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不学无术的二世祖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7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等等。”就在周森出去打电话的时候,沈崇岸突然喊住他。

    周森身体一滞,默默的回头,那目光哀怨的,似在问,我又做错了什么?

    “将徐帆带着,我有事要问。”仿佛没看到周森哀怨的神情,沈崇岸继续吩咐。

    周森顿时松了口气,“我立刻去办。”

    一个小时后。

    徐帆才出差回来,还没感受到祖国温暖的怀抱,就被一黑布袋子盖住了脑袋,等他睁开双眼就发现自己在一架私人飞机上。

    虽然是心理医生,可头一次遭人绑架,脸色苍白凝重。

    沈崇岸上机,就对上徐帆震惊的目光,顿时不满的看向周森。

    “老板,人请来了。”周森古井无波的俊脸上写着大大的两个字无辜。

    沈崇岸狠狠瞪了他一眼,“还不扶起徐医生?”

    “是。”一旁的朱周赶忙上前,却被徐帆一手挡开。

    “沈总,这是什么意思?”徐帆虽然没有沈家财大气粗,但到底在燕京乃至全国也颇有名气,如今被‘请’来,自然没什么好态度。

    “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徐医生。”沈崇岸直接靠坐上机椅,周森则非常礼貌的替徐帆拉开位置,仿佛绑架对方的人不是他。

    徐帆冷哼一声坐下,“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沈总,能有什么问题请教我一个小医生。”

    “你敢对我们沈总……”

    “放肆,去帮徐医生倒杯热茶压压惊。”朱周没周森那么内敛,脾气也火爆,刚才被拂了好意,此刻又见他对老板出言不逊,顿时恼火,却被沈崇岸一声呵斥下去,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倒茶。

    沈崇岸见此微微一笑,那俊美如玉的脸庞,顿时如三月桃花,让一旁身为男人的徐帆都是微微一滞,却同时心底一寒,莫名有种危机感。

    是动物遇到危险的一种本能。

    身为心理医生,徐帆比旁人的神经更为敏感。

    “我晚上还有预约,沈总是生意人,也该知道时间宝贵,不如直接说。”徐帆早闻沈家三少貌比潘安,早年做纨绔公子那会便有燕京城第一绝色的美誉,没想到本人竟比杂志上更为震撼,不过让徐帆最为不安的还是沈崇岸身上那股冰寒之气。

    压迫的他浑身不安。

    “好。”既然对方这么说,沈崇岸也不浪费时间,直接亮出夏晚晚的照片,“她是你的病人?”

    徐帆一愣,他是知道夏晚晚和沈崇岸的一些事情,但也只是一些,从夏晚晚假死之后,这两人不是已经毫无关系了吗?

    忽地徐帆想到什么,有些诧异的看向沈崇岸,难道他已经知道了?

    “抱歉,对病人的隐私保密,是一个医生的基本职业道德。”徐帆心中虽然不安,可面上却回答的无懈可击。

    这时飞机已经启动,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飞机冲上高空。

    徐帆这才忙问,“沈总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如果我非要知道呢?”沈崇岸忽略掉徐帆第二个问题,语气带着明显的压迫。

    “沈总这是在为难我。”徐帆抬头,正好对上沈崇岸那双摄魂夺魄的桃花眸,声音微微一滞,陡然觉得整个飞机里的空气都变得稀薄。

    “三万英尺的高空,不知道摔下去会是什么感觉?”沈崇岸嘴角依旧带着若有若无的浅笑,说出的话却让徐帆脊背发凉。

    “沈总你这是绑架是胁迫……”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沈崇岸突然音调一提,冷冷的问,从看到监控视频,又听说晚晚其实两年前就接触过徐帆,这一次回燕京也是为了见徐帆,沈崇岸就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自己的女人,他居然什么都不了解,不知道。

    这种无法掌控的不安,逼得他神经都紧绷起来,像是破土而出的狂暴因子,迫切的想要找到宣泄的出口。

    就在沈崇岸话毕的时候,周森那张腼腆脸很适时的打开了舱门,顿时冷风灌进机舱,刺骨的寒风打在徐帆的身上,让他浑身一个激灵,不可思议的看向对面身长如玉,面如桃花的男人。

    他刚才的话不是恐吓。

    忽地,做了多年心理医生的徐帆仿若看到恶魔,全身战栗不已。

    一个小时后,飞机抵达长安。

    沈崇岸看着手中的资料,脸色阴沉的可怕。

    两年,他第一次知道他的女孩突然性格大变,不是故意冷漠,也不是欲擒故纵,更不是不爱他了,而是在两年前她的精神就出现了状况。

    严重的时候,她甚至混乱的搞不清楚自己是谁,长达十二年的身体精神虐待,在遭到他的强暴和意外怀孕后达到了她所能承受的精神顶峰。

    所以她在那黑暗的地下室创造出了另一个自己。

    夏冉。

    而这个自己,在他给予她希望,最后又剥夺掉她所有的希望后,终于取代了原来的夏晚晚。

    他的丫头。

    沈崇岸面无表情的坐在车里,心情复杂又沉重。

    徐帆最后说,夏冉目前状态看似稳定却不稳定,在曾攀接受惩罚后,她作为夏冉人生的目标结束,开始徘徊在虚拟人格和主人格之间,很有可能再次混乱,严重会出现自残行为。

    不知为何,徐帆说这些话时,沈崇岸不由自主的想到那晚他伙同曜天将晚晚骗到酒店,她膝盖上的伤。

    明明血流不止,她却似乎毫无知觉。

    再想到监控视频里,她掐住自己脖子自言自语的画面。

    沈崇岸心紧紧揪在一起。

    “再加速。”没有哪一刻,沈崇岸比此时更想见到晚晚,迫切的想要抱紧她的丫头,看看她是否完好。

    周森见总裁面无表情,浑身冷肃,不敢废话,继续加速。

    直到车子到了夏晚晚所在的公寓,沈崇岸反而有些怯了。

    尤其想到他答应裴玥结婚,而父亲竟然不经过他同意就突然宣布给媒体。

    那丫头既然已经知道,大概对他更失望了吧?

    沈崇岸自嘲的笑笑。

    周森忍不住提醒,“老板到了。”

    沈崇岸冷冷的瞟了他一眼,似在说,你当老子瞎了看不到?

    周森顿时眼观鼻鼻观心,面瘫的继续坐着,心里却忍不住吐槽,您又是动用私人飞机,又是催着我一路撞红灯,愣是将总共三个小时的行程缩减至一个半,可偏偏到了停在小太太楼下不下车。

    难道是觉得身后追来的十几个交警太辛苦,体谅下他们好跟上您魔鬼的步伐?

    不远处。

    夏冉带着小曜天购物回来,俩人穿着导购推荐的草绿色卫衣母子装,大小版休闲阔腿牛仔裤,就像是春日里最嫩的两朵枝桠,漂亮的清新脱俗引人瞩目。

    此刻小曜天见一辆豪车后面跟着十几个交警,奇怪的问夏冉,“妈咪,警察叔叔为什么都在追那辆车?”

    “肯定是车上的人破坏交通规则,一看就是有钱人家不学无术的二世祖,无教养无礼貌,我们曜天千万不要学他哦。”

    “嗯,妈咪我不学……”说到一半,小曜天就看到妈咪口中不学无术的二世祖下车了,明晃晃的看着他们。

    竟是他亲爹!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