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夏球球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2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咳咳咳……”夏晚晚终于忍不住轻咳了出来。

    沈崇岸听此,顺手将烟头掐灭,看着夏晚晚,“你是真心的?”

    “我……”真的吗?真心不想离婚是真的,不想给他添麻烦也是真的。

    她跟他在一起只能给他带来麻烦,影响他的声誉,让爷爷生气。

    “既然不是真心,就不要再说离婚。”沈崇岸看着夏晚晚,声音有些不悦。

    夏晚晚以为他误会自己,急切的说,“我是真心离婚……唔……”

    才说出口,沈崇岸猛地捏住她的一边脸颊,堵住了那说话的小嘴。

    夏晚晚眼睛睁大,亮晶晶的盯着沈崇岸,有些反应不及发生了什么。

    沈崇岸看着那双黑眸,他见过不少好看的眼睛,但从来没见过夏晚晚这么黑的,仿佛黑曜石一般,似能照亮人心。

    他知道她什么意思,也从来没想过他们之间会有什么未来,可亲耳听到她说要离婚,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

    不,是恼火。

    他极力想要保住这段婚姻,好让她在这艰难的处境中有一方立足之地,甚至不惜去违抗爷爷。

    可这傻胖子,竟然一开口就问,要不我们离了?

    那他今晚做的算什么?

    “唔,沈崇岸你干什么……”夏晚晚不明白这会他怎么就亲上自己了?

    “让你闭嘴。”扔下这句,沈崇岸抱起晚晚。

    “你干什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抱,晚晚傻了,惊问。

    “别说话,重。”

    夏晚晚,“……”

    她本来就重,跟说话有什么关系?

    “唔……”下一刻人被扔到了大床上,夏晚晚惊呼一声,下一刻骨碌一下滚到了旁边,睁着大眼无辜的看着沈崇岸。

    沈崇岸被她浑然自成的滚动弄的呆住,“你叫什么夏晚晚,干脆叫夏球球好了?”

    “你才叫球球!”夏晚晚怒,这绰号也太难听了。

    “是吗?球球过来,让爷爽一下。”

    “咳咳咳……咳咳……”在夏晚晚的心中,沈崇岸虽然偶尔邪气,喝酒时也尽显纨绔,但大体上还是一个十分冷峻正经的人,所以当她听到这句,整个人的三观被严重冲击。

    一个没控制住,就被自己的口水呛的狂咳嗽。

    等她缓过来,沈崇岸已经靠近,低咒一句傻子,再次吻了上去。

    只是这一次,夏晚晚明显感觉到男人不似第一次的无奈配合,也不似醉酒那一夜的柔情缠绵激情四射。

    这一次,他们两个都很清醒。以至于夏晚晚能感觉到沈崇岸是因为太过压抑,需要急切的发泄。

    而她则成了这个出口。

    吻着那好看的唇,里面的烟味很重,可夏晚晚不但没觉得讨厌,还有种难以言明的刺激,撩拨着她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

    沈崇岸是情场高手,即便动作粗鲁也能轻易让夏晚晚就范,跟着他的节奏体验男女情爱的美好。

    只是沉溺的时候,夏晚晚总不由自主的想,他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是不是仍旧想着那个女人?

    沈崇岸对上那双黑曜石般晶亮的眸子,他能看出她在爱自己,可他却无法确定自己的对她是出于什么样的感情。

    低头吻住那双眼,同时长臂一伸关掉床灯。

    夏晚晚心里一紧,他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脸吗?

    心底一阵钝痛,却越发热情的配合身上的男人,以一种飞蛾扑火的姿态。

    沈崇岸被晚晚的热情意外到,侧身挺入,有些揶揄的问,“球球这么热情,是对我的技术很满意?”

    夏晚晚羞的咬唇,身体也跟着发紧。

    谁知身后的人竟继续没有羞耻的说道,“别紧张,我就喜欢女人热情一点。”

    说完含住夏晚晚的耳垂,用力吸吮。

    “唔……”

    夏晚晚忍不住低吟一声,心中暗骂,这个坏蛋。

    果然沈家少爷纨绔,不是谣言。

    不过另一句也实至名归,那就是沈家三少真绝色。

    她该知足的,可偏偏身体被一次次填满,心仍旧空落落。

    这么一闹腾,两人都没睡几个小时便得起了。

    夏晚晚昨夜没见着小曜天,早上一睁眼,便一骨碌滚下床,就奔到了小曜天的房间。

    沈崇岸一脸的惺忪,轻哼一声,这丫头真把自己当球了?

    果然胖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

    夏晚晚却没那么多顾忌,冲到婴儿房小家伙已经醒了,正咿呀咿呀的在喝奶,见妈妈进来,伸出小手就要抱,嘴巴却没闲着。

    “宝宝,乖。”每次看到儿子,夏晚晚的声音就下意识的柔下来。

    “咿呀呀……”

    “三少奶奶。”佣人客气的称呼,虽然昨晚沈家闹成那样,但她见过这少奶奶多次,知道她非常疼爱小少爷,也便多了份亲近。

    夏晚晚笑笑,接过小家伙,就发现佣人脖子上有几处挠伤,“是曜天挠的吗?”

    ‘“这……小少爷不是故意的。”

    “抱歉呀。”夏晚晚边道歉,边查看孩子的小手小脚,果然长指甲了,“有指甲刀吗?我帮他修修。”

    “这……小少爷很闹,不让修。”

    “没关系,小孩子不懂,但大人得做。”夏晚晚面带微笑,可那语调却不容置疑。

    她没养过孩子,可不知道为何脑子里却有这种概念。

    摇摇头,接过佣人找来的指甲刀,将小曜天放好,“宝宝,妈妈帮你减指甲,你要听话,不然打屁屁……”

    “咿呀……”

    小家伙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开始还闹腾,但发现并不疼后,就很乖巧了,剪这一只,还将另一只也往夏晚晚的脸上戳。

    晚晚被逗乐,就故意亲一下拿开,小家伙又伸过来,再亲,再拿开。

    一大一小乐此不彼。

    沈崇岸洗漱完,过来就看到夏晚晚比儿子还幼稚的模样,微微勾唇,也不打扰,就这么看着。

    竟有种岁月静好的新鲜感,或许他应该将曜天带走,同他们一起住。

    这么想,便这么做了。

    翻出手机给苏珊打电话,“将南山公寓隔壁那一套买下,写在晚晚名上,打通后劈出一个婴儿区出来,设计图我会让晚晚出给你。”

    苏珊一大早就收到这个消息,震惊之余,再次感叹夏晚晚有手段。外界又是绯闻又是丑闻,她居然还能让老板如此大动干戈为她造一个家。

    “是。”心中感慨千万,苏珊却只应了一句是。

    老板的八卦,也就只敢在心里嘟哝。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