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做人不要太贱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冉没跟小孩子相处过,可看着小曜天脸颊上未干的泪痕,只觉得心揪痛。

    从未有过的悔恨,让夏冉的内心充满愧疚。

    她想象不来,在她缺失的这两年多时光,这柔软的小生物是如何长到这般大的。

    无论如何,她都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可小孩子最是不记仇,上一刻还控诉她不要自己,这会听她答应不离开,一下子就开心起来,恨不得一直将自己埋在她怀里。

    夏冉捧着那小脸看不够,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温柔,是一个女人最本能的母性。

    就在她以为自己断情绝爱后的两年。

    小家伙一直缠着夏冉,给她讲楼下那老缠着他的妞妞,太爷爷养的那只猫,还告了不少沈崇岸的状,但最最重要的是一遍一遍确认妈妈不会再离开他。

    夏冉不停的点头,再三保证小家伙才放心,最后抱着她的胳膊沉沉睡去。

    看着那稚嫩的小脸,夏冉在这一刻突然明白什么叫软肋。

    周森和阿乐早就撤走,沈崇岸一直站在门口,看着母子两个,心中亦是滋味难辨。

    许久才出了房间,站到了客厅的阳台上点了支烟。

    直到深夜,胳膊发麻的夏冉才轻轻挪开小曜天的手臂,从床上走了下来。

    “怎么?又打算逃走?”客厅灯已经暗了,就在夏冉以为沈崇岸已经睡下,可刚走到客厅,就听到一声讥诮的男声,里面还有浓浓的失望。

    夏冉脚步一滞,扭头就看到窗台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窗外灯光的映衬下,只能看到身形,却看不清楚面容。

    但她可以想象,此刻男人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

    “不会。”夏冉沉吟之后,轻声回答。

    上一次她离开,既是迫不得已,也是命运使然。

    而这一次,她心中有了牵绊,又哪里能走得了。

    但好像留下,也不太合适。

    夏冉的话让沈崇岸绷紧的神经一松,哪知道这时夏冉却再次出声,“我会尽可能的争取到曜天的抚养权,你放心我不会带他走的太远,也会让你时常见他。”

    今天听了曜天的话,夏冉没办法放任小家伙跟沈崇岸在一起,尤其他身边还有一个裴玥,但也不想孩子在没有父亲的环境里长大,思来想去,她觉得目前这个提议最可行。

    但想让沈崇岸答应,恐怕也不容易。

    果然夏冉这话才说完,沈崇岸身上的气场就变了,连房间里的气流都好像冷了几度,“你刚才说什么?”

    “我以为我已经说的很清楚。”夏冉就知道会是这样。

    “是吗?我以为两年不见,我的晚晚学会了讲笑话。”沈崇岸将我的晚晚四个字咬的尤其重。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笑话。”刻意忽略掉沈崇岸的语气,夏冉平静的回答。

    “那你哪什么跟我争曜天的抚养权?一个假身份,还是你这两年混乱不堪的情史!或者是你两年前轻易放弃的母子情?”沈崇岸彻底被夏冉的态度激怒,那薄唇在夜色的掩护下,说着的话刻薄又恶毒。

    夏冉身体微颤,死死的盯着黑暗中那个模糊的轮廓,许久才缓缓开口,“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更想知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夏晚晚,你离开我你就过的那么开心?以至于两年后还要多躲着我。”一想到这该死的女人竟然为了躲避他,假死了两年,沈崇岸就觉得气血翻腾,恨不得上去掐住她的喉咙,可最后却是一动不动的问。

    夏冉黯然,两年前离开,与其说为了躲避沈崇岸离开,倒不如说是不得已为之,哪种情况下,她不离开,恐怕早已经真的长埋地下。

    谁能想到,那个被沈崇岸视为女神的玥儿,在完美无暇的柔弱外表下有那样深沉狠辣的心思。

    裴玥的肾脏跟她根本没有匹配成功,那晚给她移植的肾脏也不是裴玥的,只不过安排这一切的元翔还算有良心,最后并没有给她换那个从死人身上买来的无用肾脏,而是给她找的了真正可以救命的肾源。

    但也同时要求她必须假死,彻底从燕京消失,从沈崇岸和裴玥的世界消失。

    当年沈崇岸之所以被蒙骗,大概是因为想不到自己最好的朋友操纵了这一切。

    呵呵。

    想到这些,夏冉唇角勾起一抹讥诮,在这个故事里,她从来都是无关紧要的配角,任由别人操纵着命运。

    沈崇岸站在逆光夏冉看不清他的脸,他却可以隐隐看清夏冉的表情,见自己说完后,夏冉久久不回话,反而露出讥笑的神情,就知道自己果然没猜错,夏冉当年假死,真的是为了躲避他。

    那种难以描述的心痛,有刹那几乎让他冲上去问为什么,但很快想到自己当年的所做作为,顿时泄了气,他有什么资格质问晚晚。

    当初要娶她的人是自己,为了裴玥要离婚的也是他自己,如今晚晚这样对他,他不该早料到?

    “我不管你两年前为什么离开,但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再逃,这也是你对曜天的承诺。”等不到夏冉说话,沈崇岸再次发声,却是带着浓浓的势在必得。

    他前半生,一直活在懊恼和遗憾,这一次他再也不想重蹈覆辙。

    “呵呵,沈崇岸你说这些话不觉得可笑吗?不让我逃,我何时逃过?别忘了,你还有一个裴玥,当初我们在一起时,你心心念念着她,如今跟她在一起又想霸占我,做人别这么贱好吗?”夏冉在片刻的失魂后,很快理智回笼,随即嘲讽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有些人啊,一辈子都在得而不惜,失而追悔中度过,却从不珍惜眼前人。

    而沈崇岸恰恰就是这种人!

    “晚晚,不是这样……”

    “不是这样是哪样?沈崇岸,我和你已经是过去式,我不会因为曜天委屈自己,更不会任由别人来欺负曜天,抚养权我一定会拿回来!”说完夏冉再不愿意跟沈崇岸纠缠下去,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站住!谁允许你走了?”就在夏冉早已经适应黑暗开门的那一瞬间,沈崇岸突然如猎豹一般上前,一把将她拽进自己的怀里。

    夏冉身体腾空,惊怒的看向男人,“你想干什么?”

    ……

    双囍:反反复复的修改,总觉不好,陷入一种无尽的自我怀疑中……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