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墓地没有妈妈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2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冉到机场的时候刚好赶上飞机,飞机轰隆隆的起飞,她下意识的看向机窗外,思绪复杂。

    当初只是陪着沈崇岸出差去长安,却没想到有一天会在长安定居。

    更没想到有一天她再回来竟会对燕京,这座城市有了浅浅的依恋。

    没见到曜天,成了她最大的遗憾。

    两个小时的飞行,很快回到长安。

    Bruce在机场接她。

    两年前夏冉虽然否认了自己是夏晚晚的事实,可Bruce却没有放弃。直到今年夏冉达成夙愿,成功将曾攀送进监狱,开始准备跳槽,才跟Bruce又有了交集。

    而这位英国绅士两年热情不减,听说夏冉是晚班机,自动请缨来接机。

    夏冉拒绝无效,便也乐得接受。

    两年前,夏晚晚为沈崇岸受尽情殇,这两年她又为了另一个‘夏冉’,和曾攀谈了一场勾心斗角的三角恋。

    如今终于有空为自己考虑,Bruce是个不错的人选。

    她愿意给Bruce一次机会。

    “夏,我订了你喜欢的餐厅,还有些事想跟你谈。”上了车,Bruce谦和有礼的说道,那张英国式的立体五官,再加上湛蓝色的眸子,很容易给人一种非常真挚的感觉。

    夏冉点了点头,Bruce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开心,车速也加快了。

    到了餐厅,点完餐,Bruce紧张的看向夏冉,“夏,我知道你曾经受过伤感,不信任感情,但是我保证,我可以给你幸福,如今你在长安的工作已经到了瓶颈期,跟我去英国吧,我可以推荐你去最好的设计学院深造,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工作。”

    Bruce这话说的突然,夏冉颦了颦眉,去英国深造吗?

    这可是每一个设计师的梦想,可一天前Bruce若提出这个邀请,她可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但现在……

    想到自己未曾蒙面已经两岁九个月的儿子,她一直坚硬的心忽地有些茫然。

    “夏,曾的事情对你的影响不小,虽然泰盈那边一直有压制消息,但还是有媒体嗅到,已经做了报道,如果万一,我是说万一他看到了,说不定会找到你……”Bruce还记得两年前,他不过是邀请夏去参加他的一个设计展,就被那个当时是她丈夫的男人敌对。

    如果他看到新闻知道夏还活着,一定不会罢休。

    Bruce的话让夏冉皱了皱眉,她之前也不是没想过这件事,可考虑到泰盈对这件事的保密性,绝对不可能上报到燕京总部,而且她也打算近期离职,便没放在心上,可被Bruce这么一提醒,似乎真需要谨慎些。

    不过和Bruce在一起去英国的事,夏冉迟疑了下,“Bruce,给我一个月时间,让我想一想吧。”

    “真的吗?”以往他的表白都被直接拒绝,虽然之前也有考虑,可夏从来没给过他准确的时间,但这次不一样,她说给她一个月。

    那就是说他终于有希望了?

    Bruce湛蓝的眸子闪耀着星光,可夏冉莫名的却想到另一双深褐色的桃花眸,随即颦眉,低头抿了口红酒。

    可即便夏冉再没有说话,Bruce仍然很开心。

    夏冉见此淡淡的轻笑,却看不出心底的想法。

    等回到她的公寓已经凌晨一点,打开手机就看到两个未读消息。

    一个是机场宝宝的,一个是元翔的。

    夏冉先打开小家伙的信息,上面赤裸裸的写到,小宝想漂亮阿姨,漂亮阿姨你喜欢小宝吗?小宝什么时候可以去看漂亮阿姨?

    最后还发了一堆萌宠的表情,夏冉看着失笑,顺手将号码备注成机场无敌小萌宝,接着回复,“阿姨喜欢小宝,不过回长安了,以后有机会一定回去看小宝。”

    只是回复完,夏冉看着一定会回去看小宝那句,心底暗暗的叹息,这个一定怕是不一定了。

    合起小宝的信息,夏冉才看元翔的,与之前孩子的画风不同,上面机械的问道,“你回了燕京?”

    夏冉皱眉,两年过去元翔竟然还关注着她的行踪,脸色沉了沉没有理会。

    ……

    燕京。

    沈崇岸忙完工作已经一点多。

    这两年沈崇岸一刻都不曾停歇的在工作。

    当初他虽然面不改色的给了沈政君和沈崇明一家38个亿,可实际上并没有那么轻松,那个数目几乎拿走了MC建材经营多年的全部资金,为了弥补这些,沈崇岸除了一边照顾小曜天就是夜以继日的工作。

    好在近一年,沈氏和MC在不断的重组和合作中,终于再次立足市场,甚至比曾经更为强大,市值也翻了好几倍。

    深呼一口气,沈崇岸起身悄无声息的来到儿子的房间。

    结果一进去就看到曜天人睡着了,但怀里还抱着他的私人手机,几不可见的蹙了下眉,从儿子怀里抽出手机,结果还没拿稳,手机就振动了一下。

    是备注上蓝精灵的消息。

    沈崇岸赶忙握紧手机,将手机调到静音,生怕将儿子吵醒。

    好在小曜天一向睡眠很好,依旧睡的很沉。

    沈崇岸替他捏好被子,又悄无声息的出了婴儿房。

    握着手机毫不犹豫的点开消息,虽然他很想尊重儿子的隐私,可考虑到那些图谋不轨的女人,沈崇岸还是不客气的看了。

    只是看完,眉头不由皱了皱,那女警是长安人?还有她说一定会来看曜天?

    沈崇岸神色复杂的合上手机,目前还看不出对方的目的,但那女人如果真是想利用儿子接近他,他不会让对方得逞。

    那锐利的眸子陡然一冷,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睡了不到五个小时,沈崇岸便起床洗漱为小曜天做早餐。

    这两年为了让孩子感觉到他这个父亲的温暖,沈崇岸基本在家都会给儿子做早餐,而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早早的喂了小曜天,沈崇岸牵起儿子的手,“曜天,一会陪爸爸去看妈妈。”

    “不要,我不要去,妈妈才没有住在墓地那种冰冰冷冷的地方,那里也没有妈妈。”小曜天想都不想的拒绝,他昨晚做梦蓝精灵说一定会帮他找到妈妈,所以他才不要去墓地看妈妈。

    沈崇岸见此叹了口气,也不强求。

    去年他带小家伙去祭拜晚晚,没想到曜天在知道墓地是埋死人尸骨的地方后,就怎么也不进去,他一直相信家里那本童话书上的故事,说蓝精灵会帮他找到妈妈。

    只是这里不是童话世界,没有蓝精灵,更不会有起死回生的奇迹。

    沈崇岸眸光黯然,不知不觉晚晚竟已离开两年。

    在那边,她过的可还好?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