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男人的嫉妒也很可怕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9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唔……”

    夏冉怒问,下一刻男人的唇却覆了上来,混合着红酒的烟草味,这带着致命的诱惑。

    整个昏暗的房间,忽地就暧昧起来。

    夏冉在片刻的怔愣后,反应过来。

    啪!

    一巴掌结结实实的甩在男人漂亮的脸上,那尾戒上的棱角划过男人的唇,划出一道血口子。

    砰。

    这时客厅的灯遽然打开,沈崇岸将夏冉抵在门背上,一双让无数女人为之疯狂的桃花眼微微眯起,随即舔了舔那唇上的血,樱色的舌尖,鲜红的血,再配上男人的盛世美颜,那画面带着致命的诱惑。

    可惜夏冉却丝毫没有被这画面蛊惑,只是冷漠的看着眼前魅惑十足的男人。

    这些几年,沈崇岸除了在裴玥身上栽过跟头,对女人可谓说战无不胜,且不说他只往那里一站,就有女人前赴后继,更别提他主动出击。

    却没想到夏冉不带没有顺从,还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此刻更是看傻子一般看着他,那种无力感让沈崇岸恼怒。

    眼前这丫头,真的不爱他了?

    “可以放我走了吗?”见男人再迟迟没有动作,夏冉平静的问。

    沈崇岸没动,只是目光依旧盯着夏冉,直到夏冉眉头皱起,他才突然转身走进卧室,不一会又出来,看着一脸疑惑的夏冉生硬的说道,“如果你不想腿明天发炎就乖乖坐到那边。”

    夏冉再次凝眉看向自己的膝盖,牛仔裤被染了成了血色,脏污不堪,她一路担心小曜天都没注意到,也没感觉到疼。

    “还愣着干什么!”见女人还不动,沈崇岸的语调越发不爽。

    夏冉刚被威胁都没什么感觉,反倒是男人突然要给她包扎伤口,有些不适,沉默了一会走过去,“我自己来。”

    “坐好。”她才说完,就听到男人霸道的命令。

    两年不见,眼前男人多了一份肃穆严峻,是岁月给他凿刻的痕迹,目光也没了两年前的飘忽的忧郁,深邃又果决,带着上位后的凌厉霸道,不容置喙。

    夏冉不知道她不在的这两年沈崇岸都经历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妖孽少爷,已经彻彻底底的蜕变。

    咔嚓……

    嘶!

    就在夏冉注视着沈崇岸,思绪万分的时候,突然听到咔嚓一声,接着是布料被撕碎的声音。

    夏冉腿上一凉,有片刻的慌乱,但下一刻就疼的低呼一声,不爽的低咒,“你轻点,不行我自己来。”

    “闭嘴,现在知道疼了。”沈崇岸阴沉着一张俊脸帮夏冉清理伤口,那伤口比他想象的还深,怪不得会将裤腿染红那么一大片。

    夏冉抿着唇,强忍着痛,知道这会犟不过这男人,也不再多争辩。

    沈崇岸一言不发,可动作却不由主的温柔下来,薄唇抿着,那张无比帅气的脸庞此刻格外专注认真。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何况是本来就帅的人神共愤的沈崇岸。

    有那么一刻,夏冉恍惚起来,想到初遇的种种,和最初这个男人给予她的无限希望和憧憬。

    曾经那个夏晚晚是渴望和眼前这个男人相守一生的。

    只是那时候她爱的太卑微,连许愿都不敢贪心,可惜即便是那样,上天也不曾宽厚她,给予她这份愿望一个善终。

    直到她病入膏肓,给了最致命一击。

    呵呵……

    不由自主的轻笑一声,引来男人的注意,“还疼?”

    “没有。”夏冉反应过来,轻声否认,目光却落到沈崇岸刚才被她扇了一巴掌的脸上,才一会功夫就肿了起来,那划破的唇角也肿的厉害,平白让那张俊脸看起来有些诡异。

    夏冉默默低下头,不再去看,只觉得男人的动作格外细致温柔,如果换做另一个自己,怕早已经把持不住,心砰砰跳了。

    可惜她不是那个夏晚晚。

    “可以了。”处理完伤口,沈崇岸终于抬头,正好对上夏冉潋滟的眸子,微怔了下说道。

    “噢。”夏冉噢了一声,直接起身,将一屋子的暧昧打破。

    “嗯。”沈崇岸嗯了一声,收起医药箱,见夏冉还有要离开的意思,眉头蹙的很厉害,脸色冷的可怕。

    夏冉终于开口解释,“我去旁边再订个房间。”

    有沈崇岸的房间,她住着不自在。

    “你陪曜天睡,我去隔壁。”沈崇岸盯着夏冉的眼睛足足有一分钟,才用低到近乎阴沉的声音说。

    夏冉很识趣的侧了侧身子,便见男人沉闷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嘭!

    门被带上,夏冉才稍稍松了口气,虽然她已经找不回曾经爱这个男人的感觉,可在那样高度的威压下,还是差点投降。

    好在最后离开的是他。

    房间没了沈崇岸,连空气都舒缓了很多,夏冉不敢触碰伤口,所以只简单的擦拭了下身体便重新回到小曜天的床上,小心翼翼的将小家伙拥到自己怀里。

    闻着那浅浅的奶香,夏冉的心安了好多,终于将那个男人萦绕在她身上的气息冲淡,渐渐进入梦想。

    翌日。

    夏冉还没醒来,就感觉到身上有个东西爬来爬去,忍不住用手挥了挥,结果就听到咚的一声。

    一个激灵瞬间坐了起来,然后就看到被她甩到地上的小家伙,泪眼汪汪的看着她,似在控诉她的罪过。

    夏冉连忙抱起儿子,“曜天,你摔到哪儿了?疼不疼,都是妈妈不好……”

    “妈咪,曜天不疼,妈咪不怕!”见妈咪这么紧张自己,小曜天瞬间破涕为笑,仰着小脸看着妈咪格外认真的说。

    夏冉的心倏地就被萌酥了,怎么办?她真的要放不下这小东西了。

    “来,让妈妈抱抱。”夏冉再也忍不住,张开双臂抱起小曜天。

    小家伙被抱进怀里,一脸的满足,大眼睛弯成月牙状,甜死人不要命。

    夏冉真想呜嗷一声,咬她家包子一口。

    她怎么会生出这么可爱的宝宝。

    等沈崇岸进来就见夏冉穿着睡衣捧着自家儿子一亲一口,满脸的幸福模样,与昨晚跟他对持的冷酷判若两人。

    从小在优渥的环境中长大,又得老天垂爱天生好皮囊,执掌沈氏五年,沈崇岸自认从未嫉妒过任何人,可这会却对自己两岁零九个月的儿子生出一股浓浓的妒忌。

    暗暗下决心,他迟早把这小东西送到幼稚园,嗯,妞妞那个班。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