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生死有命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的葬礼是在三天后。

    她这短短的一生,拖着沉重的皮囊过了人生最糟糕的几年,却在最有机会过上理想生活的时候戛然而止。

    岁月静好,这种话,并不适用每个人。

    沈崇岸执意要将夏晚晚葬到沈家墓园,以自己妻子的身份。

    裴玥面容憔悴,在沈崇岸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嘴巴张了又张,却被沈崇岸坚定的目光逼的生生噎了回去。

    一旁沈崇岸自然是看到裴玥的小动作,可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紧张的上前询问,而是选择了忽略。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毕竟两人已经在法律上解除了婚姻关系。

    可他不想,不想晚晚活着的时候就受尽委屈,死时仍旧被笑话。

    别说裴玥,连沈家爷爷都没有阻止得了沈崇岸的决定。

    葬礼很隆重。

    虽无法与婚礼比肩,却也惊动了燕京大半个上流社会。

    沈崇岸一身黑色西装,上衣口袋插着白色雏菊,安静的站在门口迎接宾客,整个人肃穆又孤冷的站着,那双一笑便显得轻佻惑人的桃花眼此刻沉寂幽深,似比沈崇轩去世时又成熟内敛了几分。

    沈老爷子看了看重孙,无奈却更多是心疼的摇头,他这孙子天生顽皮聪慧,本该像这个燕京城的大部分纨绔公子一般,管管公司,玩玩女人,喝喝酒,只要不做的过分,大抵也是能顺遂精彩的过完一生。

    可惜先是父母离婚对他的打击,接着方雅因他而死,虽然事故鉴定是对方过错,可仍旧对少年的崇岸产生了巨大的心里阴影,后来爱而不得,加上沈崇轩的事。一桩接一桩,让这个纨绔少年,终究褪去了身上最后的少年心性,背负累累伤痕。

    沈健叹了口气,之前他不同意崇岸娶夏晚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不止是那丫头伤了沈氏的利益,而是他一直清楚孙子喜欢的是谁,想要的是谁,他只是不想让他放弃追求幸福的机会,成为一个没有感情的工作机器。

    这也是后来虽然不合规矩,他却没反对裴玥来沈家的原因,却没想到宝贝孙子最后竟然爱的是晚晚丫头。

    偏偏那丫头命苦。

    “生死有命,你要想开。”沈健上前,轻轻拍了拍沈崇岸的肩膀,颇为沉重的说道。

    沈崇岸点头,这整个人却看起来更加俊冷。

    六点,宾客散去。

    沈崇岸站在晚晚的墓前,她的遗像还是他上次在她陪曜天时偷拍的。

    那时候他也没想到,这一张她的笑脸,会成为她这一世最后呈现在大众面前的影像。

    看着那温柔带着母性的微笑,沈崇岸只觉得眼睛发涩,身上所有力气都要被抽空一般。

    他很想对她说几句话,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爱吗?如今才真真实实清清楚楚的明白又有什么用?

    天色渐晚,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一直站在远处的裴玥悄然上前,为沈崇岸撑起雨伞,轻轻的低语,“崇岸,走吧。”

    “嗯。”沈崇岸凝望着墓碑,许久才点头,带着对这个世界无尽的失望。

    出了墓园,已经七点,路上不少人在烧纸,沈崇岸才意识到明天就是清明节,看着雾霭霭的天空,面色越发的清冷。

    一路无话。

    沈崇岸陷在自己的思绪中久久出不来,连裴玥下车都没反应,还是周森反应快,打了圆场,才让现场没那么尴尬。

    回到沈家已经八点。

    沈崇岸一回去,月嫂就抱着小曜天走了过来,“少爷,曜天小少爷哭了一下午,怎么哄也哄不好,您看这可怎么办?”

    “噢。”沈崇岸噢了一声,却没动,深邃的眸子清冷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仿佛在看一件陌生的物件。

    月嫂顿时急了,“少爷您听到我说话了吗?”

    “嗯。”沈崇岸嗯了一声仍旧没动。

    倒是那哇哇哭的小家伙突然踢着月嫂,挣扎着要往沈崇岸的怀里扑,那双乌黑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无限委屈的看着他,沈崇岸一愣。

    忽地夏晚晚的模样便和儿子的重合在一起,那冷漠的眼神一软,一把抱起儿子,“曜天不哭,你是不是也知道妈妈不在了,才这么伤心?”

    回答他的只有孩童呜哇呜哇的哭泣声,可偏偏像是回答了他,沈崇岸只觉得本来就疼的心,被再次狠狠扎了一扎,用力抱紧儿子。

    小曜天被抱的不舒服,却停止了哭泣,用他那bulinbulin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父亲,就在沈崇岸内心的痛蔓延到心脏,疼的浑身都在轻颤时,小曜天忽地开口,“粑粑……粑……粑粑……”

    沈崇岸起初没听明白,在小曜天重复第三次的时候,浑身猛地一僵,不可思议的看着儿子。“你在叫什么?”

    “粑粑粑粑……粑粑……”对于眼前人的话似懂非懂,小曜天只是由着自己的心性,继续粑粑,粑粑的叫,脸颊上还挂着泪痕,眼睛却扑闪扑闪的看着自己悲痛欲绝的父亲。

    小小的人儿似是感觉到了大人的悲伤,伸着小手状似安慰的拍着沈崇岸的脸,依旧粑粑粑粑的叫。

    沈崇岸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听着儿子不断的重复,整个冰冷的心瞬间融化,越发用力的抱紧儿子,声音沙哑的低语,“曜天,往后就只有我们了……”

    “呜呜……麻麻……”小曜天被抱的难受,伸着小胳膊小腿的反抗,嘴里也不知道念叨着什么,却再也没有哭。

    沈崇岸好一会才放开儿子,看着和晚晚六分相似的小家伙,心中仿佛有了新的依托。

    当父亲这么久,沈崇岸第一次真切的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儿子需要他,而他……大概也需要这个儿子。

    抱着小曜天,沈崇岸深深的吸了了口气,那张灰败的俊脸,终于有了些人气。

    月嫂暗暗松了口气,有些明白老爷子为什么交代她做这些事了。

    ……

    蔷薇花园。

    裴玥靠在沙发上,看着各大报纸的报道,脸色越看越沉。

    沈崇岸虽然没有给夏晚晚举办婚礼,甚至结婚的事,也只有少数人知道,没人看好他们的婚姻,但沈崇岸将夏晚晚埋进沈家墓园,却是向大众承认了这个妻子,其中意义可想而知。

    他没给她一场正式的婚礼,却用葬礼给了她最名正言顺的身份。

    往后无论是谁再嫁给沈崇岸,都不能算正妻。

    裴玥是什么样的人?她想要的都是最好的,如今这场本来酌定的婚姻却要被蒙尘,心中自然不爽。

    偏偏她可以对付别人,但对沈崇岸,她依仗的只有对方的爱,可这份爱明显被地下的人分刮的支离破碎,她不甘心,可人死了,她也无计可施,只能生生认了,余下的时光要做的就是拿回本该属于她的全部的爱。

    沈崇岸的爱。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