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妈咪,你怎么哭了?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曜天,你妈咪腿受伤了,自己走路。”夏冉抱着粉雕玉琢的儿子爱不释手,连出卧室都抱在怀里,一直站在旁边斜睨了儿子一眼,沉声提醒。

    小曜天顿时挣扎的让夏冉放下自己,紧张的看向妈妈的腿,“妈咪,你的腿怎么受伤了?曜天宝贝帮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宝宝别担心,妈咪不疼。”夏冉蹲下来,揉了揉儿子软软的头发,轻声安抚,末了冷睨了沈崇岸一眼,似在怪男人废话太多。

    沈崇岸闷着没吱声,这时酒店已经按照沈崇岸的吩咐送来早餐。

    曜天的注意力被分散,拉着夏冉去餐桌,沈崇岸很自然的坐在有他们对面。

    “妈咪你喜欢吃什么?”沈崇岸也是在多年后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晚晚喜欢吃什么,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这丫头一直拼命的节食,鲜少有自己的喜好,所以让酒店准备了六样早点,只是还不等他开口,儿子已经开始献殷勤。

    沈崇岸睨了眼儿子,眼神里的警告意味很浓,可惜无论是沈曜天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夏冉身上,而夏冉所有的心思都在儿子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对面男人不断变化的小情绪。

    眼神攻击无效,沈崇岸心情更加郁闷,忍不住发声,“曜天,让你妈咪自己选。”

    “噢。”小曜天听此,委委屈屈的噢了一声,小表情似乎在说,我什么都想给妈咪尝尝。

    夏冉则恨不得将眼前堆的吃的都喂给曜天,从重遇开始,她内心的愧疚感就不曾消失过。

    每一分每一秒都想要补偿儿子。

    沈崇岸见自己的话根本没用,眼底闪过一抹落寞,这丫头果然不在意自己了。

    吃完早餐,周森鬼魅般的进来在沈崇岸耳旁嘀咕了一阵,男人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抬头看向夏冉,“晚晚,我有事要回趟燕京,这两天曜天就交给你了。”

    “嗯?”夏冉疑惑的嗯了一声,这男人就不怕自己把曜天拐跑。

    “如果你真心疼爱曜天,就不会让他在成长中失去父亲的陪伴。”仿佛看穿夏冉的想法,沈崇岸淡淡的回了一句。

    夏冉默,其实就在沈崇岸才说出将曜天放在她这里两天的时候,她脑袋第一时间就冒出将曜天拐走,跑到天涯海角的想法。

    但下一刻就被她自己否定,虽然这两年她不在沈氏,可却在她长安的分公司泰盈,沈氏的发展她非常了解。

    沈崇岸早已经不是两年前那个还羽翼未丰顾念情分的沈三少,如今的沈氏已经成了国内顶级的房地产公司之一,并将MC完全纳入其中,开始涉猎建材、娱乐、服务等行业。更有跨国发展的趋势,沈崇岸更成了商界最难打交道的男人。

    两年她可以在元翔的帮助下瞒天过海,可两年后带着一只小包子逃跑,夏冉完全可以预知自己的下场是什么。

    “我知道怎么做。”夏冉对上沈崇岸审视的目光,淡淡的回答。

    不比两个大人之间的风起云涌,小曜天得知自己可以和妈咪待在长安,开心的手舞足蹈,连连亲了夏冉三口。

    沈崇岸见此,那好看到无敌的俊脸有种无法叙说的哀怨,仿佛在控诉儿子白眼狼。

    周森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对自家BOSS深表同情。

    临走沈崇岸将小曜天的一些喜好和日常习惯一一说给夏冉,小到沈曜天不吃香菜,大到孩子有轻微的精神障碍。

    夏冉听着听着眉头就颦的厉害,“你说曜天有精神障碍?”

    “嗯,目前成因不确定,间歇性发作。”沈崇岸沉吟之后回答,这也是为什么这两年他即使再忙也会陪着曜天,不过小家伙目前情况还算稳定。

    可为了谨慎期间,沈崇岸还是叮嘱夏冉。

    “成因不确定,间歇性发作?”夏冉轻声重复着沈崇岸的话,再抬头赫然已经泪流满面。

    沈崇岸以为女人是自责和心疼孩子,眉头轻蹙,“你放心,史蒂夫一直在帮曜天做心里疏导,目前情况稳定。”

    “嗯。”夏冉木木的点头,根本没将沈崇岸的话听进去。

    什么成因不明,成因太明确了,曜天的精神障碍就是遗传。

    遗传的她这个母亲。

    这两年的心理治疗,夏冉对精神障碍的了解可谓相当透彻。

    而从重重迹象来看,她在怀曜天的时候其实已经发病,那么遗传给曜天的几率有多大,她怎么会不清楚。

    “晚晚……”沈崇岸原本只是为了提醒夏冉这两年的缺失,却没想到自己的话会给她造成这么大的困扰,尤其看着那张冷漠傲然的小脸一片苍白,轻唤一声晚晚,却见夏冉下意识的退后,带着一种强烈的抵制情绪。

    沈崇岸心一痛,这时周森在他耳旁轻声提醒,“老板该出发了。”

    “阿乐这两天会留下来照顾你们。”沈崇岸这才恢复理智,对着阿乐吩咐。同时还不忘叮嘱儿子要听妈妈的话,然后深深望了眼夏冉才转身离开。

    没了霸道父亲的控制,小曜天彻底解放,撒这欢儿在夏冉面前晃,可很快就发现妈咪不对劲,踮起小脑袋望着夏冉,“妈咪,你怎么哭了,是曜天不乖吗?”

    “怎么会?曜天是世界上最乖最棒的孩子!”如果之前夏冉还曾幻想带着儿子独自生活,从沈崇岸的手中抢回抚养权。

    这一刻她意识到根本不可能。

    且不是沈崇岸所说的那几个凭什么,就光她自己的精神问题就不够资格去抚养曜天。

    也是在这一刻她才真正发现曜天的异常,无论是在机场相遇,还是昨天一起玩耍,曜天除了对她,对旁人都是一副完全漠视的态度。

    最初的时候她以为只是孩子个性比较酷,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儿童精神障碍有很多种,婴儿痴呆,儿童精神分裂症,婴儿孤独症,以及其他重重。

    就目前来看,曜天智商没有问题,反而超过普通孩子,所以不会是痴呆,那最大的可能就是精神分裂和孤独症。

    尤其是孤独症。

    曜天不愿意上幼稚园,也许并不是什么妞妞的问题,而是他自己潜意识抗拒。

    甚至对她这个母亲过分的热情,其实也是心灵的惧怕,刻意的讨好,企图将她留在身边。

    内心汹涌,低头对上那种紧张到绷紧的小脸,夏冉伸手将儿子紧紧抱在怀里,眼眶发红,

    为什么这些伤痛不能她一个人来承受?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