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谁稀罕你的礼物?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黄总严重了,之前夏诗晴和刘氏签约的时候,也不见您动这么大气。何况我不信,海雅没了黄总,就找不到更好的建材商?”了解黄海军后,夏晚晚可以肯定,夏诗晴当初换合作商,肯定是和黄海军通过气的。

    甚至姓黄的昨晚为难她,怕也跟夏诗晴脱不了干系。

    “哼,一个胖丫头这么大口气,就不怕闪了腰!”黄海军冷哼一声。

    张勇听到两人怼上的消息,匆匆赶来拽了拽夏晚晚的袖子,“晚晚,刘建州被抓,沈氏不会再跟他们合作,黄海军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不是还有MC吗?”夏晚晚低低的说,但还是被黄海军听了去。

    不等张勇开口,黄海军大笑三声,“夏晚晚,你是昨晚酒还没醒吗?还是被夜总会的少爷玩傻了?MC?能瞧上你们海雅?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

    一听夜总会少爷,公司不少人八卦的望了过来,夏晚晚的脸色已经很难看,对面的黄海军以为夏晚晚被捉到痛脚,笑的更加肆意。

    夏晚晚那张圆润的脸上浮出一抹冷意,“呵呵,那黄总不如我们等着瞧。”

    “晚晚,这使不得。”

    张勇只以为夏晚晚是在赌气,毕竟黄家和刘家顶多算是燕京的大建材商,可MC却是全国,甚至这两年在国际上也打出了名气,只接受大企业的订单合作,做自己的品牌。

    像海雅这种小企业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

    夏晚晚这是玩火,到时候收不了场事小,不能按时完成工期才是大事。

    海雅设计好不容易找到沈氏这么个大山,已经搞砸一次,不能再搞砸第二次。

    张勇担心的想要阻止夏晚晚。

    可夏晚晚已经铁了心,摆手示意张叔安心,然后看向公司保安,“送黄总出去。”

    “晚晚,这……”

    “张经理,您别忘了现在我才是公司的决策人。”见张勇还犹豫,夏晚晚声音突然一凛,冷冷瞟了眼身旁的人。

    张勇被夏晚晚的气势惊到,竟然再不敢多说一句。

    旁边的保安也犹如被控制一般,快速上前赶黄海军离开。

    黄海军做公司多年,还从未受到过这种待遇,就连夏国海都对他恭恭敬敬的,没想到竟然今天栽到一个小丫头片子身上,“你给我等着,我倒要看看海雅能不能翻身!”

    “送黄总!”

    “黄总请!”

    看着黄海军狼狈的离开,夏晚晚转身上楼。

    整个过程张勇看的一愣一愣,小跑着跟上,“晚晚啊,你这次可闯了大祸了,黄家势力不小,要存心整我们,那海雅在燕京可就是寸步难行。”

    “张叔不用担心,晚上你将单子列出来,亲自送到MC,让他们明天送货到辰月花园的工地。”

    “晚晚你说什么?”张勇震惊。

    “和MC的合作我已经谈妥了,辰月的项目不会耽搁。”夏晚晚终于扭头看向张叔。

    张勇激动的手微微颤抖,“这是真的?”

    “真的。”夏晚晚的声音格外肯定。

    “太好了,太好了,海雅真的有救了!”张勇激动的感叹,夏晚晚又交代了他一些细节,才离开公司。

    没有直接回南山公寓,而是让老王送她去了陈教授的住所,明早是大赛的最后交稿日,夏晚晚这几日忙的差点忘记。

    对于这次的比赛,她内心还是很在意的,能否拿奖,决定这她未来是否在设计界占有一席之地。

    等父亲身体好一些,夏晚晚就打算将公司交给父亲,她想要做的只有设计。

    也只有在设计上,她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成就感。

    交完设计稿已经很晚,夏晚晚买了堆东西去了医院。

    “不是明天出院吗?怎么这么晚还过来?”见晚晚拎着一堆东西进来,夏国海责怪的说。

    “忙完事情正好顺路。”夏晚晚温顺的回答,拿了颗苹果给父亲削了起来。

    夏国海苍老的脸上浮出一抹自责,“晚晚,以前都是爸爸不好,你心里没怪爸爸吧?”

