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我不会忘记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7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到现场的时候,元翔作为夏晚晚的律师已经在等候,西装笔挺,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冷血动物的机械气场,对于夏晚晚的气质大变,没有丝毫多余的反应。

    “元律师,今天麻烦了。”夏晚晚也只是例行公事般的打招呼,对于这位盛名在外的大律师没有丝毫敬重。

    “嗯。”元翔似乎感觉不到夏晚晚的态度一般,职业的点点头,便步伐平稳的朝着法庭里走去。

    夏晚晚扫了眼男人的步伐,那步子竟都是均匀的,她猜测连尺子都不一定有这么准确。

    “乖僻。”夏晚晚嘀咕一声,她几乎可以肯定这男人一定是个严重的强迫症患者。

    缓步跟着元翔进了法庭,就看到坐在被告席上的吴春华、夏诗晴以及王忠奎。

    三人一见夏晚晚立马凶相毕露,恶狠狠的看着她,吴春华更是朝着她扑过来,“夏晚晚,你这个挨千刀的,都是你,都是你害我们母女……”

    “谁害谁,法官自有定论,吴阿姨着急什么?”夏晚晚既不躲避也不恼火,就这么淡淡的问,偏偏比任何话都管用。

    吴春华愣住,但很快反应过来,“都是你诬陷我们,法官是不会被你蒙蔽的!”

    “你说的对,法官不会被蒙蔽,无论是你们还是我都无法蒙蔽法官。”夏晚晚顺着吴春华的话回答,只觉得眼前的妇人真是可笑。

    而且几日不见,吴春华面色比之前苍老了不少,连妆容都显得粗糙,大抵是没了夏宅,也没了佣人照顾,还没适应过来。

    “妈,别跟那个贱人废话,她害的我们一无所有,我是不会放过她的!”比起其他人,夏诗晴对夏晚晚的恨意可谓滔天,她现在什么都毁了,身份没了,工作没了,连名声也在设计界臭了,她的人生彻底完了,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夏晚晚,所以今天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不会放过夏晚晚。

    夏晚晚平静的看着夏诗晴,仿佛在看一跳梁小丑,不会放过她?也不看看现在的自己凭什么?

    元翔在一旁,看着夏晚晚从容的姿态,眸底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刚才他只以为夏晚晚是在服装风格和妆容上有了新尝试,可却没想到她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那种骨子里透出的冷漠,让他有种极为熟悉的错觉,仿佛遇到了同类。

    这跟他所认识的夏晚晚可不同。

    眉头轻皱,却很快平复,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站到律师的位置,同时看向夏晚晚,“准备一下,五分钟后开庭。”

    夏晚晚听此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脸色依然平静。倒不是吴家母女的那些挑衅不够可恶,而是此刻的她只将自己当成了旁观者。

    这场闹剧的旁观者,一个旁观者哪来那么多情绪,她想要的只是结果,是替身体里那个傻子报仇。

    “那……那不是元律师吗?”就在吴家母女还发狠的咒骂着夏晚晚时,王忠奎突然颤抖着指向夏晚晚身侧的男人。

    吴春华大骂一声,“你乱嚷嚷什么?”

    “夏晚晚请到了燕京的铁面律师,你们不知道吗?他的手下从无败绩!”说完王伯猛地抱头,他知道他们完了,这次是彻底完了。

    “什么?他……他就是元翔?”夏诗晴声音发颤的问,谁不知道三少有个好友叫元翔,是燕京首屈一指的大状,为人严谨,铁面无私,行事谨慎不留情面,甚至可以说不通人情,这样尊贵的男人怎么会替夏晚晚辩护,只有一个可能,是三少授意的。

    夏诗晴这脑袋实在算不得笨,在意识到元翔的身份后,态度大转弯,不停的摇头,三少怎么会对夏晚晚这种废物如此用心,她不甘心……不甘心……

    “妈,我不信,三少怎么会对夏晚晚这个贱人那么好,娶她就算了,现在还帮她置我们于死地,明明开始的时候三少要娶的人是我,是我……都是这个贱人破坏了一切,当初就不该只给她增肥,直接毒死她的……”

    “诗晴,你别胡说!”法官已经坐定,可夏诗晴却因为嫉妒和恐惧整个人进入了癫狂的状态,吴春华一听她的话,吓得赶忙阻止。

    可已经晚了,夏诗晴不但没停下,还恶狠狠的看向自己的父亲王伯,“你这个废物,你不是说会帮我解决掉她,你不是说能杀了她嘛……都怪你们没用!”

    啪!

    “你闭嘴!”吴春华知道自己一直惯着这个女儿,她想要什么她就给什么,即便是她给不了的,做母亲的她也会想尽办法,甚至不择手段的给女儿。

    可却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个平时挺聪明的女儿竟然犯了如此大的错误,啪的一掌打夏诗晴的脸上,阻止她的胡说八道,同时看向台上的法官,“法官大人您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们没有虐待过夏晚晚,也没有想要杀人灭口,这是个误会,我们诗晴精神有问题,她的话不能信……”

    吴春华不停的解释,可惜说的越多暴露的越多,法庭上的人只是安静的看着她们母女,仿佛看一场人性的表演。

    就连观众席上的夏诗晴同事小莉都忍不住皱眉,终于相信这个看起来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夏诗晴,根本就是个骗子和疯子。

    夏晚晚看着失控的母女,只觉得好笑,这算不算不攻自破?

    有了前面的铺垫,再加上王伯故意杀人证据确凿,吴氏母女教唆的罪名也成立,还有诈骗公司和威胁夏家父女等一系列罪名,三人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五年和两年。

    吴春华为夏诗晴承担了不少罪名,最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夏诗晴虽然被吴春华力保,可最后还是判了两年。

    被带走时,夏诗晴的眼睛赤红,咬着牙看向夏晚晚,“你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吗?错,两年而已在,我会回来的!”

    夏晚晚平静的看着癫狂的夏诗晴,两年的惩罚对她来说还是太轻了,不过按着夏诗晴的性格,即便是两年也未必长记性。

    只是这样虚荣又自以为是的人被关进监狱那种地方,怕是日子不会太好过。

    目送着他们一家被警察带走,夏晚晚似乎感觉到心底某个人的郁气忽地散了不少,看来那个傻子很满意今天的结果。

    习惯性的耸耸肩,夏晚晚双手插进大衣兜,酷酷的转身准备离开,却对上一张毫无表情的职业性冷淡脸,“元律师还有事?”

    “我答应夏小姐的事已经履行,那么夏小姐答应元某的事是不是也该做了。”元翔看着夏晚晚,面色不变,却让一旁的人莫名感到极大的压迫感。

    “我不会忘记的。”夏晚晚那细长的眼底浮出一抹冷意,却在最后肯定的回答。

    的确,现在公司已经回来,那个傻子的所有愿望都已经达成,那么她是不是该考虑考虑自己了。

    与其留在燕京,倒不如离开重新开始,趁着这破败的身体还支撑得住,她还有事做。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