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裴玥的危机感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崇岸死死盯着手机,好一会才抬头,目光审视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夏冉不明白沈崇岸为什么突然这般看着自己,很是不自在。

    “你是接受了裴玥的肾脏吗?”沈崇岸对着夏冉不悦的目光,突然发问。

    夏冉被沈崇岸看的很不舒服,再听到他这么问,顿时越发的不爽,以为沈崇岸是为了裴玥在质问自己,心中冷笑一声,又想到自己答应元翔的话,“是又怎样?难不成沈总现在要替裴小姐讨回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听出夏冉的不悦,沈崇岸急急的解释。

    可夏冉却不领情,清冷的说道,“不是最好。”

    “我……”

    “我还要工作。”沈崇岸还想试探的问问夏冉两年前的事,可夏冉却冷冷的打断他,低头专注看设计图。

    沈崇岸望着小女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无奈的起身。

    小曜天在旁边看着爹地吃瘪,非常懂事的举起他的小粉拳,“爹地,加油!”

    沈崇岸深深的闭眼,随即睁开看智障一般扫了眼儿子,然后进了客房回电话给周森。

    就刚才夏冉的反应,他可以肯定那丫头不知道当初的肾源是夏国海,否则即便她是晚晚的次人格,没有太多晚晚的感情,但也应该有一些正常的反应,而不是刚才那种态度。

    显然晚晚不知道真正给自己捐赠心脏的人是谁。

    电话很快拨通,沈崇岸敛着眉,“夏国海的死亡,和那颗肾有关系吗?”

    “是的老板,根据目前的资料来看老夏总处在昏迷状态,就是因为拿走了一颗肾脏才导致的生理机能平衡遭到破坏,遽然离开人世。”周森虽然很为难,却又不得不将真实情况告知老板。

    “我知道了,继续查,我要实质的证据。”沈崇岸森冷的吩咐,有真相似快喷薄而出,却又似抓不住摸不到。

    如果周森所查属实,那么裴玥当初所谓的和晚晚配型成功就是一场戏,还是一场精心设计请君入瓮的大戏。

    就因为裴玥的配型成功,他才安排了晚晚的手术,也因此出了那场意外,导致了晚晚的‘死亡’。

    可裴玥既然安排了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因为他?还是从那时候裴玥就看出他对晚晚的感情,所以才利用捐赠肾脏来挽留他?

    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于是她就制造了巧合。

    想到这些,沈崇岸一张俊脸沉着,全身弥漫着一层薄薄的冷气,取了跟烟点燃,猛吸一口,一时间整个客房都弥漫着浓郁的烟草味。

    这些年,裴玥犹如他心中的白月光,即便是认清楚自己的感情,也不舍得去伤害裴玥,所以婚事一拖再拖,却始终没有完全拒绝,却不想事情早已经远离他能掌控的轨道。

    如果裴玥真的当年欺骗了他,那夏国海的死裴玥就得负一半的责任。

    毕竟当时的情况,如果夏国海真的可以捐赠肾脏,医院也不会束手无策,晚晚也更不会那么绝望。

    至于为什么只有一半,那是因为沈崇岸自私的想,无论如何,晚晚还是被救了。

    虽然救她花掉了夏父康复的机会。

    深呼一口气,沈崇岸吐出白色的烟圈,眼前的情况看似理清楚了,可他总觉得还有什么没有抓住。

    就在沈崇岸弥漫在烟雾中时,手机响起。

    是裴玥。

    看着那曾经无比珍视的名字,沈崇岸心情复杂,许久才接起,“玥儿。”

    “我听他们说你回国了?”裴玥轻声试探的问。

    “嗯。”沈崇岸也知道没什么好隐瞒的,情绪复杂的轻嗯一声。

    以前爱而不得,守着内心的苦,以为因为二哥的死,此生都不会再跟裴玥有机会,所以被算计,阴差阳错的跟晚晚结婚,只当是给爷爷一个交代,给沈家一个交代,从未曾想自己会爱上晚晚。

    更没想到,曾经千方百计得不到的人,却在暗地为了他机关算尽、步步为营。

    这一刻,沈崇岸竟莫名觉得心酸。

    他不怪裴玥,只恨自己。

    就像晚晚说的,他这人犯贱,爱得不得时失去时才懂珍惜。

    可这一次,他终究要让裴玥失望了。

    “既然回来了,怎么不来看看我,我好想你。”隔着电话,裴玥在手机那头轻轻低喃,带着柔柔的缠绵和缱倦,让人忍不住留恋。

    若是以前,沈崇岸怕已经恨不得立马奔赴过去,可此刻他心无波澜,只是淡淡的疏离,“玥儿,我现在有些公事处理,回去……我们谈谈。”

    “崇岸,你是在怪我吗?”即便是隔着手机,裴玥还是敏锐的捕捉到沈崇岸声音里的冷淡,有些小心翼翼的问。

    沈崇岸迟疑好一会,想到晚晚的事,试探的问,“我怪你什么?”

    “怪我配合沈叔叔宣布我们要订婚的消息……”裴玥轻问,语气百转千回,欲语还休中有说不出道不明的委屈。

    沈崇岸深呼吸,“婚事我回去再谈。”

    “崇岸……”

    “嗯?”就在沈崇岸要挂断时,裴玥突然喊住他。

    “没事,我等你回来拍婚纱照。”裴玥尴尬的笑笑,故作轻快的说。

    沈崇岸一愣,那边电话已经挂断。

    嘭!

    就在电话挂断的那一刻,裴玥重重的将手机摔了出去。

    嘭的一声,吓得来巡防的李医生一个激灵,下一刻匆忙将病房门关注,“我的大小姐,谁居然惹你发脾气了?”

    “崇岸在那个女人那里!”没了电话里的温柔善解人意,裴玥近乎发狠的说。

    “哪个女人?”李医生既是裴玥的主治医生,也是裴玥的远方表哥,只是这层关系鲜有人知。

    “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女人,还不清楚她的来历。但能让崇岸扔下我,远赴长安一定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裴玥深呼吸,那张精致苍白的漂亮脸蛋上带着一种危险的阴翳。

    这两年,沈崇岸事业越来越成功,身边从不缺飞蛾扑火的女人,可至今却从来没有一个能近身沈崇岸,可不是没有原因的。

    至于一个想靠孩子笼络住沈崇岸的女人,裴玥目光忽冷,她不介意让对方尝尝什么叫知难而退。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