是意味深长的模样。

    “夏冉,你什么意思?”被夏冉这副样子气到,裴玥不满的质问。

    “没什么意思,刚看你冲着元少大发雷霆,很像城中村中那些对着丈夫撒泼的大妈,不过又一想,裴小姐马上就要嫁给三少了,跟元少怎么会是那种关系呢?”夏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超级欠扁。

    裴玥被气的不轻,尤其夏冉刚才的形容,城中村对丈夫撒泼的大妈?夏冉怎么敢的!

    “你……别污蔑我。”

    “我污蔑你了吗?裴小姐太敏感了吧。”夏冉一惊,甚是诧异的问,好似裴玥污蔑她似的。

    元翔在一旁,原本被裴玥的态度伤的不轻,可这会看到夏冉如此戏弄裴玥,还是为了他打抱不平,那多年酸涩的心情,竟然刹那被平复了许多。

    尤其是看到女孩狡黠又顽皮的样子,比她坐在那里冷漠疏离的看戏可可爱多了。

    “你……元翔,你到底帮她还是帮我?”裴玥被夏冉气的手上青筋都快暴起,可到底不是一般角色,在发怒的前一刻愣是硬生生压了下去,眼眸斗转,带着一汪水汽看向元翔,那模样似是刚才受了天大的委屈。

    “呵呵。”夏冉一见这技术难度顶级的变脸,瞬间轻笑出生,眼神戏谑的看着元翔,似是很好奇男人最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不过内心却非常清楚,元翔和裴玥的关系不简单,当初元翔为了裴玥可以不择手段,甚至欺骗自己的好兄弟,如今怕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看来她未来无论是留在燕京还是离开,都不会太好过。

    比起夏冉的态度,裴玥显然胜券在握,直接坐到元翔身旁,声音也软了好几度,撒娇似的轻语,“翔,你真的要留着她在燕京欺负我吗?如果她去纠缠崇岸,以崇岸宠爱曜天的态度,一定会留下她,到时候我……”

    说到这,裴玥瞬间红了眼,委屈娇弱的模样,任是随便那个男人都会受不住。

    元翔这些年就是被裴玥这般吃的死死的。

    见自己话毕,元翔深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隐痛,裴玥余光瞟了眼夏冉,满满的蔑视。

    似在说,就你,凭什么跟我争?

    “我说过,上次在长安是最后一次帮你善后,夏冉的去留是她自己的事,我没资格再插手。”就在裴玥信心满满元翔会帮她赶走夏冉的时候,元翔终于出声,可那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让裴玥的脸冷一分。

    “元翔,你……你怎么这样对我?”

    “抱歉。”元翔被裴玥质问,习惯的道歉。

    可夏冉却听不下去了,“他怎么对你了?裴小姐,你真可笑。”

    “你说谁可笑?”

    “你啊。”夏冉不是男人,对裴玥没有怜香惜玉的情节,见她恼火的看着自己,轻飘飘的回了句你啊。

    裴玥的脸色当下更加难看。

    可夏冉却决了心要将裴玥的画皮在元翔面前撕破,一是为元翔觉得不值,但最重要的原因是,夏冉很清楚,裴玥是手段狠辣,可终归能力有限,缺了元翔等于斩去左膀右臂,而她拉拢成功,就意味着可以在燕京待下去。

    既不用还沈崇岸的一个亿,还能陪着曜天成长,何乐而不为?

    “你算什么东西,敢说我可笑?”裴玥被夏冉彻底激怒。

    “是吗?我不算什么东西,却也从不会利用一个男人对我的痴情,一边利用他帮我做事脏事坏事,一边和另一个男人上演浓情蜜意,大肆宣传婚礼,转身又求着他,将自己表演成无辜者,女人利用自己的女性优势施展魅力无可厚非,但也要有个尺度。”

    “你胡说什么?”

    “哦,我是胡说,刚才不应该说裴小姐可笑,应该是风流多情才对。”夏冉那语调近乎刻薄,也看着元翔的脸色一点一点泛白。

    “你血口喷人,我跟元翔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为我的做的那些事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我可没逼着他为我做什么……”

    裴玥急切的想要甩掉夏冉给自己头上扣上的这顶帽子,以至于说话根本没有顾忌元翔的感受。

    夏冉暗暗一乐,身体重新靠回沙发,裴玥顿时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翔子……”

    “够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