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是不是美女天生就好命?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崇岸一路拖着夏晚晚往回走,一张俊脸阴沉的可怕,但夏晚晚却感觉不到,还掰扯着男人的手,“你是谁?放开我……”

    “夏晚晚,你给我清醒点!”这两年沈崇岸自认性格沉稳内敛不少,可这一刻却快绷不住了,他大概是对这个丫头太好,才让她如此肆无忌惮。

    “唔,好疼。”夏晚晚胳膊上被捏的发疼,想要挣脱开沈崇岸的手,却一头栽倒在沈崇岸的胸口,用力嗅了嗅,仰头略显无辜的问,“你是崇岸吗?”

    “你还知道我是谁。”见夏晚晚这种情况下认出了自己,沈崇岸的脸色稍稍缓和,音调却依旧很冷。

    哪想到白日里拒绝她的小胖子,此刻确定是他,猛地后退一步,“你放开我,你凭什么弄疼我?我不要你管……”

    “那你想要谁管?刚才那个鸭子?”男人刚缓和的脸色再次阴沉下来,一把拽住晚晚的衣领,强行拖着她往外走。

    夜色这种地方,也是她能来的?

    “对,我就是买鸭子,也不用你管。”本就狼狈的夏晚晚被沈崇岸这样拖着,姿态更加难堪,一种难以言喻的怒气,让她不管不顾的朝着沈崇岸吼。

    啪!

    才说完,沈崇岸一巴掌就响亮的拍在了夏晚晚的脸上。

    夏晚晚在片刻的怔忡后,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崇岸,“你混蛋!你凭什么打我?你算我什么人?难道只能你和别人的女人勾三搭四,不许我出钱玩鸭子?”

    清醒的时候,夏晚晚是说不出这种话的,可她现在醉了,醉的肆无忌惮,随着沈崇岸那一巴掌,她连替自己解释的心情都没了。

    “玥儿不是别的女人。”沈崇岸也不明白自己为何看到那少爷在和夏晚晚纠缠在一起时那么恼火,更不明白听这丫头说他管不着她找鸭时,为何彻底失控,极力的克制,最后却将落点落到了裴玥身上。

    不管怎么样,他不许别人侮辱裴玥。

    谁都不可以。

    夏晚晚眼底闪过一抹浓浓的失望,是啊,她的玥儿不是别的女人,她才是。

    “你放开我。”即便是醉了,夏晚晚还是觉得心在滴血,人也片刻的清醒起来,挣脱开沈崇岸的钳制,摇摇晃晃的往前走。

    沈崇岸看着夏晚晚的背影,衣衫凌乱,后背更是露出大片肌肤,桃花眸一暗,猛地上前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别给我在这里丢人现眼,跟我回家。”

    “沈崇岸,那不是我的家,你不是要离婚吗?我回去就签字,什么我是你的妻子,你会尊重我们的婚姻,会给曜天一个完整的家,给彼此一个机会,狗屁。沈家三少就是个信口胡戳的骗子,你从一开始就不该给我幻想!”夏晚晚一边在沈崇岸怀里挣扎,一边咬牙切齿的说,最后一口狠狠咬在沈崇岸的手腕。

    男人疼的闷哼一声,却没有松手,反而眉头拧的更深,原来他在这丫头心里是这个样子?

    下意识的看向与那新牙印并排着的浅浅的几乎快淡的看不出的小牙印,脸色越发阴郁。

    是他做错了吗?

    任由夏晚晚在他怀里发疯,沈崇岸抱着人一路下了电梯,将人强行塞进车里。

    夏晚晚力气不大,可闹起酒疯却一点不含糊,就在沈崇岸将她塞进车子的同时,她一脚踹到沈崇岸的小腹上,男人没预备,差点摔倒,刚站稳,就听到夏晚晚嘴里呢喃,“你们都是骗子,全是骗子……什么天长地久,只是随便说说,你爱我哪一点?你也说不出口,你认识了新美女,就把我丢一旁……”

    “呵。”看着骂着骂着就唱起歌来的夏晚晚,沈崇岸轻呵一声,看着那醉红的大脸蛋,深深呼气。

    第一次知道这丫头,唱歌一句都不在调上。

    伸手拍拍晚晚的头,“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

    “不许碰我,我不是小猫。”夏晚晚不能的躲开沈崇岸的手,大圆脸气鼓鼓红彤彤。

    沈崇岸由怒转笑,“那你是什么?”

    “我是小狗,汪汪汪!”

    “哈。”沈崇岸怎么都没想到,刚才把他气的够呛的人,这会酒劲上来迷糊后这么可爱,尤其那鼓起的脸颊,实在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那脸颊,“嗯,小狗比较可爱。”

    “汪……”

    “哈哈哈,狗东西。”沈崇岸捏着那鼓鼓的脸,手感极好,夏晚晚不满,作势要咬他,他低骂一声松开,给她系好安全带,才坐进驾驶座。

    夏晚晚还不老实,整个人不舒服的在座椅上扭动,沈崇岸扭头按住她,“再动,信不信我捏扁你的包子脸!”

    “唔。”夏晚晚仿佛被吓到,突然就安静下来呆呆的不动了。

    沈崇岸疑惑的伸手晃晃,结果夏晚晚却挡开他的手,痴痴的看着他的脸,“好美啊,你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是不是人生处处顺遂,摊开掌心就有人给糖吃?”

    夏晚晚问的认真,沈崇岸却脸色阴沉的可怕,他最忌讳别人说他像女人,可这丫头居然醉了直接将他当女人。

    可听到最后,心却咯噔一下,这丫头又在自卑了。

    只是人生哪有那么简单,不是美就能解决一切。

    但看着夏晚晚这般,他又不忍心拆穿,她那么拼命的减肥,不就是想要变美,改变如今的境况吗?

    “走吧,时间不早了,回家。”一肚子火气,被夏晚晚这稚气的模样给消去大半,揉了揉那毛茸茸的脑袋,发动车子。

    路上一旁的人终于安静下来,沈崇岸侧头便见她竟歪着头睡了过去,难得没有打鼾,睡的异常的安静。

    回到南山公寓,沈崇岸小心翼翼的将人抱回公寓,放到床上,看着晚晚酣睡的样子,叹了口气出了卧室。

    没有离开,也没有再回卧室,沈崇岸笔挺的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整个书房都被罩上了一层雾气,将男人的身影拉扯的越发落寞。

    这个决定对他来说太难了,或者违背承诺,或者失去真爱,无论哪一个对沈崇岸来说都是艰难的决定。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