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三少,饶命……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9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看着元翔离开,元美烦躁的踹掉目所能及的所有东西。

    好一会气息才稍稍平复,打开手机。

    果然今天的直播上了热肉,大家都在讨论夏晚晚抄袭这件事。

    虽然视频上沈崇岸强调是巧合,没有谁抄袭谁,可大部分网民还是不买账。

    有些甚至没看视频,就开始骂三少袒护自己的胖妻子,还嘲笑他爱吃猪肉,审美成迷。

    对于这个巧合的结果,基本没多少人买账,连带着沈氏的股票都开始下跌。

    周森安排了人撤热搜,但仍旧无法阻挡网民对这场豪门狗血事件的关注。

    元美这才意识到沈崇岸为自己做了什么,心底也同时生出一抹期望,这么说来,崇岸哥应该是在乎自己的。

    否则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牺牲?

    被感情冲昏头脑的元美,根本没想过沈崇岸帮她是为了什么。看着脚边的行李,眸子里闪过一抹精明,她就不信大哥一直能让人盯着她。

    而夏诗晴也看到网上的反馈,那些将夏晚晚骂的狗血淋头的话都成了取悦她的最好调剂品。

    一双看似温柔似水的眸子里李闪着恶毒,有三少护着,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被垃圾一般扔掉。

    就在夏诗晴得意时,她的手机响起,是刘建州。

    夏诗晴下意识的看向周围,随即挂断,发信息,“我在上班,你找我做什么?不是说最近少联系吗?”

    刘建州看着信息,面色焦急的问,“你不是保证这件事不会联系到刘家吗?才一天,公司好几个项目被截断,连带着之前已经签约的项目被也毁约,夏诗晴你必须负责!”

    “你们公司出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夏诗晴瞟了眼信息,用修饰的过分花哨的指甲漫不经心的回复,一句话把自己撇了个干净。

    “我怀疑是三少在对付我们,你说跟你有关系吗?”刘建州一见夏诗晴这话,气的脸色发青。

    他怎么都没想到,夏晚晚那个胖子居然真的跟三少领证了,而且还让三少为了她如此大动干戈。

    “怎么可能?”夏诗晴有些慌。

    “有什么不可能的?现在除了沈氏,有谁会对我们家动手?”刘建州气结,不过是想出一口气,却连累公司。

    这样下去,刘家撑不了多久的。

    夏诗晴看着刘建州这句,从容的脸上终于有了暗色,狠狠握了握拳头,连接的假指甲都断了几根,三少居然真的那么在乎夏晚晚那个胖子。

    好一会回过神,夏诗晴一边安抚刘建州,另一边却开始删除两人的联系记录,她好不容易才走到现在,又怎么可以让刘建州拖累自己。

    那边刘建州已经慌了,即便是夏诗晴再三保证,都无法让他安心。

    再继续下去,刘氏的建材公司会破产。

    整整一天,刘建州都心神不宁。

    更糟糕的是,他们之前已经合作到一半的项目,竟然被重新审查,并且检测出材料有致命物质。

    这下不止刘建州,整个刘家都慌了。

    如果这个结果被媒体曝光,那么不光是刘氏破产这么简单,这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就在刘建州手忙脚乱的时候,他父亲突然急召他过去。

    刘建州心里忐忑,他心里暗暗知道什么原因,可又不肯相信,沈三少为了一个夏晚晚会如此不惜大动干戈。

    “爸。”

    “混账!”刘建州才进去喊了声爸,刘父一脚就将他踹倒在地上。

    刘建州疼的痛呼一声,“爸,您这是干什么?”

    “是不是你干的好事?”原本能接到沈氏的项目,刘父非常高兴,在同行面前更是有种扬眉吐气的虚荣,对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也有了点欣赏,却没想到他竟然搞出这种幺蛾子。

    现在好了,钱没赚到,快把公司赔进去了。

    “你说是不是你伙同夏诗晴那个贱人,算计沈氏?”刘父气的不轻。

    “爸,我没有。”刘建州心虚,他的目的不是算计沈氏,是报复夏晚晚,那颗被踢掉的门牙还没补上,一说话就漏风。

    嘭!

    刘父又是一脚,“还说没有?我看你就是被那个狐狸精迷的没了魂,连沈家的主意都敢打。”

    “爸,您听我说……”

    “别跟我说,去跟三少说。”刘父虽然不忍,可为了刘家几十年的基业,他不得不这么做。

    刘建州一听慌了,“爸,您这是什么意思?”

    “三少说了,只要你交代出实情,就放过刘家,我也是逼不得已。”

    “爸……”

    “送他去。”刘父看了眼说话漏风的儿子,眼底全是失望,转过头,吩咐一直跟着自己的保镖。

    “爸,不要,您知道三少不是什么善茬!”刘建州惊慌失措的喊,李文杰的结局他已经看到了,年纪轻轻却成了废物,他不要成为那样。

    “既然知道不是善茬,你怎么敢动他的人!”刘父转身,不去看儿子,摆手让人继续带走。

    “爸,都是夏诗晴那个贱人,都是她……”

    刘建州嘶吼,可已经没用了,恐惧不安,一并变成了憎恨,都是夏诗晴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她蛊惑自己,还说事成之后会跟他在一起,他怎么会做这种蠢事。

    当初三少在订婚宴上护着夏晚晚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那个胖子没用那么简单。

    “爸……救我……”

    刘建州一路鬼哭狼嚎,被带到了一处地下车库。

    啪!

    里面的灯猛地打开,刘建州吓得瑟缩一下,好一会才适应刺眼的光亮,一辆车灯正好打在他的身上。

    沈崇岸缓步走下车,周身弥漫着森冷的气息,如阎王在世。

    刘建州被吓到,一路的恐惧上升到极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三少,饶命,饶命……”

    “呵。”沈崇岸轻呵一声,知道这货是个孬种,却没想到这么怂。

    “三少,求求您,别废了我……”刘建州边求饶,边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裤裆,命根子可是男人的尊严,他真的不想成为第二个李文杰。

    “可以。”沈崇岸懒洋洋的回答。

    刘建州眼睛一亮,蓦地抬头,就看到的灯光下高大的身影,看不清楚脸,却能想象出那张俊美如妖孽般的脸。

    他早前曾听闻,不光女人迷恋这张脸,不少男人也垂涎三少,主动出手的也不少,可最后那些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最后发生了什么。

    可随着三少掌管沈氏,性格越来越内敛,便再无人垂涎,连带着也忘了真正的沈三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刘建州虽有耳闻,可只当是段子,毕竟连娶妻都由着沈家的男人,能有多少本事?

    说到底不过是个漂亮的娘炮。

    可他万万没想到,就是他以为的娘炮,现在掌管着他的生死。

    “三件事,回答了你就可以离开。”沈崇岸看着仿佛抓到救命的刘建州眼眸一冷。

    “您说,您说。”刘建州狗腿般的殷勤,全身微微轻颤。

    “第一,是你指使李文杰上次给晚晚下的药?第二,辰月花园的项目你和夏诗晴怎么算计晚晚的?第三,晚晚和纪凌风的照片是你让人拍的?”

    三个问题问完,沈崇岸的目光已经染上了嗜血的味道。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