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没事三少请自便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咚咚咚……

    夏冉从医院回来已经很晚。

    经过确认,捐赠者的肾脏的确跟她非常匹配,但对方在确认捐献的时候却犹豫了,对医院来说,这种事情再普遍不过,可对如今的她来说,却是生死攸关。

    临走她将有偿捐赠的价格提到百万,只希望能打动那位捐赠者。

    但结果如何,医生也没办法给她答案。

    只能等。

    希望和失望之间无缝转换,让夏冉的身体更显乏力,可还没坐稳就响起了敲门声。

    秀眉颦起,装作未闻,可外面人的人格外执着,一敲再敲。

    夏冉听的烦躁,干脆捂住耳朵,准备上楼。

    “我知道你在里面,晚晚开门。”沈崇岸敲了半天门,不见人来开门,大声喊道。

    夏冉黑眸闪过一抹冷厉,没动。

    “晚晚开门,你再不开门,我就找物业开。”大海早汇报了晚晚的行踪,知道她在家,这会虽然不确定她是真没听到,还是故意不开,索性威胁起来。

    砰!

    “你有病吧?”忍无可忍,夏冉猛地快步走到门前,一把拽开公寓的门,气势汹汹的问道。

    沈崇岸被这怒气震的灰头土脸,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么凶做什么?”

    “有事说事,没事三少请自便。”夏冉心情不好,没空伺候这位少爷。

    “我……”原本沈崇岸想要问问医院的事,可对上如此怒气冲冲的丫头,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眉头蹙起,“你这丫头火气怎么这么重?”

    “关你什么事?既然没事,还请三少别来烦我。”说完夏晚晚就准备关门,亏得沈崇岸动作快,伸脚顶在门上,才让夏冉没立马关上公寓门。

    可这却让原本心情就不爽的人越发不满,“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去微爱分院做什么?”沈崇岸终于反应过来,不被小丫头的情绪所影响,快速的问。

    夏冉心底咯噔一下,面色阴沉的看着他,“你监视我?”

    “我……谁监视你,只是意外看到,你别跟我说你没去过。”仿佛拎回了主动权,沈崇岸气势增强了很多,可听到夏晚晚询问他是不是监视自己的恼怒模样,竟鬼使神差的否认,还故作镇定的打断夏晚晚的后路,让她没办法狡辩。

    “我去过或者没去过,跟你有什么关系?别忘了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是,你没有权利管我的事。”夏冉在片刻的忧虑后,非常冷淡的回答。

    她不想沈崇岸知道自己的事,更不想两人再有其他牵扯。

    沈崇岸没想到这丫头说起绝情话来那么狠,一双深邃的桃花眸暗了暗,“我们是没什么关系,可别忘了我还是曜天的父亲,你是她的母亲,你玩垮了自己不要紧,曜天没了妈却是大问题。”

    “什么叫我玩垮了自己?三少还是少为我操心,多替自己操操,别又让你的裴小姐误会了。”夏冉近乎刻薄的回答,而她的心里却有个声音在叫嚣,曜天,曜天,让我去见见曜天……

    “你个不知好歹的坏东西,难不成漂亮就那么重要?你别忘了史蒂夫的警告,你的身体经不起折腾,医美虽然可以短暂的美丽,可后遗症不少,尤其对你来说,别贪图一时爽快,毁了自己!”沈崇岸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被气的不轻,却忍不住继续絮叨。

    夏冉一愣,沈崇岸这是以为她去整容了?真实可笑。

    哈!

    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夏冉轻哈了一声。“谢谢三少关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也不会贪图一时爽快,所以你可以走了吗?”

    “喂,你这丫头……”

    “别丫头丫头的,我不是你的丫头,以后叫我夏晚晚就好。没别的事,再见。”这次说完,夏冉直接一脚踢开沈崇岸的脚,一把将门砰的关上。

    沈崇岸退闪不及,鼻尖撞到门上,疼的一张帅脸都皱了起来,他不明白这丫头到底怎么了?整个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难不成这一系列的事,对她打击真的有那么大?

