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晚晚对不起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脚步艰难的走向重症室的门,不知何时那便半开着的门。

    “爸,别哭……”看着早已经泪流满面的父亲,夏晚晚哑着嗓子安慰。

    结果夏国海却哭的更厉害了。

    “爸,你现在不能哭,我没事,我们都会没事……”

    “对……对不起……”夏国海在夏晚晚来的时候就醒了,刚才门外的对话他一字一句听的清楚,这些年他都做了什么?

    他一直以为的贤妻原来竟是这样的一个毒妇,而他却一次一次的相信她,一次一次的为了她们母女,伤害自己的亲生女儿。

    “对不起……对不起……”夏国海不断的重复的说对不起,老泪纵横。

    “我没事,爸,我真的没事,只要你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也会拿回属于我们的一切……”

    “你的身体?”夏国海听到了,他的女儿不是自己发胖的,是那个毒妇故意喂胖的,还是永久性,减肥会威胁到生命安全。

    “我没事,哪有她说的那么可怕,我这不是已经瘦了吗?”夏晚晚打起精神对着父亲,心中却一阵刺痛,吴春华说的跟史蒂夫说的一样,难道她真的就不能这像正常人一样了?

    “是瘦了,人也精神了。”夏国海看着女儿憔悴的脸,喉哝一哽,他对不起晚晚,对不起去世的妻子。

    女儿明明很早就告诉他那对母女不安好心,可是他宁愿相信别人,却不肯相信自己的孩子。

    夏国海眼眶又红了。

    “别哭,不怪你,是她们太厉害,太会演戏了,不止你被骗,很多人都被她们骗了。”到了这个时候,夏晚晚还在安慰父亲。

    “晚晚也别哭,你说的对,我们不能让她们得逞。”夏国海努力打起精神。

    “爸,这些事你先别管,你安心养好身体,只要你身体好,一切都有转圜的余地。”夏晚晚握住父亲的手,她都快记不得上次是什么时候和父亲如此亲近了。

    夏国海亦是,这些年他不是不想亲近女儿,只是一想到深爱的妻子是因为女儿死去,他就无法平复自己悲痛的心情。

    久而久之就跟晚晚生疏了。

    后来遇到吴氏,她体贴温柔,又善解人意,抚平了他多年丧妻之痛,却没想到在他看来无比善良的女人原来是个会伪装的恶妇。

    他竟然被骗了这么多年?也让女儿受了天大委屈。

    “晚晚,都是爸爸不好,爸爸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夏国海握着女儿的手,难过自责到不能自己。

    “爸……”

    夏晚晚终于忍不住将头埋进父亲的腰窝,像小时候受了委屈一般低泣起来。

    多少年了?她终于又有爸爸了。

    夏国海看着女儿胖胖的脸,颤抖着伸手,仍然无法相信这肥胖是人为,还是不可逆转。

    “对不起……”夏国海的声音沉重,却抵不上现实的沉重。

    如今的境遇,都是他盲目相信那母女造成的。

    “爸,别说对不起,我们可以重新再来。”比起父亲的颓丧,夏晚晚反而生出了新的希望。

    起码现在她不是一无所有了。

    “公司本来就负债累累,现在还被沈氏告了,银行那边若再断贷,我们根本没有什么重新再来的机会……”夏国海摇摇头,他这身体已经垮了,哪里还能跟那母女再斗。

    “不会的,爸只要你不放弃,我们一定可以保住公司。现在吴春华还不知道你知道真相,我们要拖着她们,不管怎么样海雅是你和妈妈的心血。”夏晚晚不忍心父母的心血就这么付之一炬,可如今的情况,真的是举步维艰。

    “可是沈氏……”夏国海清楚,如果沈氏真的将他们父女告了,那么就算保住公司,也没没什么用。

    提到沈氏,夏晚晚的神色黯淡下来,事发已经两日,她既没有见到沈崇岸,也未曾接到他的一个电话问候。

    心底的期望一点一点的消磨。

    如今也不敢向父亲承诺什么,只能尽可能的找到证据。

    证明她没有抄袭,也没有联合刘建州欺骗沈氏。

    病房的气氛陷入低迷。

    夏国海经过几次住院,身体早不如前,没一会便昏睡了过去。

    夏晚晚坐在床头,那和解的喜悦淡去,余下的全是迷茫。

    设计的事还没头绪,海瑞总监完全不相信她,现在又有人故意爆出,让她名声扫地。

    虽然她拿到了吴氏害自己的录音,可并不能证明抄袭的事。

    至于公司,本来就经营困难,现在出了这种事,没翻身不说,连声誉也搭了进去,夏晚晚不明白,吴氏母女这是要做什么?

    如果公司毁了,她们母女不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父亲,她叹了口气,所有的矛头都对着他们父女而来,她却不敢保证,以父亲的性格,能不能一直站在自己这边。

    在医院坐了好久,直护士赶人,夏晚晚才离开医院。

    手机碎的没法用,她不得已搭车先去买手机,然后办卡,等弄完这些,已经晚上。

    才开机,手机便响起。

    “为什么关机?”沈崇岸站在大洋彼岸,语气带着隐隐的急切。

    夏晚晚愣了愣,“不小心摔坏了。”

    “我在米国,明晚才能到,等我回去。”听到夏晚晚的话,沈崇岸的脸色微暗,摔坏?怎么摔坏的?想到周森报告来的情况,沈崇岸就一阵躁郁。

    他不过离开两天,竟然就出了这么多事。

    晚晚有些发怔,等他回来?

    他果然不在国内,可他这话什么意思?已经知道国内的事情?他会帮自己吗?

    无数个问题在夏晚晚的心口,最后只化作一句,“你相信我吗?”

    “我相不相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人所有人相信。”沈崇岸的语气理智又毫无人情味。

    夏晚晚想说,重要,你的相信比一切都重要。

    可这太过直白的话终究没说出口,只是铿锵的回答,“我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嗯。”沈崇岸点点头挂了电话。

    夏晚晚听着嘟嘟的挂断声,那股不服输的气势又生了出来。

    她不能依靠别人,也不能认输。

    一定有办法可以证明自己。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