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没有抛弃她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不知道沈崇岸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觉得这个冬天异常的冷,即便病房里有暖气,都不能缓解。

    从内到外的冷。

    她双手环胸,紧紧的抱着自己,直到夜色降临,都未曾动弹。

    身体麻木了,心也仿佛麻木了。

    “现在好了,一个拖油瓶不够,还要两个。”夜深人静,那个冷傲的声音如鬼魅般响起。

    夏晚晚却连一点辩驳的力气都没有,任由‘她’冷嘲讥讽。

    “怎么?装死,那不如真死了,反正你活着也是当废物。”那声音越发刻薄。

    “我不是废物,他们也不是拖油瓶!”听到这话,夏晚晚猛地想到昨晚‘她’试图杀死自己,那强烈的窒息感让她几乎丧命,整个人瞬间警惕起来,大声反驳。

    “呵呵,是吗?那你告诉我,没了沈崇岸,你要如何付夏国海的医药费,又要用什么办法养儿子?”

    “我……”那声音,每一个问题都一针见血,扎的夏晚晚毫无反击之力。

    “想不出来了?要不要我替你想想办法?”忽地那声音低了下来,带着无尽的蛊惑,仿佛在诱导夏晚晚,让她放下所有包袱,将身体和灵魂卖给魔鬼。

    “我不需要,你到底是谁?”夏晚晚在片刻的恍惚后,很快找回理智,愤怒的质问。

    “我是谁?哈。”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那声音讥诮的轻笑一声。

    夏晚晚的心咯噔一下,用力握拳,没来由的有些慌。

    整个病房忽然安静下来,晚晚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就在她以为没事了的时候,那沉默许久的女声再次响起,“你真的想知道我是谁?”

    那声音带着傲慢和自负,与夏晚晚截然不同。

    夏晚晚不动,只觉得周围空气变的稀薄,让她有些呼吸困难,而那声音再次响起,“其实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你胡说!”

    “我胡说?我是谁你比别人更清楚不是吗?夏晚晚。”

    “你……你是夏冉!”忽地,夏晚晚惊叫一声。

    呵。

    又是一声轻笑,“还不算笨,我是夏冉,但我更是你。”

    “你骗人,你怎么会是我?”夏晚晚想都不想的反驳。

    那声音呵呵轻笑一声,“我不是你,那我是谁呢?”

    “你……”

    “好好考虑考虑,如果你再这么没用,我真的不介意杀了你。”夏晚晚还有些回不过神,那声音却无比冷血的警告。

    夏晚晚瞬间瘫软在地上,身上出了一层冷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爬起来,病房里一片寂静,只有制氧气冒着白色的气泡,又一串一串的破碎。

    她模糊的意识到自己可能病了。

    看着病床上仿佛只是睡着了的父亲,夏晚晚很想抱着他的胳膊哭,像五岁前,任何细微的小事都可以成为她向父亲撒娇哭诉的理由。

    那时候她娇小,任性,被宠的无法无天,出门仿佛不带腿一般,不是爸爸抱便是妈妈推,人生最大的烦忧不过是午饭能不能不吃青菜只吃肉。

    可是后来呢?

    夏晚晚歪着头努力的想,可想了好久都是些模糊的记忆,后来那些年过的太疼太痛苦,以至于,即便过去,她都不肯去回想。

    其实是从那时候就病了吧?

    靠在父亲的手臂上,夏晚晚努力的回想,‘她’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被夏诗晴骗去生孩子,还是在产床上被不打麻药生生的剖腹,还是在过去受尽委屈的十五年,‘她’其实早已经藏在她的灵魂了?

    只是不管怎么想,她都不能输给‘她’,否则以‘她’的性格,爸会怎么样?曜天又会怎么样?

    夏晚晚的脑袋很乱,各种奇异的想法从她的脑海里冒出来,又被压下,直到最后疲惫至极的沉睡过去。

    新的一天,并没有更好一些。

    和沈崇岸彻底摊牌以后,夏晚晚便半住在了医院,直到正月要入学,她才再次真正的意识到父亲不会醒来了。

    有些木然的打开关机几日的手机,大部分都是公司和张叔,还有几个是学校教授助理的,夏晚晚看着手机发了会呆,将电话回给张叔。

    “晚晚啊,你这些日子干什么去了?怎么手机关机,你爸也找不到人,公司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成了吴氏那母女的了?你告诉叔叔,她们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张叔一接电话就噼里啪啦的说道,可见这几日多心急。

    夏晚晚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父亲,怔愣了会,才开口,“我爸住院了,公司的股份都转给了吴氏母女,以后我不会再插手。”

    “晚晚,你胡说什么?你跟你爸爸的股份怎么能转给她们?”本来就担心她的张勇,一听这话更急了。

    “张叔,公司很多事情还需要靠您,她们母女要不打算让公司完蛋,应该不会为难您,您放心工作。”夏晚晚忽略掉张勇的话,转移到其他话题上。

    “我怎么样没关系,我问的是你,晚丫头你怎么样了?”张叔越听越担心。

    “我……”发生了那么多事,夏晚晚都挺了过来,可偏偏听到张叔迫切的关心自己,她反而有些受不了。

    努力平复情绪,好一会才开口,将大年三十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张勇,还有父亲昏迷的情况也说了下。

    那边张叔气的胡子颤抖,“她们太无耻了,难道你打算就这么放弃吗?”

    “我……我现在能做什么?张叔我很累,不想再管公司的事了,如今只要辰月的项目完工,公司就会重新走上正轨,您不用为我担心,我本来就没管理公司的天赋,以后还要拜托您了。”

    “可是晚晚……”

    “我还有事,挂了。”打断张叔的话,夏晚晚匆匆挂断手机,狠狠的闭了闭眼,不让自己再流一滴泪。

    好一会平复下心情,夏晚晚回电话给教授的助理,那边轻快的通知她,之前她报名参加的国际设计比赛作品已经进入决赛,很有可能争夺冠军。

    夏晚晚惊喜交加的呆愣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发生了那么多事,原来还有东西没有抛弃她。

    那就是她的设计!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