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世界上没这个道理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你想吃什么?我帮你点。”纪凌风见夏晚晚木讷的坐在那里,完全没有之前在他面前的伶牙俐齿,心中有些愧疚,干脆拿过菜单帮她点。

    “不用,我胃不舒服,不是很想吃。”晚晚下意识的跟纪凌风保持距离,却在抬头的瞬间对上了沈崇岸的目光,匆忙低头。

    沈崇岸俊脸微沉,“给她来份海鲜粥,再要一份牛肉羹,肉碎些。”

    ”谢谢。”不知道沈崇岸是出于什么心思帮她,夏晚晚有些疏离的道谢。

    裴玥淡淡的看了沈崇岸一眼,略略诧异。

    在她的记忆里,这男人除了对她,并不是什么体贴的人,下意识多看了眼夏晚晚,倒也没觉出什么特别,也不符合沈崇岸的审美。

    “果然还是三少了解晚晚的口味。”不同于裴玥的淡然,纪凌风嬉笑着说,可却暗暗提醒了在场人,夏晚晚和沈崇岸的关系。

    余光睨了眼裴玥,见表姐那张绝美的脸上波澜不惊,稍稍安心。

    可又有些心疼夏晚晚这个胖子,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是三少的正妻,三少要真的重新追求表姐,岂不是先要和这个胖子分开。

    这么一想,纪凌风又忍不住多看了眼夏晚晚。

    夏晚晚倒是平静,目光专注的盯着桌上剥的精致的蟹皮。

    “你要想吃,我帮你再点几个呗。”见夏晚晚如此,纪凌风招呼侍应给她也点了盆大闸蟹。

    “纪少,不用……”夏晚晚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她不是想吃螃蟹,只是想到了刚才沈崇岸给另一个女人剥螃蟹的样子。

    “今秋蟹膏最好,多吃几只也无妨。”裴玥笑盈盈的说。

    夏晚晚对上那笑容,有片刻的失魂。

    见晚晚不动,裴玥也不尴尬。

    倒是沈崇岸习惯性的揉了揉晚晚的头,“发什呆?”

    “噢,谢谢。”反应过来,夏晚晚将脑袋往一侧躲了躲,客气的感谢。

    气氛有些古怪。

    沈崇岸微微蹙眉,还想说什么侍应开始上菜,夏晚晚赶忙低头专注的喝粥。

    纪凌风则大大咧咧的接过螃蟹,“我帮你剥。”

    “不用,我自己来。”生怕纪凌风给自己剥,夏晚晚快速抢过螃蟹,胡乱的开剥。

    纪凌风呆呆的看着,沈崇岸脸色微暗,她这哪里是吃螃蟹,简直是糟蹋。

    “唔……”就在这时,蟹壳将晚晚的手划破,一道血红的口子赫然出现,晚晚疼的唔了一声,将手上的螃蟹仍在一旁,心里全是懊恼,一双眼也红了起来。

    她真是没用。

    又胖又丑就算了,还笨还蠢。

    “我看,怎么割这么深,笨死了!”沈崇岸心里一急,拿过夏晚晚的手,低咒一声。

    夏晚晚听到耳旁只觉得无比讽刺,他也觉得自己笨吧。

    猛地抽回自己的手,“我突然想起学校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说完夏晚晚猛地起身,如同逃跑一般奔出餐厅。

    纪凌风看着夏晚晚灵活如兔的样子,挠挠头,“我也有点事,先走了。”

    一时间餐桌又剩下原来的两人。

    “她喜欢你。”裴玥睨了眼沈崇岸。

    “我知道。”沈崇岸情绪不明的回答,脑子里全是夏晚晚刚才失魂的模样。

    “你该回家了。”裴玥声音依旧平淡,那美眸里闪过的一抹不悦转瞬即逝。

    沈崇岸猛地回神,对上那张年少就爱着的脸庞,“玥儿,我不知道你会回来,这些事情我会处理。”

    “你知道我放不下他,你也结婚了,有要负责的女人。”裴玥取过湿巾,细细的擦净自己的手,那每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带着天生的优雅美丽。

    “玥儿,我喜欢的从来都是你,婚姻也从来不是我们之间的障碍。”沈崇岸定定的回答,那双狭长的桃花眸里有着一如既往的执着。

    “崇岸,别闹。”擦干手,裴玥缓缓起身。

    沈崇岸却猛地上前,“你知道我不是胡闹。”

    说完一把将裴玥抱起。

    “唔,你放我下来……”裴玥娇呼一声,精致的脸庞闪过一抹慌乱,下意识的望了眼周围最后放弃挣扎,脸颊染上一层浅浅的娇羞。

    “你腿伤还没全好,走路不方便。”沈崇岸看的痴迷,霸道的回答,抱起裴玥就朝着外面走去。

    夏晚晚坐上纪凌风的车,才从餐厅前经过就看到抱着裴玥出来的沈崇岸,整个人石化在副驾驶,久久的盯着那对璧人,心痛的无以加复,却说不去半句话,眼泪从眼角滑落,滴滴跌在心上。

    “喂,胖妞你怎么哭了?”纪凌风见夏晚晚一声不吭,侧头看过去就见她红着眼眶,问了一句,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正好也看见刚才那个画面,歉意的摸了摸鼻子,“对不起啊,不该带你来这里。”

    夏晚晚没说话,只是缓缓转过头。

    车里气氛格外压抑。

    纪凌风受不了,“好吧,老实告诉你,我是故意带你来的,就是为了提醒你家男人,他现在是已婚男,别招惹我姐姐。”

    “她是你姐姐?”夏晚晚终于知道自己之前没听错。

    “是啊,表姐,和三少、二少青梅竹马长大,我很小就知道三少喜欢表姐了。”纪凌风耸耸肩。

    夏晚晚确实一僵,“你是说他们青梅竹马?”

    “对啊,可惜表姐喜欢的是二少。”纪凌风想到沈崇轩,不由的叹了口气。

    “二少?”夏晚晚嫁到沈家不久,却也知道沈二少是这个家里的禁忌,当年也是出了车祸离开的。

    “对啊,他们都要订婚了,结果二少出事,表姐远走他乡,三少接管沈氏,坊间有传闻,二少是被三少害死的。”

    “你别胡说,他不是那种人!”听到纪凌风口不择言,夏晚晚立马警告。

    纪凌风同情的看了夏晚晚一眼,“他都这样对你了,你还护着他?”

    晚晚眸子一暗,“原本我们的婚姻就是意外,是场交易,他不爱我,我也不是第一天知道。”

    可仍然感到心痛。

    哪怕她在心里已经无数次接受这个事实。

    “可你爱他。”纪凌风一针见血。

    “哪又如何?我爱他,就要他爱我吗?世界上没这个道理。”夏晚晚心在流血,却越发的平静。

    她不是夏诗晴,不会像她一样,为了一个男人疯狂的算计别人。

    当初沈崇岸在她最难的时候救了她,她理应心怀感恩。

    至于他的爱,她从最初就不该奢望。

    “呵。”纪凌风有些诧异的望了眼夏晚晚,最后摇摇头,“蠢胖子!”

    夏晚晚听到也不跟他计较,“你不是要吃饭吗?我带你去一家。”

    “算你有良心。”纪凌风愉快的回答。

    车子重新驶入夜色,夏晚晚靠在一旁,重新陷入沉默。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