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这算是威胁吗?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电光石火间,沈崇岸的脑海忽地冒出元翔的名字。

    在这之前沈崇岸从不曾怀疑过自己的兄弟。

    可单凭裴玥一己之力,即便是有能力欺骗他肾源的事,却绝无可能将移植过程做的天衣无缝。

    尤其是晚晚的新身份,能完美的存在,更不是裴玥能做到的。

    还有一点,也是最让沈崇岸疑惑的,裴玥似乎并不知道晚晚还活着。

    只是一瞬,沈崇岸却各种心思汹涌翻覆,朱周在一旁安静的候着,直到沈崇岸抬步上车,才悄然跟上。

    沈崇岸回到公寓,小曜天已经睡下,夏冉却没回来。

    想到夏冉很有可能去医院看布鲁斯,沈崇岸的心情就非常的糟糕。

    从今日的种种来看,布鲁斯对晚晚情有独钟,而晚晚对布鲁斯也未必无情。

    而越是这样想,沈崇岸的心情越是糟糕,他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和夏冉谈谈两年前的事。

    与其这样调查下去,还不如再向夏冉确认一遍,他总觉当年的事情太过蹊跷。

    如果真的有元翔参与,那事情绝非他看到的那么简单了。

    这样想着,沈崇岸终于有了借口,将一直盯着的号码拨了出去,不想那边非常干脆利落的直接给他挂断。

    “这死丫头!”沈崇岸低咒一声,转头又拨号给朱周,让他去看看夏冉有没有在医院陪布鲁斯。

    就在沈崇岸被挂断电话,心情躁郁想方设法的要找夏冉时,夏冉却悠然自得坐在小区附近的咖啡屋。

    抿了口加了重奶的拿铁,饶有兴味的看着对面的衣领扣的严丝合缝的男人,她真没想这样一个男人能痴情到这种程度。

    当年可以为了让裴玥随了心愿,又不至犯下人命,可谓费尽心思,如今两年过去,那女人一心想嫁沈崇岸,他便来再堵她的口。

    能让这样一个骄傲又尊贵的男人痴情相付,裴玥不愧是倾城级别的美女,这人生真是开挂般让人羡慕。

    “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但元某愿意向夏小姐保证,往后无论发生什么,都护你安全无忧。”元翔声音不大但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很有分量。

    夏冉自然是信的,她能安然活着离开燕京,又以现在这样的身份无忧呆在长安,托的都是眼前这位的遮天本领。

    “我其实一直不明白,元律师既然如此钟情裴小姐,为什么不试试,反而将深爱之人一直往他人身边推?”夏冉没直接回答元翔,反而抿了口拿铁稍显突兀的问道。

    “那是我自己的事。”元翔一贯机械的回答。

    夏冉耸耸肩,“如果我不答应呢?”

    “你知道我的手段。”

    “这算是威胁吗?”夏冉微笑着反问。

    “可以这么说。”元翔倒是一点不否认。

    “看来我不答应,也不可以。”夏冉从始至终都很平静,元翔说的对,他的手段足够她在这个城市,甚至这个国家待不下去。

    “夏小姐是聪明人,我元翔的承诺,值得你赌一把。”

    “呵呵。”夏冉轻笑一声,带着几分讥笑几分自嘲,许久点头,“好,毕竟我两年前就赌赢过,我信你。”

    只是这句好,却不是因为元翔刚才的承诺,而是这两年长安的事事顺遂,及曾攀的成功判决。

    元翔虽未曾多言,但她却清楚的很。

    否则就以她一己之力,怎么可能真的翻起那样的大浪。

    这时手机突兀响起,夏冉随意看了眼,直接摁掉,对上元翔平静却深邃的眸光,起身浅浅的道别。

    她同元翔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却总觉得这男人严谨的背后藏着一张忧伤的脸庞,可惜中间横着一个裴玥,他们永远不会成为朋友。

    元翔看着夏冉离开,那女人早没了初见时的窘迫和无所适从,就连威胁都能坦然自若的反问,既不恼怒,也没有太多情绪,不知道是真的不爱崇岸了,还是真的如她改掉的名字,早已不是夏晚晚。

    但毋庸置疑的是,现在的夏冉,真的很耀眼。

    望着那背影许久,元翔才起身,整了整衣襟,全身都散发着职业的冰冷气息。

    与沈崇岸的桀骜冷峻完全不同的高冷,却同样引人瞩目。

    ……

    公寓。

    夏冉在楼下就看到自己房间灯灭着,神经放松下来,上楼直接开门,边开灯边换鞋,哪知道一抬头,就看到沙发上如雕塑一般正襟危坐的男人,登时被吓了一跳,“沈崇岸,你是不是有毛病?”

    “你去哪儿?”没理会夏冉的话,沈崇岸开口便是质问。

    那语气忒像坐等妻子回家的全职丈夫,语气颇为哀怨。

    夏冉在片刻的平复后,随意的扫了眼沈崇岸,“三少不去陪未婚妻,大晚上关灯坐在我家是要扮鬼?”

    “我在问你话,你就那么喜欢布鲁斯,别忘了你答应曜天的事。”沈崇岸才不理会夏冉的戏谑,话题一直盯在夏冉为什么晚归。

    “我确实很喜欢他。”夏冉无视掉男人的不满,煞有介事的说道。

    瞬间,沈崇岸的脸色变得铁青,一张俊颜上尽是浓云密布。

    “你……”

    你了半天,沈崇岸发现自己确实没有资格质问夏冉,努力咽下汹涌的情绪,将话题转到正题上,“两年前,为什么要假死离开燕京?我不信你是为了躲我,你是不是答应了什么人什么条件?”

    夏冉陡然听到沈崇岸转移话题,心中咯噔一声,不得不佩服元翔真是料事如神。

    按下心中翻涌的情绪,“我以为上次我跟你说的很清楚了。”

    “是因为裴玥吗?”沈崇岸根本不在意夏冉回答他什么,步步紧逼。

    夏冉假装一愣,“你知道了什么?”

    “果然是这样,是裴玥当年威逼你离开的燕京,对吗?”沈崇岸见此,陡然脸色再次变幻,心中所想得到印证,只觉胸口发闷,对裴玥充满了失望。

    他真的没想到裴玥会为了一己私利,这样威逼当初的晚晚。

    “威逼?三少说笑了,裴小姐怎么算是威逼?当初我的肾脏回天乏力,只有裴小姐能救我,与其说她威逼我,倒不如说我威逼她。”夏冉仿佛听到什么笑话,随意的耸耸肩,那双长又亮的眸子,镶嵌在一张骨相完美的脸上,即便是一身素衣都有种嚣张跋扈的野蛮美,更遑论她那么明目张胆的说是自己威胁裴玥。

    理直气壮到沈崇岸的心脏微微收缩,明明该生气,可为什么会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你威逼她?”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