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噎死人不偿命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5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一场华丽的颁奖,硬生生变成闹剧,好在夏晚晚赢到了最后。

    她手握奖杯,朝着众人微微轻笑,带着胜利着的张扬,还有二十岁少女该有的青春明亮,曾经的那个胖子,被她深深的锁在灵魂的某处。

    如今的她要做的就是一件一件讨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身旁沈崇岸侧头,望着身旁因为自信而散发光芒的女孩,总觉得他好像失去了什么。

    可失去了什么呢?一时间,沈崇岸也无法确定。

    不过这场颁奖终于结束了。

    李菲菲面色难堪,旁边张俊安抚了半天,也没一点好转,就在人群渐渐散去,李菲菲突然冲到夏晚晚面前,“你真的是夏晚晚?”

    直到这一刻,李菲菲仍不敢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丑小鸭变身天鹅的事情,何况还是那样肥丑的夏晚晚,和如今这样耀眼的女孩。

    “如假包换。”夏晚晚不恼,仍带着那种似笑非笑的慵懒神情,连答话都轻飘飘的,既不刻意也没有敌意,仿佛只是回答旁人一个事不关己的问题。

    “可……我不信,除非你去整容了,对吧,你就是整容了,你找的哪个医生?不如给大家介绍介绍。”李菲菲今天颜面丧尽,总要找回点场子的,这不开口第二句便带了刺头,却怎么都点中气不足,特意找茬的感觉。

    夏晚晚挑眉,打量了一番李菲菲的脸庞,随即耸肩,“医生我没有,不过我可以给你几点建议,你这眼角开的太大,像芭比,假。颧骨太高,显刻薄,要削。下巴太尖,老气,还有你那苹果肌,自然点不好吗?做女人别对自己那么狠,就狠也得找对医生。”

    “你……”

    “对了,他是你男朋友吧?”李菲菲快被气到脸变形,指着夏晚晚的脸就想骂,却被对方打断,指向张俊。

    李菲菲不知道夏晚晚又要搞什么,气怒的低吼,“你想什么?别以为你漂亮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她是我的男朋友!”

    “噢,我只是想提醒他,你女朋友上次在宿舍说了,她这胸超贵的,你摸的时候小心点。”夏晚晚一转话头看向张俊,说超贵的时候,还特意卡着嗓子学李菲菲,旁边没走远的学生直接笑出了声。

    更有女生忍不住嘀咕,“我就说她打了玻尿酸开了眼角垫了鼻子,她自己还不承认?”

    “是啊,是啊,你说她那胸真是硅胶的?爆了怎么办?”

    “……”

    “你们……你们给我等着!”李菲菲羞辱夏晚晚不成,反遭戏谑,现在连其他人都敢笑话她了,气的脸色更加难堪,狠狠的跺了跺脚跑了出去。

    张俊还沉迷在夏晚晚的美色中,想道歉却又有些迟疑,结果反而是一旁的夏晚晚再次戏谑的提醒,“帅哥,你女朋友跑了,还不去追?”

    “我……晚晚对不起,之前是我误会你了。”张俊不但没去追李菲菲,还借此跟夏晚晚套近乎。

    “呵呵,你的对不起值几分?抱歉,我不需要。”说完,夏晚晚露出一个轻蔑的冷笑朝着外面走去。

    “刻薄。”沈崇岸站在不远处,看到了整个过程,薄唇吐出两个字,目光却一直追随着那身影。

    “有吗?我倒觉得有几分可爱。”陈教授和沈崇岸站在一起,听此跟他唱反调一般回了一句。

    “可爱吗?”沈崇岸似是问旁边的人,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陈教授没说话,只是在一旁笑而不语。

    沈崇岸不再说话,也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哪想才出去便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夏晚晚面前,手捧鲜花,顿时一张俊脸沉了下来,这人正是今天室内大赛的金奖获得者Bruce。

    不同于夏晚晚的初出茅庐,Bruce毕业于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最初学习的是服装设计,并且在业内小有名气,后来突然转学室内,并且利用大胆的色彩运用,快速积攒名气,今天输给夏晚晚也是纯属运气不好。

    沈崇岸想不来,这样一个男人怎么会同夏晚晚有交集?

    “看不出来,这是一见钟情在表白,小子你危险了。”陈教授见三少面色阴冷,却毫不胆怯的提醒。

    “我看是见色起意吧。”沈崇岸咬牙切齿的说,说完马上意识到现在夏晚晚已经与他签订离婚协议,她的感情与他无关。

    可这心里仍觉不爽,他安慰自己毕竟离婚的事情还没公布,夏晚晚这样明目张胆的和其他男人暧昧,就等于给他戴绿帽。

    这么一想,沈崇岸快步上前,直接走到夏晚晚身旁,顺手揽住她的腰身,微笑着看向Bruce,这位英国绅士,“您好,先生,我是晚晚的丈夫,您找我家晚晚有事吗?”

    “晚小姐结婚了?”Bruce诧异的张嘴,那张典型的英国轮廓上带着些许的诧异和一抹浅浅的失落。

    “是的,我们孩子已经七月大了。”沈崇岸继续微笑,一旁的夏晚晚觉得这男人神经病,想要挣脱,结果沈崇岸却更加用力扣住她的腰。

    夏晚晚勉强微笑,看向Bruce,亮了亮对方给她的名片,“您说的事情,我会好好考虑。”

    “好,晚小姐一定打电话给我。”说完Bruce沈崇岸,“两位再会。”

    “你干什么?”两人目送Bruce,脸上都带着虚假的微笑,直到Bruce上车,夏晚晚一把甩开沈崇岸的手,态度不满的问。

    “难道你看不出来那英国佬对你有意思?”沈崇岸想也不想的怒回。

    “哪又怎么样?”夏晚晚冷眼反问。

    沈崇岸一愣,竟在刚才哪一刻被小丫头的气势震慑到,喉结下意识的动了下,马上想到两人现在身份的尴尬,以及自己刚才的鲁莽,他到底怎么了?

    在心中暗暗的腹诽自己,面上却更显冷峻,语气自带优越的说,“我们离婚的事,外界还不知道,你既然是我沈崇岸的妻子,自然要考虑我的形象和沈家的利益,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其他男人卿卿我我?”

    “是前妻。”夏晚晚听着沈崇岸胡说八道了一通,最后轻飘飘的回了他三个字,接着转身离开。

    沈崇岸木在原地,一张绷着的俊脸终于破功,就差破口大骂,这死丫头!

    可惜夏晚晚连回头都未曾,这下沈崇岸更郁闷了。

    而且还有比这更郁闷的是,沈崇岸不明白Bruce到底给夏晚晚说了什么,她还要考虑考虑?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