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要出大事了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6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总裁,发生什么事了?”负责这边接待沈崇岸的下属叫朱周,见老板神情巨变,还以为是他做错了什么。

    “无事,亚瑟人呢?”沈崇岸在片刻的震惊之后,敛下如海浪翻涌的情绪,声音幽暗的问。

    “我这就带您去。”朱周赶忙恭敬的向沈崇岸做了个请的姿势。

    沈崇岸点点头,直到上了车,脑海里还翻腾着曜天的那条信息。

    朱周将这边的情况汇报了一遍,发现总裁竟然在走神。

    虽然隶属周森的管辖,但之前多少见过这位总裁,了解他的性格,此刻见平日行事果决,甚至堪称冷血的总裁居然在他汇报工作的时候走神,除了不可思议就是不可思议。

    “总裁,您在听我说吗?”在不敢相信到确定之后,朱周小心翼翼的提醒沈崇岸。

    “哦,你说到哪里了?”沈崇岸终于回神问道。

    朱周赶忙继续,“亚瑟现在服务于一家慈善机构,从两年前那场手术之后就再没有亲自为病人做过移植手术,对方虽然解释说是为了给年轻人机会,但我们打听到亚瑟一直在做心理治疗。”

    “心理治疗?”沈崇岸立马抓到重点。

    “对,我们询问了亚瑟的心理医生,对方虽然对病人的隐私有所保留,但也告诉我们亚瑟的心理疾病跟两年前的手术有关。而亚瑟本身又是基督徒信奉上帝,一定是两年前做了违背上帝的事,才造成严重的心理阴影,以至于无法再拿起手术刀,还要接受心理治疗。”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沈崇岸点头,一双狭长的桃花眸微微眯起,是什么理由,让一个享誉医学界的圣手提不起手术刀,看来有些事真跟他猜测的那般不简单。

    “总裁,到了。”得到老板的肯定,朱周的心情不错,这时正好车子到了地方。

    沈崇岸下车,扫了眼典型的英式圆角顶楼,在朱周的引领下到了亚瑟的办公室。

    与两年前意气风发的亚瑟医生不同,此刻的亚瑟明显比两年前苍老了很多,连后背都有些驼,看起来没精打采,见到沈崇岸的时候非常意外,同时那双浅灰褐色的眼睛闪过一抹愧疚。

    沈崇岸没有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抱歉,沈总我已经对你的人说的很清楚,两年前我真的尽力了。”知道沈崇岸的来因,亚瑟也不含糊,在敛下内疚的情绪后立马赶人。

    “我知道。”沈崇岸非常客气的回答。

    亚瑟一阵意外,他以为沈崇岸是发现了真相,特地来找他麻烦的,没想到对方竟然说他知道,但马上沈崇岸就说了让亚瑟更震惊的话。

    “我这次来英国就是为了专程替晚晚感谢您。”沈崇岸不疾不徐的继续。

    “您……您这是什么意思?”完全出乎亚瑟的预料,让他一时有些不知要如何应对。

    “感谢您用高超的技术救活了我太太。”沈崇岸不理会亚瑟的震撼,继续平静的补充。

    亚瑟被越说越糊涂,“沈总,我不懂您究竟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白晚晚还活着,而且就是您救下来的。您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给您看她的照片。”说着沈崇岸打开阿乐发给他的晚晚的照片。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活着,那肾源根本用不了,不可能……”看到晚晚清晰的照片,最后目光落在照片的日期上,亚瑟忽然疯了一般推开沈崇岸的手,疯狂的大吼。

    沈崇岸眸子一愣,肾源用不了?

    “亚瑟医生,您是不是记错了?”在刹那的怔忡后,沈崇岸趁热追击。

    可那亚瑟却一直摇着头,嘴里不停嘀咕,“不可能,怎么可能?全能的主,创造天地的主,请惩罚您的信徒,我不该接受魔鬼的引导,犯下流血的罪过……”

    “总裁,现在怎么办?这家伙每次一祷告就开始没玩没了。”朱周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亚瑟这般,有些头痛的说。

    “我们走。”沈崇岸深深的望了眼亚瑟,冷声吩咐。

    “可是这什么都没问呢?”朱周疑惑,难不成总裁要白走一趟。

    沈崇岸却淡淡的回答,“该问的已经问了。”

    “什么?”朱周呆住,都问完了?

    沈崇岸没吱声,朝着外面走去。

    根本用不了的肾,不可能活的晚晚,魔鬼的引导,犯下流血的罪过,亚瑟什么都没说,又什么都说清楚了。

    一上车,沈崇岸便吩咐,“马上订最早回国的班机。”

    他心里还惦记着曜天的那条消息。

    “是,总裁。”朱周立马去安排。

    沈崇岸则拨通了周森的电话,“我要知道两年前帮裴玥做配型的医生是哪位。”

    “您是说为裴小姐主治的李医生吗?”周森不明白老板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说裴玥现在的主治医生就是当年为她做配型,结果和晚晚肾源配型成功的医生?”沈崇岸努力压住自己震撼的情绪,尽可能平静的问。

    “是的,您有什么问题吗?”

    “帮我查查他的来历。”沈崇岸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心情来吩咐周森做这些事的,只觉得浑身发冷。

    有些事情他想都不敢想,可却不得不去想。

    如果两年前裴玥就在肾源上做了手脚,那么晚晚换肾岂不是必死无疑?

    基督徒犯了杀人流血的罪死后是无法进入天国的,按照亚瑟的表现,他当年给晚晚换的肾脏的确有问题,人也不可能活,他又是虔诚的基督徒,那场手术明显成了他的心病,导致最后无法提起手术刀。

    如果按照晚晚已经死去,这些推断是合理的。

    但问题就在,晚晚活着。

    所以这些看似合乎逻辑的推断又全部就被推翻了。

    沈崇岸不想怀疑裴玥,可亚瑟那近乎癫狂的只言片语还是在他心底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而亚瑟口中那个魔鬼是谁?

    最初他不过是想弄清楚事实,想知道晚晚是怎么在他的眼皮底下瞒天过海的,是谁在帮她,却没想到事情比他想象的更为复杂。

    以至于想到晚晚重遇他时那晦涩的目光就心揪的紧。

    如果他的猜测是真的,晚晚当初是怎么活下来的?又对他是如何的寒心……

    想到这一切,沈崇岸死死的握紧拳头,连周森后面的话都没听到,啪的挂断手机吩咐司机,“再加速。”

    嘟嘟嘟……

    周森握着已经挂断的手机,听着嘟嘟的响声,看着网上硕大的标题哀呼一声,“老板,这次真的要出大事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