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你的名字是最短的情诗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9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握着手机,眼泪盈满眶。

    挂断助教的电话,夏晚晚深呼吸看向病床上的父亲,已经半个月了,人仍旧没醒来,再醒来只能靠奇迹。

    可惜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奇迹可言。

    夏晚晚有些叹息的坐下,用热毛巾将脸、手脚细细擦拭了一遍,才缓缓起身去了医生的办公室。

    以父亲现在的情况,她必须做好长期住院的打算,以及……随时离开的心里准备。

    ‘她’说的没错,如今的她确实没有能力照顾任何人,而植物人长期住院,还要请特护,是一大笔费用,夏晚晚想过很多方法,但对如今的她来说,好像除了用沈崇岸的钱,其他别无选择。

    那么硬气的答应离开,却最终还是要做那个被瞧不起的角色。

    晚晚刷完卡,帮着护士将父亲转进休养病房,又耐心的给特护讲了照顾的细则,才离开医院。

    却在上公交车的时候,将之前犹豫不决的消息发给了沈崇岸,“刷卡的钱,我会还给你。”

    从父亲住院到现在,已经花费了五十万,都是从沈崇岸送她的那张黑卡上刷的,之前还是夫妻,夏晚晚心里过意不去,但也能勉强安慰自己,但现在不同了,既然答应了离婚,再花沈崇岸的钱给父亲治病,不合适。

    短短一句话,夏晚晚不知道花去了多少力气。

    曾经的救赎,如今却成了她心底最深的伤疤。

    那边很快就回复了,一贯的沈氏风格,“不用,卡给你就是你的。”

    晚晚盯着那条回复许久,才缓缓收起手机,侧头看向窗外,不知不觉天空又飘起了雪花,从初一下雪后,燕京都断断续续下了好几场雪,新闻上说这是燕京有史以来最冷的冬天。

    不过公车上暖气很足,城市的发展阻隔了自然的寒冷,却阻隔不了人渐渐冷却的心,晚晚对着冰凉的车窗哈了口气,在薄薄的白雾上一笔一划的写着一个名字。

    沈崇岸。

    你的名字是最短的情诗,你的名字是最深的疤痕。

    晚晚没再回消息,不管沈崇岸如何说,她不想欠下的债自然会还。

    倒了几趟车,夏晚晚到了一家律师所门外,正张望一个高挑的身影就朝着她奔了过来,自来熟的揽上她的肩膀。

    夏晚晚皱眉,仰头看向戴着鸭舌帽,裹得跟比熊似的纪凌风,“你就不怕被记者拍到?”

    “放心,我的反侦察能力绝对在娱乐圈数一数二,保证没人跟踪。”纪凌风说着还不忘拍拍自己的胸膛,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可这话听到夏晚晚耳里,想到上次的情形,更觉得不放心,伸手将纪凌风的胳膊从自己的肩上拿开,认真的问道,“你说的律师呢?”

    这半个月夏晚晚思考了很久,如今公司虽然被吴氏母女坑走了,拿回来的希望渺茫,但有一样东西,他们母女却很难拿走,那就是房子。

    夏家的宅子是父亲当年送给母亲的结婚礼物,产权是母亲的,按照继承法,房子该由配偶和子女继承,吴氏母女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拥有。

    所以夏晚晚首先要做的就是拿回夏家的房产。

    “真没良心,都不问问我新年过的怎么样?”还没寒暄,就听夏晚晚迫不及待的问律师的事,纪凌风一脸的痛心疾首。

    “你新年过的怎么样?”几次接触,夏晚晚多少了解了个大少爷的个性,很配合的问。

    “哈,你这也太敷衍了吧?”纪凌风听的目瞪口呆,好歹他也是国民第一帅哥,这胖妞也太不给他面子了吧?不对,想到这纪凌风突然一把将夏晚晚拽到自己正对面,从上往下细细的打量。

    夏晚晚被弄的一脸莫名其妙,“你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但你确定你是去过年了?而不是去了减肥中心?”惯性的在心里吐槽夏晚晚这胖妞不给自己面子,却迟钝的发现,夏晚晚居然瘦了这么多。

    都说过年胖十年,夏晚晚倒好,起码瘦了有小二十斤吧?

    “有吗?”晚晚自己完全没觉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着纪凌风呆呆的问。

    “当然有,而且以前没发现,你瘦了还挺……不丑。”纪凌风想说好看,可对上夏晚晚亮晶晶的乌黑眸子,竟然有些恍惚,随即掩饰的回了个不丑。

    夏晚晚听此,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好像真的有些瘦了,衣服都空荡荡的。

    这段时间在医院,她彻夜照顾父亲,又因为年节几乎没什么吃的,也顾不上吃,再加上和沈崇岸的事,整个人仿佛经受了一场残酷洗礼,之前那么努力减肥效果甚微,如今顺其自然,反而真的瘦了。

    叹了口气,夏晚晚看向律师所,“我们先找律师吧。”

    “没问题。”纪凌风见夏晚晚目光忽地黯淡下来,连忙应着,边走边还不忘吹嘘自己介绍的律师有多厉害。

    晚晚跟在一旁有些羡慕的望着身侧的纪凌风,明明他们年纪相仿,都该是青春勃发、阳光明艳的岁数,可为什么她却觉得自己好像比纪凌风大了一轮。

    沉闷且没有生气。

    “干嘛这么看着我?看上本少帅哥了?”正眉飞色舞的纪凌风感觉到夏晚晚的目光,格外自恋的问道。

    “切。”夏晚晚嫌弃的轻切一声,快步朝前走去。

    纪凌风挑挑眉,他才不信,哪有女生不喜欢他?谁不知道他纪凌风是九亿少女的梦。

    夏晚晚不知道纪凌风比她想象的还自恋,她一心想要快点见到律师,却没想到纪凌风介绍的律师,竟然还是熟人。

    元翔。

    沈崇岸的兄弟,元美的哥哥。

    夏晚晚看到人有片刻的不自在,可纪凌风完全没感觉到夏晚晚的不适,拉着她就给元翔做起了介绍,“翔哥,这是我的女友粉,她有事请你帮忙。”

    “你的女友粉那么多?每个都找我帮我,我岂不是要累死?”元翔冷淡的扫了眼夏晚晚,回答纪凌风,全身上下透着一股矜傲和职业的严谨。

    “她不一样。”纪凌风想都没想的回答。

    元翔淡淡的看了眼夏晚晚,“她有什么不一样?”

    “这……总之你必须帮她。”纪凌风有些蛮不讲理,看起来跟元翔的确很熟。

    晚晚在纪凌风说她是自己的女友粉时,就有些尴尬,此刻听到他和元翔的对话,顿时面色变了变,轻拽纪凌风的胳膊,“我们换一家吧。”

    当初因为元美的事,夏晚晚心中多少对元家有些隔阂,再加上元翔和沈崇岸的关系,夏晚晚很不自在。

    “不行,就他,其他人帮不了你。”纪凌风斩钉截铁的说,房产的事找任何律师都能解决,但公司的事,只能找元翔。

    夏晚晚清瘦不少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正想说话,元翔却先开口了,“我可以帮她,不过我有条件。”

    “条件?”

    “对。”元翔回答的干脆。

    夏晚晚的心忽地一颤,不知道为何,她有直觉,元翔的条件和沈崇岸有关。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