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又是清明时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2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上午天气还好,下午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夏冉坐在出租车上,看着外面渐渐暗下来雾蒙蒙的天空,心情也仿佛笼罩了一层厚厚的湿气,叫人烦躁。

    车子路过十字路口时,还能看到不少人在雨中烧纸,难免眉头又皱了皱。

    “美女还不知道吧,明个就是清明节,所以今晚烧纸的人特别多。”一旁的快车司机见客人脸色不好,忙解释。

    夏冉点头,她怎么会不记得清明呢,那可是她的忌日。

    忽地忍不住勾唇,她都没注意自己竟选了这样的一个日子来沈家。

    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运气碰到曜天。

    敛了敛眸,夏冉闭眸,不再给司机搭讪的机会。

    车子很快就进了鼎盛别墅区,夏冉让司机将车子停在沈宅附近。

    看着不远处的宅子,那记忆中已经浅淡的小小人儿浮出脑海,她离开前就有一阵子没见过沈曜天,记忆中还只是个没长开的小东西。

    不知现在是不是跟小宝一样,成了伶俐漂亮的小家伙。

    就在夏冉暗暗猜测时,一辆还算熟悉的车子停在了沈宅外,接着一个曾经让夏晚晚刻骨铭心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夏冉有片刻的怔愣。

    两人距离不算远,但因为隔着一层雾水,就好似隔在两个不同的世界,看的清楚身影,却看不清面容。

    就在夏冉想要去仔细辨认那张好看的俊颜时,一个倩丽的身影快速朝着沈崇岸扑去,扑进了男人的怀里。

    夏冉虽然没看清楚那脸,可那身影她却认识,是裴玥。

    原来他们已经结婚了。

    这个认知在夏冉心底浮出一抹淡淡的难以言明的情绪,但也仅仅如此。

    只是心中对小曜天的担心越发深了。

    受够继母的虐待,再加上对裴玥另一面的了解,让夏冉很不放心,以前她可以尽管置身事外,将自己当成局外人。

    可这次催眠的治疗,让她想起自己怀胎十月的场景,那些个绝望又孤独的夜晚,她便是靠着那小小的生命支撑到最后。

    想到这些,夏冉自以为已经彻底冷硬的心,竟不受控的软了下来。

    扫过沈宅门口相拥的恋人,目光看向沈宅,一直盯着里面,却始终不见那小小的人影。

    两岁零九个月,应该会说会跑了吧,不知道像她多一点还是像沈崇岸多一点?

    “美女,你不进去吗?”司机等了半天不见夏冉下车,奇怪的问道。

    “等人,继续打表。”夏冉淡淡的回了句,目光还看着沈宅的方向。

    司机奇怪的嘟哝一句,但也没再做声。

    只是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仍不见小曜天出来过,而天已经彻底黑了。

    心底闪过一抹失望,几不可见的叹了口气,吩咐司机开车。

    哪知道车子开到之前的十字路口,却因为路滑几辆车子连续相撞被堵在了路口。

    而就在夏冉离开没一会,沈崇岸载着裴玥也到了堵车的地点。

    裴玥秀脸沉着,从夏晚晚去世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年,可沈崇岸娶她的意愿越来越淡。

    这次她多方暗示,沈崇岸才将婚事提上日程,可被沈曜天这么一闹,再次搁置下来。

    可她能等,裴家却等不了。

    两年前她回到燕京,就是为了嫁给沈崇岸,如今沈氏的掌门人,好为裴家谋的最大的利益,好改变她在裴家的处境和地位。

    如今婚事一拖再拖,裴玥再没有了最初的志在必得,反而有些无法按捺的躁动,对夏晚晚留下的那个小祸害也越发不耐。

    神情郁郁的裴玥,见沈崇岸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情绪,侧头看向窗外,便见一个熟悉且如何都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身影站在距离他们车子不到一米的地方,而就在那身影的背后,还有人烧纸用的火盆,火还没灭,那身影却在烟雾缭绕中无比的清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裴玥不受控的轻颤,下意识的指着那身影,嘴里低喃着不可能。

    沈崇岸听到裴玥的声音,扭头就看到脸色苍白如纸的裴玥,担心的问,“玥儿,你怎么了?”

    “她……她来找我了……”就在沈崇岸问话时,那身影突然转身,正好对上了裴玥的目光,将裴玥吓得身体后退直接撞在沈崇岸的怀里,连对方说什么都没听到,只是嘴里低喃着什么。

    还是第一次见到裴玥如此失态的模样,沈崇岸稳住她的身体,“玥儿,谁来找你了?”

    “啊?没有……”裴玥吓得近乎失魂落魄,正要说夏晚晚,但话到口边理智回笼,轻啊一声,忙摇头,接着补充,“我是说那车祸的家属找过来了……”

    “噢。”沈崇岸奇怪的噢了一声,低头看向车窗外,便见车外雾蒙蒙一片,一个纤细的身影正好坐进车里,还想说什么,前面车子终于动了,以为是裴玥听说车祸有些受刺激,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别乱想,刚才接到消息,车祸没有重大伤亡。”

    “嗯,那就好。”裴玥的情绪仍旧不高,木木的回了句,脑海里却仍旧是夏晚晚变美后那张漂亮的脸,隔着烟雾仍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她不是已经死了吗?难不成死了还要来找她?

    “对了,明天是晚晚的忌日,我就不陪你吃饭了。”就在裴玥心神不宁时,沈崇岸突然说道。

    裴玥一惊,脸色更苍白,几乎是颤着声问,“你说明天是夏晚晚的忌日?”

    “嗯,也是清明节。”沈崇岸神思游离,没注意到裴玥异常的反应。

    听到这话,裴玥的心又咯噔一下,她虽然是无神论,可毕竟生活在裴家那种传统的大家族,多少有些封建意识,知道清明节的不少故事。

    再加上夏晚晚的忌日也在清明节,而她刚好又恰恰看到了夏晚晚,这会是巧合吗?

    还只是她眼花了?

    裴玥全身神经紧绷,下意识的望了眼窗外,却什么都没有。

    难道真的是她的幻觉,可那也太真实了!

    还是她不甘心找回来了……

    无数个想法在裴玥的脑海里翻腾,让她都没心思继续缠着沈崇岸,一到蔷薇花园便跟沈崇岸告别,一溜烟的上了楼,缩进被窝,警惕的看着房间里,生怕一个不留神就有奇怪的东西冒出来。

    沈崇岸觉得裴玥今晚有些古怪,可因为明天是晚晚的两周年忌日,便没了心思想其他,车子开回南山公寓时,见一辆车子从他旁边经过,副驾驶里那张侧脸真是像极了晚晚,但他想再去看,却已经没了影踪。

    忍不住自嘲的笑笑,难不成因为明天是晚晚的忌日,他太想念她,竟不断出现幻觉?

    哎……

    叹了口气沈崇岸加速,而刚才那辆车子则朝着机场开去。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