    低头削苹果的夏晚晚没抬头,依旧安静的削,心里却在问自己,有没有怪过?

    大概是有的吧。

    这些年,她曾无数次的怪过,然后又抱有希望,再失望。

    到如今,虽然和好,可心底的那些芥蒂,却始终还是在的。

    见晚晚久久不说话,夏国海小心翼翼的没敢再问,岔开话题问公司的事情,晚晚一一回答,可那气氛却一直不曾变过。

    离开医院,已经十点了,夏晚晚却还不想回去。

    从下午拖到现在,她不过就是不想回家。

    夏晚晚怕,怕沈崇岸在家,也怕他不在家。

    “老王你先回去吧,我想散散步,一会自己打车。”看着浓浓的夜色,不知不觉已经十二月,站在夜里,冷风吹过,刺的人全身发冷,却教人更加清醒。

    这偌大的城市,千百万的人口,却没有可以真正让她倚靠的人。

    “可是太太,先生交代过必须让您回家。”王大海说话带着些许军人的执拗。

    “很快就不是太太了。”夏晚晚自嘲的笑笑,一张圆润的脸上都是荒凉,却为了让司机放心,敛下眸底的伤感,“你放心,我不会有事,就想自己走走。”

    “那……那您小心。”看到太太坚决的样子,王大海也不好再说什么。

    等车子离开,夏晚晚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顺着亮光一路走,最后停在一款男士手表店前,再过几日就是沈崇岸的生日,他在她的生日时带她领证,给了她全世界最好的礼物,也就是婚姻的承诺。

    那时候她震惊大于惊喜,时常暗自抱着那大红的证件不停摩挲,总以为自己还在梦里,梦醒一切美好都会散去,可沈崇岸用一件件事告诉她,这场婚姻不是儿戏。

    然后又用现实告诉她,这不的确不是梦,因为梦不会这么残酷。

    她的生日愿望大抵是要落空的,那么她能不能送他一件礼物,好歹让他记得自己。

    该送什么呢?夏晚晚专注的看着橱窗里的手表。

    “你觉得他会稀罕你的礼物吗?”

    夏晚晚盯着那些男士表出神,就听到身后讥诮的声音,转头就对上夏诗晴夜场小公主的打扮淡淡的睨了对方一样,“稀不稀罕,我起码有资格送,你呢?”

    以前夏晚晚不知道自己也会变刻薄的。

    果然她的话说完,夏诗晴浓妆艳抹的脸上顿时变了色,“夏晚晚你在得意什么?你以为你这沈太太的位置还能坐多久?整个沈氏上下谁不知道三少的女神回来了,就你还在这里自欺欺人!”

    “哪又怎么样?他就算不要我了,也不会要你,而起码我还曾经拥有过?你呢?呵呵。”听到夏诗晴的话,夏晚晚的心如刀割,原来整个沈氏都知道三少的真爱回来了,怕不止夏诗晴在等着看她的笑话,所有人都等着吧。

    甚至谩骂过她的全部网民,都在等着她被赶出沈家的那一刻。

    只是心底再痛,夏晚晚面上都撑的平静如水,仿佛那人真的与自己无关痛痒。

    “贱人,你最好趁着现在好好得意,等三少跟你离婚,我看你还怎么嚣张?”夏诗晴卸去平日伪装的柔弱面具,灯光打在她那画着浓妆的脸上,显得格外丑陋。

    夏晚晚微笑着看着夏诗晴,“如果我非不离呢?那岂不是要让你失望了。”

    “你做梦,你以为三少会为了你这种放荡的丑八怪放下裴家大小姐?笑话!”夏诗晴双手环胸,虽然花了几百万很肉疼,可她看着三少亲眼捉奸在床,还会要她?

    笑话!

    “那还真不一定,毕竟三少很喜欢我呢,尤其是……床上。”夏晚晚知道什么是夏诗晴的痛脚,今个她心情不好,夏诗晴让她不爽,她却不打算便宜对方。

    “你……恶心!”夏诗晴万万没想到,夏晚晚会说出如此下流的话,嫉妒使她表情越发狰狞。

    夏晚晚笑的愉悦,随意的耸耸肩,转身准备离开,却呆愣在了原地,嘴巴微张。

    “沈……沈崇岸……”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