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阴暗的记忆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带着心中浅浅的失落,夏冉去了徐帆的办公室。

    这算是严格意义上两人第一次真正的会面。

    之前夏冉不是通过电话,就是通过网络视频和徐帆沟通。

    “夏小姐,久违了。”虽然视频中可以看到夏冉是个美貌的女人,但仍没有亲眼所见来的震撼,徐帆微微怔愣后,客气的说道。

    夏冉主动伸手,“今天还要多麻烦徐医生。”

    “职责所在。”简单的寒暄之后,徐帆和夏冉便进入正题。

    这次夏冉之所以回归燕京,就是为了自己的病。

    在曾攀入狱之后,夏冉去看过对方,甚至试图以那个死去的‘夏冉’来跟曾攀沟通,才发现不止是当初那个‘夏冉’的死,跟她梦见的景象不一样。

    其实有很多地方也有出入。

    这让她意识到自己之前的猜测没有错,她果然不是死去的那个‘夏冉’,但为什么自己会有对方的一些零散的记忆,而且还打破重组,有了完全不同的记忆。

    对于这些,夏冉充满了疑惑,甚至已经影响到了她的正常生活。

    在视频对话中,徐帆建议她做催眠治疗。

    夏冉在慎重考虑之后,才答应回来。

    只是夏冉才坐定,纪凌风就冲进了徐帆的办公室,“臭晚晚,你回燕京了居然不告诉我!”

    “我现在叫夏冉。”夏冉将刚闭上的眼睁开,非常冷淡的纠正。

    纪凌风才不听,夏晚晚刚出事的时候他人正好在英国拍戏,等回来才听说晚晚手术失败已经下葬的消息,怎么都不相信,整个人情绪非常糟糕,被经纪人曾雪送到徐帆这里调整,没想到意外发现晚晚还活着。

    这次夏冉虽然行程保密,可还是被这家伙知道了。

    “切,我还是喜欢叫你晚晚,多亲切。”纪凌风胡搅蛮缠的说道。

    夏冉没再说话,两年过去这家伙一点没变。

    “好了,纪少,话说完,我要开始为夏小姐治疗了。”徐帆微笑着赶人。

    “我陪着她。”纪凌风想都不想的说。

    “出去等我。”不等医生发话,夏冉已经冷声命令。

    纪凌风被这冷凛的气场震慑到,几乎是没有意识的退出,直到门关上的那一刻,才摸摸自己的脑袋瓜,“我为什么要听这女人的啊?”

    办公室内。

    徐帆将冷光调暗,夏冉闭上眼睛,旁边的摆钟声一声一声的传进夏冉的耳朵。

    眼前的画面忽地就变了。

    依然昏暗,却不是在徐帆的办公室,而是夏宅的地下室。

    里面阴冷潮湿,她挺着大肚子,唯一的消遣就是保姆偶尔送来的报纸。

    一遍一遍的翻看,从中知道外面的世界,所有的期盼就是生下肚子里的孩子回家。

    那真是绝望又寒冷的三个月。

    燕京的冬天真是冷啊,连蟑螂都不出没,而她却挺着肚子躺在硬纸板上,每个梦里都是那可怕的身影,无数次想要夏诗晴带她出去,可都是枉然。

    比寒冷更可怕的是孤独,还有对肚子里那小生命的担忧,她觉得它随时会冻死在地下室,那是她第一次渴望自己强大起来,不要那么无用……

    她反反复复的对自己说话,不停的自言自语……

    然后‘她’出现了。

    徐帆看着眼珠波动的厉害的夏冉,神情也紧张起来,只听她嘴里低喃,“她来了,她来了……”

    “夏小姐,夏小姐……”

    “啊!”惊叫一声,夏冉猛地坐起,神情满满的绝望,还有少见的呆滞。

    外面听到动静的纪凌风冲了进来,“喂,你对她做什么?”

    哪知道纪凌风才吼完就看到神情绝望,似要放弃人生,一脸灰败的夏冉,表情一变,“臭晚晚,你怎么了?”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没有理会纪凌风,夏冉自顾自的说道,说完又自顾自的笑了,可那笑比哭还难看,悲凉的让纪凌风这样大大咧咧的人心都猛揪起来。

    徐帆递给她一杯热水,柔声请问,“可以说说吗?”

    夏冉没说话,许久才抿了口热水,重新靠到椅背上,姿态疲惫,面容憔悴的点点头,“我不是那个死去夏冉的灵魂,也未曾发生什么灵异事件看到另一个人的一生,我就是夏晚晚,我身体里这个所谓的夏冉,不过是我杜撰出来的。”说到这里夏冉顿了顿,“确切的说应该是你们心理医生说的精神分裂,在极度无助下,因为一则新闻事件报道,衍生出来的新人格。”

    而这些阴暗的记忆,因为关于夏冉的梦,都被她从记忆里刻意剔除了,如果不是催眠大概永远不愿再想起。

    “看来我之前的分析没错。”徐帆点头。

    可纪凌风却听的稀里糊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衍生出来的人格,还有晚晚什么时候人格分裂了?”

    只是这话问完,纪凌风就对上夏冉清冷的眸子,遽然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的夏晚晚,肥胖、怯懦,虽然也会反抗,可却没有现在这么爱恨分明,甚至可以说冷酷果决。

    当初他只以为是沈崇岸的事情对她的刺激过大,如今看来……难不成真的是两种人格?

    “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没理会纪凌风的反应,夏冉直接看向徐帆。

    “精神病症的治疗本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好在你现在夏冉的人格已经完全控制夏晚晚的那部分,并不会影响正常生活,只是原本属于夏晚晚的人格可能会越来越淡,也会对她在乎的东西失去兴趣,甚至记忆模糊,但严格意义上来说,你还是夏晚晚,但性情、生活习惯、处理事情的方法都会有所改变。”徐帆认真的思虑后说道。

    夏冉皱眉,所以她虽然换了名字,但依旧是夏晚晚。

    只是比曾经的夏晚晚更强更果断更清楚自己要什么,不会轻易被伤害……这也算是身体本身的一种自我机制的保护。

    所以说到底她还是该感谢那个死去的女人,在她最绝望的时候让她的精神有了依托,哪怕她自己却没有熬过命运的残酷。

    叹了口气,夏晚晚心情不但没有轻松反而更加的沉重。

    而纪凌风总算听明白了些,盯着徐帆问,“你是说我当初认识的那个晚晚已经不在了,如今留在她身体里的就是现在这个冷冰冰的家伙?”

    “夏小姐只是性格更成熟稳重了些。”到底是心理医生会说话,硬是将精神分裂说成了成熟稳重,不过他心里却清楚,想要治好夏晚晚,还需要漫长的时间,让她体会到真正的爱,才能从两个极端中找回真正的自己。

    纪凌风一脸看鬼的神情看着徐帆,最后挣扎着扭头去看夏晚晚,别扭的问,“喂,虽然你不是我最初认识的那个死胖子了,但我们还是朋友吧?”

    夏晚晚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酷酷的扔下句,“随你。”

    接着跟徐医生约了下次治疗的时间便起身告辞,哪知这时她的手机突兀响起,是个未知号码,归属地居然还是燕京。

    夏晚晚秀眉微顰,燕京谁还会有她的号码?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