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生日宴会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6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在医院住了五天,腰上的疤痕才彻底结痂拆线。

    史蒂夫看着那伤疤,嘴巴扁着摇头,“前面的还没修复,这后面又添了一道,还真是愁人呐。”

    “谢谢您,没关系的。”夏晚晚伸手摸了摸那块粗糙的结痂处,勉强对史蒂夫道谢。

    “没关系个鬼,一会给你办理出院手续,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史蒂夫看似不耐烦的嘟哝,却发现夏晚晚的目光一直在门外。

    这意图,昭然若揭。

    史蒂夫正在写病例的笔顿了顿,湛蓝色眸子荡了荡,最终还是压住了那句叹息。

    “嗯。”夏晚晚回过神,点了点头,黑色的眸子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失望,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夏晚晚猛地抬头,就见王大海笔直如松的站在病房门口,“太太,车子准备好了。”

    “噢。”夏晚晚应了声看向史蒂夫,道谢离开。

    从沈崇岸那日有急事离开后,就再没送过饭,就是来也只是一个照面。

    夏晚晚以为无论如何他都会来接自己出院,可直到上车,都没见沈崇岸。

    车子穿过城市,到处灯火通明,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几号了。”看着外面到处张贴的圣诞老人,夏晚晚猛然问道。

    “二十二号。”王大海一贯话少,但回答的速度很快。

    “二十二号?”夏晚晚轻轻重复一遍,她怎么忘了,今天是沈崇岸的生日。

    路过那家表店,夏晚晚忙让司机停下,只是走到一半突然顿住脚步,夏诗晴的话又浮现在耳旁,你觉得他稀罕你的礼物吗?

    夏晚晚的神色不由黯淡下来,在冷风中站了许久,直到王大海按了几下喇叭,她才缓过神,却在转身的时候看到对面的男装店,模特蓝色的西装上打着一款暗红的格纹领带,异常的醒目,没来由的夏晚晚觉得它特别适合沈崇岸。

    脚步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询问了店员,对方报价八万八,夏晚晚听的一愣一愣,“我说的是那条领带。”

    “没错,我给您报的价格就是领带的。”品牌店的销售回答的客气。

    夏晚晚心中暗痛,将自己的卡递给销售,她之前给沈氏设计的那几套设计图,总共设计费才十万,她都没舍得花。

    这下一个领带差不多全没了。

    等包装好,拎在手里,夏晚晚全身的忧郁气息一散而尽,余下的全是肉痛和赚钱的渴望。

    也没了之前的犹豫,直接打电话给沈崇岸,那边响了几声才接,“什么事?”

    听到这疏离感满满的问话,夏晚晚强压下心中的琐碎情绪,勉强开口,“我出院了,你在哪儿?”

    “老宅,晚点回去。”沈崇岸望了眼还算融洽的客厅对夏晚晚说。

    今晚是他的生日,老爷子特意举办了一个小型家庭宴会。

    “那我过去吧,一周没见曜天,我挺想他的。”好似没听感觉到男人的冷淡,夏晚晚自顾自的说完,便挂了电话。

    她生怕自己被拒绝。

    今晚沈崇岸在沈宅,自然是要庆生。虽然他不在意自己在不在,可她是在意的。

    沈崇岸听着嘟嘟的挂断声,漂亮的桃花眸闪过一抹暗色,这时裴玥走了过来,“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事,她一会过来。”沈崇岸情绪不明的说道。

    裴玥脸色微滞,但很快就淡然下来,“正好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去跟爷爷他们道别。”

    “没事,吃完蛋糕我送你。”沈崇岸轻拍下裴玥的肩膀,安抚的说道。

    裴玥抿唇,潋滟的眸子看向沈崇岸,“崇岸,我不想你为难。”

    “我没为难,别乱想。”沈崇岸看着身旁纤细柔弱的裴玥,心疼的安慰。

    裴玥点了点头,只是眸光依旧黯然。

    沈崇岸不由的自责。

    夏晚晚到沈宅,才发现外面停了不少车子,奇怪的皱眉走了进去,便见主宅灯火通明,虽不似外面的商场那般热闹洋溢,但也气氛浓郁。

    今晚沈宅有宴会?

    怀着疑惑夏晚晚走了进去,便见客厅布置的美轮美奂,人人礼服西装,客厅正中央一个一米六高的巧克力蛋糕,被点缀的分外引人瞩目。

    这是一场生日派对。

    主角……循着蛋糕扫视了一圈,夏晚晚目光落在了整场的焦点,一身蓝色西装,气质贵雅的沈崇岸身上。

    而他身旁站着同色系,一身露肩蓝色星空裙的裴玥。

    两人只是站在那里,便让人忘记呼吸,仿佛在场的所有都只是他们的陪衬,像漫画里的主角,所有的故事和配角都只为他们铺陈开来。

    夏晚晚呆呆的站在那里,她终于知道沈崇岸为什么没有时间来接自己了。

    也知道为何史蒂夫一直怜悯的看着她。

    今晚是她丈夫的生日晚宴,而她却不被邀请,甚至毫不知情。

    即便早在心理预设了很多可能,但此刻站在这里,亲眼看着他们如神仙眷侣般模样,她的心还是被重重的刺了下。

    她以为沈崇岸不再提离婚,就一切还有挽回的机会,如今看来,沈崇岸并不是不打算跟她离婚。

    只是他想要她自己亲手放弃吧。

    “晚晚,你可算来了,大家都在等你呢。”就在夏晚晚怔怔的站在那里,浑身冰冷时,大伯母孙秀茹突然上前拉住夏晚晚就往宴会中央走。

    夏晚晚推脱,可看着态度柔和的大伯母,手劲却极大,让她根本挣脱不得,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被拽到了大型蛋糕前。

    沈崇岸也看了过来,眉头不由蹙起。

    夏晚晚整个人异常局促,看着现场个个华服加身的人们,而她自己因为刚出院,还穿着发皱的风衣,短发毛躁,素面朝天,还有未脱去的圆润,此刻站这中间就如同一个被扒光的小丑。

    沈老爷子见此,鹰眸一沉,“哼,胖就算了,连基本的礼节都没有,不像话!”

    “这就是三少的媳妇啊?真是……特别。”

    “啧啧,没想到三少真娶了一个胖子。”

    “一看就没什么教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