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9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一顿本该温馨和谐的新年早餐,被众人吃的心思各异。

    夏晚晚低头安静的吃着自己的那一份,她已经非常清楚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

    孙秀茹看似偏向她,实则另有目的,苏若云之前不冷不热,如今彻底靠向裴玥。

    至于爷爷,从头到尾就没瞧上她。大伯和沈父,一个坐壁观火,一个事不关己。

    整个沈家,对她真正和颜悦色的怕只有小曜天和沈大哥。

    勉强吃完东西,夏晚晚起身看向沈家人,“我爸在住院,我先回医院了,大家慢慢吃。”

    “我去送你。”沈崇岸也跟着起身。

    “爷爷,我也该回了。”裴玥也柔柔的向沈老爷子告辞。

    “玥玥急什么,云姨已经帮你整理出客房,过完年再回。”苏若云不舍的握住裴玥的手,满眼的慈爱,仿佛她才是自己的儿媳妇。

    裴玥感动,可话语却为难不已,“我知道云姨疼我,可毕竟是新年,我在不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好了。”这次是沈崇勋发话。

    “我先走了。”眼看一场亲情大戏又要上演,夏晚晚不合时宜的告辞。

    在夏家看吴氏母女演出十几年,晚晚早就腻了。

    “不懂礼数。”沈父听此,不悦的低斥一声。

    夏晚晚只当没听见,没人尊重她,她又何必在意旁人,现在的她已经不是最初那个总试图讨好别人的懦弱胖子,朝着众人躬身,然后离开。

    沈崇岸轻拍下裴玥的肩膀,“别多想,安心留在家里陪妈妈他们。”

    “可她……”

    “我来解决。”沈崇岸打断裴玥的忧虑,郑重的留下这句话,去追夏晚晚。

    裴玥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许久才收回眸子,正好对上苏若云挽留的目光,忙微笑道,“既然云姨和勋叔都这么说了,我怎么敢走。”

    “这才是云姨的玥玥。”苏若云笑的愉快,握着裴玥的手带她去客房。

    外面。

    夏晚晚还没走出别墅区的大门,就听到身后车子的喇叭声,侧头就看到开车出来的沈崇岸,皱了皱眉却没停下脚上的步子。

    嘟嘟!

    喇叭再次响起,夏晚晚深呼一口气,扭头看向男人,“我自己可以一个人回医院。”

    “大年初一,你觉得这里会有其他车子?”沈崇岸不客气的问。

    夏晚晚顿时眉头皱起,别说大年初一,这边别墅区就是往常车子也少的可怜,更何况现在是新年。

    脑海里冒出许多想法,最后夏晚晚掉头一把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直接坐了上去,并且第一句便是,“我不会跟你离婚,就算你送我去医院也没用。”

    沈崇岸深深的看了眼夏晚晚,打开车门,“上车。”

    夏晚晚盯着男人俊逸的脸庞,许久关上车门。

    一路沉默,气氛尴尬比昨晚更甚。

    到了医院,夏国海还没有醒,已经一天两夜,希望越来越渺茫。

    夏晚晚看着病床上的人,下意识的咬唇,那股冰冷的绝望感再次袭来。

    如果父亲真的成了植物人,她该怎么办?

    “医生,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一把拽住来查看病房的医生,夏晚晚情绪失控的追问。

    她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抱歉。”医生朝着夏晚晚道歉,意思很明显,他也无能为力。

    “怎么可能?您不是说手术很成功,爸爸有机会醒来吗?”夏晚晚不甘心,继续拽着医生的胳膊,不停的摇头,眼眶再次发红,她已经快什么都没有了,不想再失去爸爸。

    “麻烦您冷静点,手术是很成功,可也告诉您需要看病人自己的意志,现在病人自己醒不过来,医生也没办法。”那医生被情绪失控的夏晚晚有些吓到,边解释边去扯夏晚晚的紧紧拽着他的手。

    沈崇岸还没走,看到夏晚晚这般,大步上前从后面抱住她,“你冷静点,医生不是神,何况现在不是还有希望吗?”

    “哪里还有希望?”夏晚晚回过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沈崇岸,已经过去一天两夜,爸爸醒来的机会越来越渺茫了。

    “医生,你说呢?”沈崇岸眸子微暗,看向医生。

    “这……这个真的说不定,有可能明天醒来,有可能下个月醒来,也有可能不会再醒来,状况之前就跟沈太太说过。”医生为难,可还是说了实话,虽然这实话很含蓄。

    夏晚晚一听,情绪更为激动,“什么叫有可能不会再醒来,你胡说,爸爸一定可以醒来!”

    “嗯,一定会醒来。”沈崇岸果断的回答夏晚晚,冷眸狠狠扫了眼医生。

    那医生被这冷眸吓得不轻,赶忙退出病房。

    夏晚晚晶亮的黑眸里弥漫着浓浓的雾气,就这么悲伤的看着沈崇岸,“你在骗我吗?”

    “不管我是不是骗你,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沈崇岸的声音理智冷静,却不无道理。

    夏晚晚愣住,有些自言自语的重复,“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呵呵,说的也是。”

    只是这话何尝不是自我欺骗?

    沈崇岸蹙着眉,看着夏晚晚悲伤欲绝的模样,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她五岁时趴在自己母亲尸体前的样子,也是同样的失魂落魄和无助。

    “对不起。”沈崇岸突然将夏晚晚一把拥入怀中,无比沉重的道歉。

    “不用,这不是你的错。”夏晚晚摇摇头,她虽然失控,却还没失去理智,声音沙哑的回答,伸手推开身旁的男人。

    她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

    何况这同情,也改变不了他要跟自己离婚的决心。

    “晚晚……”沈崇岸看着晚晚悲痛却对他冷漠的样子,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却不知道他并非为眼前的事跟她道歉。

    “离婚可以,但我要曜天,如果爸爸醒不来,在这个世界上我只剩下曜天一个亲人,如果你不答应,我不会离婚。”夏晚晚以为沈崇岸又要跟自己提离婚的事情,直接打断他,乌黑的眼睛带着一抹狠绝和偏执。

    她知道沈崇岸不会答应自己。

    毕竟当初他娶她就是为了曜天。

    沈崇岸盯着夏晚晚的眼睛,似乎想从那里面看出点什么,却只望到一眼的悲伤,仿佛要溢出眼眶,将周围的一切都渲染成墨色,原来晚晚一直不愿和他离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太爱他,而是曜天。

    这个认知让沈崇岸有片刻的轻松,同时心底也生出一抹不畅快,但很快被理智替代,那双漂亮的桃花眸望了夏晚晚许久,才缓缓出声,“可以,我答应你。”

    我答应你。

    那四个字像是被放置在了四面都是墙壁的空房间,不断的在夏晚晚的耳旁发出回声。

    他竟然就这么答应了,无论是对她,还是对她的儿子,他都舍弃的如此轻松。

    呵呵……

    夏晚晚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只觉得浑身毫无力气,仿佛随时要倒下,却极力站稳,用同样平静的声音回答男人,“好。”

    一个字,这场婚姻的结果尘埃落定。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