    还有……捂着鼻子进了自己公寓,沈崇岸才想起,这丫头脸好白,白的有种病态感,那身体也更削瘦了,穿着的外套都有些撑不起来。

    眉头轻蹙,结果不少心扯到鼻子,又是一阵抽痛,薄唇低咒,“这死丫头!”

    不过不爽归不爽,想到那张不健康的脸蛋,沈崇岸却没办法放心,回到房间就拨号给周森,“查的怎么样了?”

    “老板,微爱分院并没有夏晚晚的治疗记录。”周森在医美科没有查到夏晚晚的名字,还让人查了其他院科,都没有。

    “没有记录?怎么可能?”沈崇岸一愣,王大海不会撒谎,周森的调查也一般不会出问题,那究竟是什么情况,竟然查不到这丫头的医疗记录?

    “还有一种可能,她没有使用自己的真实身份登记。”周森斟酌之后回答。

    “没有用自己的真实身份看病?”沈崇岸听完又是一愣,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毕竟整容的确对很多人来说是件隐秘的事,“那对比情况呢?”

    “医美那边没有符合太太的情况,其他科室的正在查。”

    “我知道了,尽快查。”沈崇岸吩咐周森,心底却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尤其想到夏晚晚那张越来越小的脸,脸颊中间都快陷下去一样,虽然很多人觉得那是种不可多得的高级美,但比起如今的夏晚晚,沈崇岸发现自己还是喜欢那张肉呼呼的脸颊,捏起来又软又舒服。

    最重要的是健康,仿佛所有苦难都不曾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每次笑起来眼睛里面仿佛有星辰,可如今他似乎再没见过那丫头笑,整个人冷冰冰的。

    叹了口气,沈崇岸靠在沙发上,目光盯着前面的墙壁,似乎想要将那墙壁看穿,好知道隔壁的人在干什么?

    就这么静坐了半小时,周森那边终于有消息了。

    “老板,我们按照太太的形象排查了所有近期内频繁入院的病人资料,经过仔细核对,有一位和太太的情况很吻合,不过……”周森习惯性的叫了声太太,却在最后报告的时候迟疑起来,毕竟那位病人的情况很特殊。

    “不过什么,别每次都吞吞吐吐!”沈崇岸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周森话里的迟疑,突然浑身一阵烦躁,不悦的低吼一声。

    “是,那位病人是重度尿毒症患者,叫夏冉,无论是身材、体型还是容貌,都很符合太太,现在正在发太太的照片给她的主治医生确认,应该很快有消息。”周森被沈崇岸的气场骇到,快速不带换气的回答。

    “重度尿毒症患者?”沈崇岸机械的重复。

    “是,病情很严重,据说是长时间汞中毒,半年内必须换肾,否则有生命危险,不过听医生说已经找到配型,但捐赠人临时反悔,目前还在沟通。”周森查到的情况如实回答。

    沈崇岸全身发冷,沉默好一会,“确认结果出来了吗?”

    “出来了。”看着收到的讯息,周森的语气都变了。

    “不用跟我说了,在医院等我,我要马上见到她的主治医生。”

    “是,老板,我马上安排。”周森迅速回答。

    沈崇岸拳头一紧,他猜的没错,夏冉就是夏晚晚,那么这些日子那丫头的异常就可以解释通了,为什么突然选择离婚,为什么什么都不要,甚至放弃曜天,还让他照顾夏国海。

    那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蠢丫头!”

    沈崇岸低咒一句,连心尖都似乎被扯的发疼,狠狠的刮了眼隔壁的墙,似要抠出个洞,最后却只是默默出了公寓。

    快速的开着车子往微爱医院奔去,脑海里不断的盘旋着夏晚晚那张苍白的脸,还有他总觉得夏冉这个名字有些熟,却一时想不起来。

    “怎么可能?”

    嗤!

    就在沈崇岸的车子马上到医院的时候,他的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为什么觉得这个名字熟悉了,震惊的踩住刹车,甚至忘记自己在路上。

    嘭……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