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三少口味真重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8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伺候完自家宝贝,夏晚晚才起身。

    侧头就对上倚靠在门口的男人,想到睡前的暧昧,脸色微微发窘,“我去洗漱。”

    沈崇岸收起手机,耸耸肩不置可否。

    夏晚晚从他身旁走过,并没注意到沈崇岸刚拍的照片,正是她和小曜天。

    画面互动可爱,极温馨。

    进了浴室。

    夏晚晚盯着镜子里的赤裸的自己。

    从七月生完孩子,到现在十一月,整整过去四个月,她减肥也有三个月半,一百六十二斤,掉到一百三十六,减去二十六斤。

    整个人看起来不再像一坨,稍稍有了体型。

    但和普通人相比,她还是太胖。

    腿长但粗,最夸张的还是肚子,那一圈一圈的肉,有衣服遮挡还好,此刻赤裸着,再加上那道疤痕,要多丑陋有多丑陋。

    而沈崇岸恰好相反,腹肌有型,肌肉坚实,身材匀称,哪里是她这种角色可以高攀上的。

    再加上昨夜那么一闹,她不敢确定自己在沈家还能待多久。

    沈崇岸又是否能扛住沈老爷的威压。

    只是就算沈崇岸扛住那威压,她呢?要一直做他的后腿吗?

    不可以!

    “夏晚晚,要瘦要瘦……”强烈想要改变的欲望,让夏晚晚整个目光都带上了一丝疯狂。

    或许她不该听医生的,像这种少量运动不节食的方式怎么可能瘦下来?

    网上不是常说,女明星为了上镜好看,几乎都吃不饱吗?既然她们可以,自己为什么不行。

    你也不希望沈崇岸总因为自己被讥笑?也不希望曜天长大以后被人嘲笑有个胖子妈妈吧?

    看着镜子里小了很多,但仍然肉呼呼的脸,夏晚晚有些偏执的想。

    下定决心,夏晚晚才开始冲澡。

    出来时,沈崇岸也在。

    夏晚晚当下紧张的绷住神经,用浴巾将身体裹的紧紧的,以防男人看到自己的肥肉觉得恶心。

    沈崇岸侧头,对上那张明显紧张的脸庞,不知为何突然就笑了,伸手捏住那肉呼呼的脸蛋,“你这是防贼呢?”

    “我没有。”夏晚晚抿唇,脸颊被捏着,不疼,却痒痒的。

    她喜欢他这种亲昵,又不自觉的忐忑着。

    “那你裹这么严实?”沈崇岸似笑非笑的看着一侧的人,睡都睡了现在觉得羞耻?太晚了吧。

    “丑。”

    “什么丑?”沈崇岸挑眉。

    “肥肉。”想了想,夏晚晚难为情的说。

    “哈,你怎么就知道我不吃肥肉呢?”沈崇岸被夏晚晚那慎重又不安的模样逗乐。

    唰。

    听到这暧昧不明的话,夏晚晚脸又红了,古怪的看了眼身旁的男人,“三少口味真重。”

    “哈。”

    他这是被嫌弃了?

    沈崇岸耸耸肩,也不争执,夏晚晚则重新进了浴室,换好衣服才出来。

    临下楼又去看了眼小曜天,小家伙也舍不得夏晚晚,赖在她的怀里一直说着婴语。

    夏晚晚看着怀里依赖她的小家伙,好想一直待在他的身边。

    沈崇岸蹙眉,“下楼吃早餐。”

    “嗯。”夏晚晚嗯了一声,才依依不舍的放下儿子。

    小家伙咿呀咿呀的挣扎,惹得夏晚晚越发难受。

    沈崇岸却上前牵住她,“等公寓那边改造好,就接他过去。”

    “什么?”夏晚晚惊喜的看向身旁的男人。

    “我将隔壁买了下来,打通后,你可以出个图纸,装修结束就可以让曜天搬过来,同我们住。”

    沈崇岸轻描淡写的说,却让夏晚晚激动的想要尖叫,凑上去重重的亲了儿子一口,“宝宝,很快我们一家三口就能在一起了!”

    一家三口?

    听到夏晚晚这句,沈崇岸看着一脸幸福的胖丫头,轻轻的在心里嘀咕。

    竟也品出几分幸福的味道。

    他这算不算有属于自己的家了?

    “走吧,弄的曜天一脸口水。”心底微微晃,面上却依旧平静的催促。

    夏晚晚被说的稍显尴尬,最后不舍的出了婴儿房。

    眼底那股喜悦却难以隐藏,她一定会设计出最好的家。

    属于他们的家。

    不过,一下楼,周围气温就好似低了几度。

    刚才的小喜悦也被全力隐藏。

    有时候夏晚晚留恋小曜天的婴儿房,不仅是因为有自己的儿子,也因为只有那里像是一片净土。

    一出来她就必须面对现实。

    经过昨夜,整个沈家都对她没什么好脸色。

    沈老爷虽然没大碍,却让佣人将饭菜送进了房间。

    而且完全没有松口的意思。

    沈崇岸怕刺激到老人,也不敢带夏晚晚进去。

    苏若云之前还对她客气,可连续几件事之后,脸色也冷了下来,倒是孙秀茹一直笑盈盈的。

    毕竟夏晚晚不断出事,也连带着沈崇岸被质疑,他们一家乐见其成。

    至于沈政勋从头到尾就没用正眼看过夏晚晚。

    一顿早餐吃的犹如宫心计。

    出大宅的时候,夏晚晚深深的呼了口气。

    虽然夏家也勾心斗角,但比起沈家这复杂的境况,显然简单很多。

    就她所知,这还只是血亲,沈家其他的近亲和外亲都不是省油的灯。

    看孙秀茹便知几分。

    “怕了?”见夏晚晚如此,沈崇岸挑眉问。

    “不是怕,是觉得麻烦。”夏晚晚诚实的回答,这些年只是吴氏母女她便受够了。

    更渴望单纯的家庭关系。

    可惜这显然只能是个理想了。

    “无碍,我会解决。”沈崇岸长在这种环境,更能体会其中艰难酸涩,所以才会决定带儿子搬出沈宅。

    此后,就像晚晚说的,只有他们一家三口。

    “嗯。”夏晚晚仰头,深秋的阳光有些凉,她的心却暖暖的。

    因为他的话,夏晚晚觉得未来的日子都不那么艰难了。

    跟在沈崇岸的身后,像是跟着她向往的未来。

    而终有一天,她会奔上他的步伐,与他并肩站立,成为他的骄傲。

    向世人证明,夏晚晚不是废物,不是拖油瓶,更不是他人的陪衬。

    没有那一刻,夏晚晚像现在一般,强烈的想要改变,再也顾不得什么医嘱,也顾不得那些危言耸听的死亡论。

    她迫切的想要改变,那欲望给予她无限的动力。

    沈崇岸,你一定要等我。

    一定!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