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她就是晚晚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裴玥望着那紧紧关闭的门,使劲攥紧手里的照片,这时她的手机突兀响起。

    看到号码,裴玥脸色陡然一白,攥着照片的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

    “爸……”

    “婚事谈的怎么样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阴翳的中年男声。

    “崇岸说会尽快。”裴玥紧紧攥着照片,手指因为用力而发白。

    “别尽快尽快,我要确切的日期,还有让你进公司管理层,怎么还是一个小小的设计部总监。”电话那边充满了不耐烦。

    裴玥身体紧绷,“爸,你放心,我会这两天就让沈家把婚期定下。”

    “哼,废物,一个男人两年都搞不定。”

    “爸,对不起。”

    啪。

    裴玥还在道歉,那边已经啪的将电话挂上了。

    看着暗了的屏幕,裴玥这才松开手里攥着的照片,已经皱的不像样子,她的手也因为太过用力轻轻打颤。

    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裴玥慌忙将那不成样子的照片塞进被子里,闭眼假寐。

    沈崇岸进来就见裴玥睡了过去,正准备转身,就听到床上有响动,顿住步子,就见裴玥嘴里低低呢喃着什么,下意识上前。

    “崇轩、崇岸不要走……不要丢下我……啊!”

    猛地裴玥坐了下来,额头上都是冷汗。

    沈崇岸连忙握住她的手,“玥儿做噩梦了?”

    “崇岸不要走,崇轩哥已经抛下我了,你不能再扔下我好不好?”恍如从噩梦中醒来,裴玥死死的抱着沈崇岸,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好。”沈崇岸遽然被抱住腰,低头就对上裴玥那张梨花带雨的无助脸庞,还有那句崇轩哥已经抛下了我,刺的沈崇岸的眼眶都有些发痒,许久缓缓的开口,用力说好。

    “我们的婚期……”

    “我晚上就让人去看日子。”

    “嗯。”还抱着沈崇岸的腰的女人再次用力,将整张脸都埋在男人的腰上,那刚才还悲戚无助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精光,随即快速消失,再仰头又是漂亮的不像话的柔软模样。

    沈政勋工作能力一般,但在沈崇岸的婚事上却显得格外积极,尤其是对裴玥这个儿媳妇很是满意,接到沈崇岸电话,第二天早上就将日子定了下来。

    六月十五号。

    沈崇岸接到电话,听到这个日期微微一愣,“爸,会不会太急了?”

    “哪里急了,你这婚事已经拖的够久了,你爷爷那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这两年嘴上不说,可心里着急着呢。”从沈政君一家搬离老宅后,沈政勋和沈崇岸的关系反而缓和了些。

    “哦,我知道了。”沈崇岸闷闷的应了一声,六月十五号的话,也就剩下一个半月了。

    收起手机,沈崇岸站在裴玥病房门前,踟蹰着该不该进去告诉里面的人。

    不想阿乐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三少,小少爷生病了。”

    “怎么回事?”沈崇岸一听就急了。

    “昨晚还好,可就刚刚突然一直喊热,夏小姐一摸才发现发烧了,量了温度有38度6,已经喊了医生。”阿乐快速的说。

    沈崇岸已经大步朝着电梯走去。

    裴玥在病房里听到外面的动静,知道是沈曜天病了,虽然对那孩子很不喜欢,可面子上的功夫却是要做的。

    等沈崇岸到病房的时候,沈曜天已经吃过了药,小小的身体蜷缩在夏冉的怀里,脸蛋儿粉红。

    “怎么会突然发烧?”沈崇岸上前摸了摸孩子的额头。

    “医生说是受了惊吓,再加上小少爷出生就体质不好,又有精神……所以就……”阿乐解释到最后,发现夏冉脸色一下比一下白,再看老板冷冷扫了她一眼,赶忙闭嘴。

    夏冉知道她在怀小家伙的时候就营养不够,但孩子出生时她连第一眼都没看见,只隐约有次听到吴春华咒骂她生了个病秧子,再后来去沈家见到小家伙,知道曜天被保护的很好。

    却不想,原来小家伙还是被自己连累了。

    再低头越发的心疼那小小的人儿。

    沈崇岸望着夏冉那心疼的脸庞,有些不自在的解释,“孩子体质不好,不全是因为孕期,也因为我当时的状态不好。”

    听到这话,夏冉动作一僵,明白过来沈崇岸是想安慰自己,叹了口气没接话。

    这时医生进来查房。

    与医生一同进来的还有一个纤细的身影,“崇岸,我听说曜天病了,是……是…是…”

    裴玥话说到一半,夏冉突然抬头,正好对上女人苍白美丽的脸庞。下一刻裴玥整个人僵立在原地,一个是重复了好几遍,苍白的面上都是惶恐,就差将那个鬼子说出口。

    夏冉暗暗冷笑,沈崇岸听到声音正好转头就对上裴玥惊恐的脸庞,眉头蹙起。

    “她……是?”裴玥强行按下内心的恐惧,极力让自己声音平静的问。

    上次清明节她在沈宅附近的十字路口看到了夏晚晚的影子,就被吓得不轻,以为夏晚晚来索命,好几日惶惶不安,也越发迫切的想要跟沈崇岸结婚,可过去一阵子了,再不见那影子出现,只安慰是她那晚花了眼。

    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一张相似的脸,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位是夏冉夏小姐。”见老板不言语,而夏冉轻轻瞟了裴玥一眼就重新低下了头,阿乐只觉得这病房的气氛尴尬到让她无所适从,只能勉强为裴玥介绍夏冉,与此同时心中呐喊,周特助,您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忙完替掉本少女?她的心脏快受不住了。

    这种老板前任现任见面的场景真是太为难她了。

    更糟糕的是,阿乐现在都不清楚老板到底会选谁,一个行差踏错就是得罪了未来的老板娘。

    “夏冉……夏小姐?”裴玥轻声重复,然后脸上换上笑容,“你好夏小姐,我是崇岸的未婚妻裴玥,刚才失礼是因为你同一个朋友真是太像了。”

    “她就是晚晚,夏冉是她现在的名字。”沈崇岸一直看着裴玥,从她刚才的失常到平静,一直没开口,直到裴玥道歉,才突然发声。

    裴玥惊的身体又是一僵,脑海里满满的不确定,却不敢再唐突,目光扫了眼夏冉,心里越发震惊,还有无法相信,夏晚晚明明死在手术室里,她亲眼看到沈崇岸失控,看到尸体被送到太平间的,怎么可能活着……

    心中蜿蜒曲折,面上早已经冷静下来,故作诧异的看着夏晚晚,“晚晚?晚晚不是……抱歉,我就是太意外了!”

    夏冉看着裴玥做作的模样,“别装了,三少已经知道了。”

    “你……你胡说什么?”

    ……

    大家可以多留言,你们的留言是我更新最大的动力,群么。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