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放开我,你自己睡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7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崇岸?沈崇岸?”再问却没了回答,晚晚喊了几声沈崇岸,仍不见男人回应,扭头他竟枕着她的肩膀睡着了。

    那脸颊上还有伤,又因着犯了酒劲红了脸,此刻看着竟然有那么点憨相,完全不似往日的样子。

    别提有多可爱。

    怦怦怦……

    晚晚的心跳又不受控的加速,双手从后面拖住男人,一步一步往前走,将人半挪半背的弄到床头。

    好不容将沈崇岸安置好,晚晚已经累瘫。

    坐在床头大口大口的喘气,出了一身的汗。

    可没歇一会,便见沈崇岸难受的皱眉,赶忙起来查看,发现压着了伤口,又喘着粗气将男人身体摆正。

    就在夏晚晚终于歇下,犹豫要不要洗个澡再睡的时候,身下睡的迷糊的男人,突然长臂一伸将她扣在了自己怀里。

    “睡觉。”

    “唔……”被这么紧紧的揽着,晚晚很没出息的心跳又开始加速。

    甚至开始幻想,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

    忍不住轻轻挪动身体,去仰头看那张让她迷恋的俊颜,就听沈崇岸低哑的声音无限宠溺的呢喃,“玥儿,别闹,让我睡。”

    轰!

    一句话让原本全身发烫,心跳加速的夏晚晚脑袋轰的一下,全身像是被泼了冰水,一切心动的冷了下来。

    仰头看着闭眼的男人,心仿佛又被狠狠扎了下。

    一股难以平复的怒,让晚晚挣扎着想要从沈崇岸的怀里出来,可男人却铁了心一般,就那么死死的禁锢着她。

    “沈崇岸,你放我起来!”越想越难受,晚晚努力挣扎。

    结果却吵醒了醉酒睡过去的男人,猛地将一条大长腿压在她的身上,“大半夜,闹什么闹,欠操是吧?”

    “你……”上次夏晚晚就发现这男人酒品不好,听的这暴躁又情色的话,顿时降下去的体温又热了起来。

    想到他这几日在那个女人住处,他们是不是也做了?

    脑海里闪过这种念想,让夏晚晚浑身都不舒服,“沈崇岸,我是夏晚晚,不是你的玥儿,你放开我,我去洗澡。”

    “别闹,睡觉。”酒劲加上身上的伤,让沈崇岸的脾气格外暴躁,趁着理智还在,低声命令了一句。

    可他越是霸道,夏晚晚的脾气越是上来了,她好心伺候他到大半夜,他却心心念念着别人,还让她别闹?

    她到底怎么闹了?

    夏晚晚不明白,态度也冷了下来,“放开我,你自己睡。”

    “不听话的坏东西。”沈崇岸暗恼,整个身体压了上来,借着酒劲一把扯开晚晚的睡衣。

    晚晚被吓到,撑开双手抵在胸口,“沈崇岸你别乱来?”

    可男人不但没听她的,反而大手拽着她的胳膊,将她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接着没有任何前戏就撞了进去。

    “唔,疼……沈崇岸你混蛋!”

    “让你不乖乖睡觉。”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沈崇岸用力,结果扯到伤口,闷闷的哼了一声,继续动作。

    晚晚疼的倒抽一口气,却不想发出声音,以免又刺激到对方的神经。

    哪知道身后的人动着动着就不动弹了,夏晚晚难受的想要挣脱他,却被抱的更紧,勉强扭头却发现,沈崇岸就这么抵着她睡着了。

    “混蛋!”难受的咬牙切齿,却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又把男人吵醒,对她一顿狂虐。

    心中又气又羞,她真的很想知道,沈崇岸将她当成了什么?

    或者此刻他将她当成了谁?

    可怎么问?听着耳旁的均匀的呼吸声,那喷洒出来的热气,烫的她脖颈发痒,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此刻要怎么跟这个醉鬼计较?

    深呼吸,晚晚都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睡着的。

    再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可身体还不能动。

    “沈崇岸,你醒醒。”晚晚就这么被抱着睡了一夜,此刻难受的喊人。

    可身后的男人却仍旧一动不动,晚晚没办法只能用力顶了顶身后的人,结果沈崇岸一骨碌滚到了一边。

    彼此身体分开时还发出了羞人的噗嗤声,晚晚红着脸坐起来。

    因为一个姿势太久,全身酸疼,勉强去看男人,就发现沈崇岸居然还没醒,心下疑惑的上前摸了摸他的脸,吓得轻啊一声,“怎么会这么烫?”

    难不成他睡的那会就已经发烧了?

    再顾不上赌气,晚晚一溜烟下床,用湿毛巾给男人全身擦了一遍,又重新打湿敷在额头上,就去给史蒂夫打电话。

    那边应了一声夏晚晚才去简单的洗漱换衣服。

    末了在等史蒂夫的间隙又给沈崇岸换了几次冷毛巾,那体温不是一般的烫。

    好不容等到史蒂夫来,晚晚赶忙将昨晚的情况说明。

    史蒂夫凝眉,“你是说他喝醉还挨了枪?”

    “他说子弹是擦伤,不要紧。”晚晚解释。

    史蒂夫脸色已经变了,“他说不要紧,你也信?”

    “我……”晚晚想说什么,发现自己根本解释不了,干脆闭嘴,带着史蒂夫去卧室。

    等量完体温,史蒂夫眉头拧的更厉害,“三十九度,幸好你电话打的及时,要不然得傻。”

    一听这话,晚晚的心又绷了起来,看着史蒂夫熟练的给开药打上点滴。

    又将之前她给包扎的伤口你重新拆开,另行处理。

    “你今天没事就一直守着,别离开,只要退烧就问题不大。”史蒂夫弄好后,叮嘱晚晚。

    “嗯,我知道。”

    “不过你知道是什么人对他动手吗?”史蒂夫目光在沈崇岸的肩膀上停了停,扭头问晚晚。

    晚晚摇摇头,“他没说。”

    史蒂夫没再说话,打开医药箱,给了晚晚一堆药,这家伙不仅是身体上有伤,明显还有些思虑过度,打点滴只能退烧,“怎么吃我写在上面,等他醒来记住叮嘱他按时吃药。”

    “好。”

    “我看你这脸色也不好,没过度减肥吧?”史蒂夫起身的时候注意到夏晚晚的脸色很白,而且人瘦了不少,警惕的问。

    “没有,就是昨晚折腾了一夜,没睡好。”晚晚有些心虚的回答。

    “那就好,别把医生的话当耳旁风,到时候减肥不成,心脏或者肾脏出了问题,就是大麻烦。”史蒂夫再次提醒夏晚晚。

    晚晚忙点头,心里也知道史蒂夫为她好,可她现在哪里等得及。

    至于她的身体,也没见哪里出问题。

    送走史蒂夫,夏晚晚守在沈崇岸床头,看着那张好看的脸庞,睫毛一直颤抖着,似乎在做梦,只是不知他的梦里,可有她?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