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只要是你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崇岸出了病房就开始拨裴玥的号码,却一直无人接听。

    这让沈崇岸的神色越发的凝重。

    一边打电话给自己安排的保镖,一边发动车子,挂了电话那边就发来了定位。

    是秋名山。

    看着地点,沈崇岸一阵懊恼,他怎么忘了,这次秋名山总共有三场比赛,上次不过是热身,这场和月底那场才是重头戏。

    可玥儿上次就受了伤,腿还没好,怎么能继续比赛?

    沈崇岸将车子开到最快,银色的迈巴赫如流星一般穿梭在公路上,直奔秋名山。

    一个半个小时的路程,他硬是用了三十分钟,到达地点的时候,比赛正要开始。

    没有像上次一次躲在远处,这次沈崇岸想都不想的加速,直接用自己的车子挡在了裴玥的跑车前,“下来!”

    上一次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爱的女人受伤,这一次绝不允许同样的事情发生。

    这个世界上没那么多的侥幸。

    她已经用了两次,谁也不知道这一次会发生什么。

    “崇岸,别拦着我,上一次没拿到名次,这一次我必须参加,否则就会失去参加后面赛事的资格。”裴玥穿着黑色的机车服,长发被高高扎起,衬得那张脸越发精致白皙。

    “玥儿下来,你这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盯着车上的人,沈崇岸的脸色暗的渗人。

    “哪又怎么样?我早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了。”裴玥自嘲的笑笑。

    沈崇岸看着女人悲伤的脸庞,心也跟着抽痛,猛地拉开车门,挡在了裴玥车子前面,“如果你觉得你不该活在这个世界,那我沈崇岸就更不应该!”

    “崇岸你让开!”周围已经有不少人看了过来,负责的裁判来清场,可对上沈崇岸幽冷的眸子,愣是不敢再上前。

    裴玥急的一张小脸发白,狠狠的跺了下脚启动车子,可前面的人站在那里岿然不动,仿佛她死他要会跟上。

    “沈崇岸!”

    裴玥低吼一声,试图将男人恐吓走,可沈崇岸不但不走,还站在了车子前面,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眼看车子就要撞上,裴玥狠狠闭眼,在挨上沈崇岸的那一刻猛然停住。

    接着整个人崩溃的抱头,沈崇岸上前拉开车门,一把将人抱出来,“玥儿没事了,没事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拦着我?你知道这三年我过的有多痛苦吗?”裴玥狠狠的摇着沈崇岸,情绪彻底失控。

    “我知道,我知道。”他又何曾不是。

    “你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裴玥摇头,痛苦让她一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沈崇岸将她紧紧抱住,“玥儿,一切都过去了,别再这么糟蹋自己,你值得拥有更好的一切。”

    在沈崇岸心里,裴玥一直都是天上的明月,纯洁美好,即使没有二哥,她也应该拥有更好的幸福。

    “更好的一切?”听到这话,裴玥讥诮的重复,随即摇头,“我不需要什么最好的一切,我只想我们三个回到过去,他在你也在,属于我们的时光不会变,可是可能吗?”

    沈崇岸听到裴玥悲痛的声音,心也跟着揪痛,捧住裴玥那张精致的小脸,轻声低语,“玥儿过去已经过去,二哥回不来了,可是我还在,你还在,那一切就还有希望,别放弃自己好不好?”

    “你在吗?”听到沈崇岸的话,裴玥忧伤的眸子突然对上沈崇岸的狭长的桃花眸,低低的轻喃,带着无法言语的落寞。

    沈崇岸捧着裴玥的手轻轻颤了下,“玥儿你在说什么?”

    裴玥眸色一暗,声音里有掩饰不去的伤感,“我怎么忘了,你已经是有妻子的人了。放我下来吧,大家都看着呢。”

    “我不放。”沈崇岸摇头,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他又怎么可能放下她。

    “崇岸,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裴玥跟着摇头,那么小的脸庞溢出大颗大颗的泪珠,别说沈崇岸,周围的人都看的心痛。

    这样的女人,谁能拒绝?

    “可以的,等我,给我三个月,我会给你最好的一切。”这句表白沈崇岸预备了十五年,终于说出口的这一刻,却有种难以言喻的沉重。

    不由自主的想到他临走时,将自己裹在被子里的夏晚晚。

    那双晶亮的眸子在他脑海里晃啊晃,沈崇岸努力挥去,专注的看着裴玥,这才是他此生想要共度的女人。

    “可是……”

    “没有可是,玥儿,交给我,相信我,只要你愿意给我机会。”看着裴玥痛苦为难的样子,沈崇岸眼底满满的心疼。

    他可以对不起夏晚晚,却不忍心伤害裴玥丝毫。

    这么多年她第一次对自己松口,他绝不会再放弃。

    “崇岸……”眼泪再次掉落,裴玥难过的将自己埋进沈崇岸的怀里,旁边吹起一阵口哨声,裁判忍不住再次清场。

    沈崇岸抱起裴玥,一起进了自己的车子,之前负责裴玥安全的保镖很自觉的上来开车。

    “不许哭了。”沈崇岸轻轻拭去裴玥脸上的泪痕,心疼的低哄。

    裴玥不说话,只是将身子往沈崇岸的怀里又倚了倚。

    沈崇岸低头,轻吻了下女人光洁的额头,“委屈你了。”

    “是我不好。”裴玥声音满满的自责,“如果我早点看清自己,你也不会像现在这么为难。”

    “只要是你,什么时候都不晚。”沈崇岸用力将人抱紧,多年渴望终于成真,却背负了太多。

    裴玥听此,仰头看着那张堪比巨星的脸庞,“这次换我等你。”

    “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沈崇岸柔声低语,那双好看的桃花眸里带着难以化开的浓情,里面有他整个青春,与往日冷峻的模样判若两人。

    车里浓情蜜意,夏晚晚在医院却很不安生。

    就在沈崇岸离开没多久,夏国海来医院看她,还带着吴春华母女。

    这让夏晚晚不由的警惕起来,“爸,她们怎么会来?”

    “是这样,你吴阿姨和诗晴是来给你道歉的。”夏国海表情很是为难的说。

    夏晚晚一愣,不可思议的看了眼父亲,她知道父亲耳根子软,又跟吴春华在一起多年,不可能一时断掉,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和好了?

    “不需要。”

    “晚晚,你别生气,你阿姨和诗晴是真心想跟你道歉。”夏国海的声音越发的软。

    夏晚晚听的一肚子气,“不管真心假意我都不需要,你们出去!”

    “晚晚……”

    “爸,你也出去!”夏国海还想说什么,被夏晚晚冷声打断,余光瞥见夏诗晴得逞的微笑,心情瞬间跌入谷底。

    她就是故意来气自己的。

    只是夏晚晚不明白,父亲吃了那么大一个亏,难道就不长一点记性吗?

    见晚晚也生了自己的气,夏国海眼底充满歉意,还想上前,却被夏晚晚眼底的冷意喝退,难堪的退出了病房,这才看向那母女,“你们满意了吗?”

    “爸,你这是什么话,我们也是好心,只是没想到妹妹脾气这么倔。”夏诗晴说的冠冕堂皇,夏国海被气的轻颤,可现在有把柄在她们手上,他也无能为力。

    看着紧闭的房门,夏国海心痛的击打自己的胸口,“晚晚对不起,爸爸对不起你……”

    吴春华母女冷眼看着夏国海,还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好在,三个月后她们就再也不需要这个老废物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