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不会放弃她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南山公寓。

    夏晚晚一夜睡的并不好,手机来回翻看几次,都再没有沈崇岸的消息。

    倒是翻出小曜天的照片,这几日冗杂的情绪,终于沉了沉,转头睡去。

    翌日。

    打开微博,意外的关于她的热搜全部撤去。

    只是微博下的骂声仍旧未消停。

    私信里也是各种不堪入目的留言,叹了口气,夏晚晚准备重新关上,哪知这时纪凌风的头像不断的跳跃。

    她有些奇怪的点开,就见那边直白的问,“你找人撤热搜了?”

    “没有。”夏晚晚迟疑了下回答。

    “切,我又不会出卖你,骗我做什么?把你电话给我,私信联系不方便。”纪凌风翘着二郎腿,抱着手机,哪里有偶像的样子。

    曾雪摇摇头,一脸的惆怅。

    那边夏晚晚迟疑许久,“你要我电话做什么?”

    “当然是帮你了。”

    “谢谢,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想到纪凌风的两次转发,夏晚晚一阵寒颤,当即说完就下了线。

    纪凌风郁结,他竟然被一个胖子拒绝了?拒绝了?

    “雪姐,你快看我,我是不是不帅了?”纪凌风猛地起身,拽着曾雪问。

    “帅,帅出天际。”曾雪翻着白眼回了句。

    “有沈大哥帅吗?”纪凌风不罢休。

    曾雪嫌弃的看了眼自己的艺人,“我老公最帅。”

    “当我没问。”纪凌风郁结,又连着发了几次消息,都是未读,终于相信自己被一个胖子拒绝了。

    另一边,夏晚晚收了手机,给保安室打了电话,知道记者还堵在外面深深叹了口气,简单的吃完早餐,开始继续伪装。

    结果出门这次差点被认出来,有个记者追到她上车,而且问题也换成了她和纪凌风什么关系。

    直到车子停在海雅设计公司,夏晚晚仍觉得心有余悸。

    付了钱,进了公司。

    比起记忆中的样子,如今的海雅颓败的不像样子。

    她进去,前台都没人。

    上了二楼,夏晚晚就看见一老熟人。

    父亲这些年公司虽然经营不济,但是却对老员工一直很好,所以公司福利大不如前,但还有不少老人留着。

    “张叔。”夏晚晚凭着记忆唤了一声。

    张勇已经快奔五十,是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如今公司遇到困难,不少人都已经离职,夏国海又在住院,也就留下他这个老家伙守着,这会正为接下来的事情发愁,就听到有人喊他。

    愣了半天张勇才反应过来,“你是晚晚?”

    “嗯,是我张叔。”时光真是磨人,夏晚晚还记得五岁前,张叔最是疼她,即便后来母亲去世,也时常来看她,每次都会带礼物给她。

    只是后来她性格越来越内向孤僻,时常躲着所有人,便也见的少了。

    “晚丫头长这么大了。”张勇有些感慨。

    倒是旁边比他年轻的主管,不屑的看了眼夏晚晚,“张经理,公司就是她害成这样的!”

    “胡说什么,晚丫头不是那种人。”张勇低斥一声部下,上前看着夏晚晚,“你今天怎么会来公司?”

    从吴氏母女进入夏家后,夏晚晚就鲜少再来公司。

    “我来了解一下辰月花园的项目。”夏晚晚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同时看向刚才的主管,“麻烦帮我倒杯茶,可以吗?”

    “辰月花园的项目?”听到这话,张勇顿了顿,等李主管出去,才看向夏晚晚,觉得这丫头似乎性格变了些。

    “对,别人不知道,想必张叔应该清楚,这些年我很少来公司,更谈不上插手公司的事情,如今外界传言是我偷梁换柱,用劣质材料违规装修沈氏的项目,我希望您能替我做个证。”夏晚晚直言。

    “这……按道理的确不应该与你有关,可是我查看了供应商的合同,的确是签的你名字,而且公司除了你爸的股份,余下最多的便是你的,旁人没有资格签那个合同。”张勇有些沉重的说。

    夏晚晚怔住,“你说见过那份合约?”

    “对,一式三份,刘家那边有,其余两份都在公司。”说着张勇带夏晚晚去看。

    拿到合同,夏晚晚呆愣在当初,白纸黑字确实是她的名字。

    “这不是我签的。”看着那伪造的天衣无缝的合同,夏晚晚摇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公司有股份。”

    “你不知道?你妈妈那份股份在你满18岁便自动转到了你的名下。”张勇奇怪,晚晚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

    夏晚晚摇摇头,昨天她才和父亲关系缓和,还没来得及说这些。

    她只是从吴春华的口中得知父亲的遗嘱上将公司百分之六十的股份给了她,也正是因为这个,那母女才要置她于死地。

    张勇诧异,“那会是谁用你的名字签的这份合约?”

    “除了她们,还能有谁。”夏晚晚自嘲的低语。

    “你是说你继母?不应该啊,她跟你父亲关系一向很好,夫妻感情很深,诗晴也是个好孩子……”张勇呢喃,这些他虽然没深入了解过吴氏母女,可一直听老夏家夸奖那母女,想必不会差到那里。

    只是说到一半张勇突然顿住,意识到公司这两年,吴氏插手的越来越多,而且上次供应商的事,他开始并不同意换,毕竟公司有固定的老商户,质量一向有保证。

    这突然换供应商,老合作伙伴肯定不高兴,得罪人不说,还要承担未知的风险。

    可老夏一直坚持,说不会有事,还说要给女儿历练的机会。

    当时出事,他看到合同上的签字,也以为老夏说的是夏晚晚。

    但现在回想起来,那几日晚晚从来没来过公司,倒是夏诗晴跑的很勤。

    难不成这一开始就是个套?

    可公司垮了,对她们母女有什么好处?

    难不成是因为知道公司大部分股份归了晚晚?

    这……

    夏晚晚点点头,“张叔猜到了?”

    “可公司毁了,对她们有什么好处?”张勇仍旧不解。

    “公司不会毁,毁的只有我。”对于那母女的套路,夏晚晚多少有些了解。

    将所有责任推到她身上,由她承担一切法律责任,然后向沈氏道歉,再承诺按照合同重新装修,拿到沈氏的钱,在公司立足,最后哄骗父亲签下合同转让书,名正言顺的成为公司的大股东。

    到时候她们母亲会损失什么?什么都不会损失,还会获得不少的好名声。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