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你这个毒妇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出了公寓,提前叫了滴滴专车,自己躲在一旁,直到看到车子才小跑着冲出小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了车子。

    “麻烦送我去趟科技路,再到瑞安医院。”昨天那些记者说父亲住了院,夏晚晚不知道父亲现在病情怎么样。

    她知道爸讨厌自己,不知道会不会刺激到她的病情,可现在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这一次她必须告诉父亲真相,揭开那母女的虚假面目,证明她的清白。

    坐在车上,夏晚晚快速的思考着。

    “小姐,你看后面那几辆车子是不是在跟踪咱们?”就在夏晚晚入神的时候,司机突然疑惑的问。

    夏晚晚赶忙回神看向后视镜,果然有记者跟着。

    “师傅您能甩掉他们吗?”夏晚晚着急的问。

    “这……”司机为难。

    “我给您价钱,放心那些只是记者不是黑社会。”夏晚晚看出司机的犹豫,赶忙补充。

    “一千不能少。”

    “好。”这时候夏晚晚也不敢讨价还价,从包里掏出一千塞给师傅。

    那司机见此,立马加速,直接绕进一个巷子,接着转上高架桥,最后调头另一头拐下去,几次场面危险,甚至有惊心动魄之感,吓得夏晚晚屏住呼吸,直到一个小时后才将那些记者摆脱。

    夏晚晚松了口气,去了科技路买了想要的东西,再让司机将她放在医院后门,还叮嘱了一声,“我刚看正门也围了不少记者,你自己小心。”

    虽然是掏了大价钱才有的服务,夏晚晚还是很感动。

    她大概是太缺爱了,才能随随便便就被人感动。

    从医院后门进去,夏晚晚知道父亲常住的病房,只是这次去却不见人。

    “请问夏总呢?他出院了吗?”夏晚晚拽住一个护士问。

    “你是记者?”护士警惕的问。

    “我不是,我是……”

    “你是夏晚晚。”不等夏晚晚开口,护士先认出了她,眼底瞬间带上不屑,“你爸在重症监护室。”

    “什么?我爸怎么会在重症监护室?”夏晚晚急了。

    “这你应该问你自己。”护士冷冷的扔下这句,然后转身离开。

    夏晚晚才从一场惊险里逃出,却跌进了无尽的黑暗。

    父亲在重症监护室?

    她挪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朝着那边走去,最后找到父亲的病房。

    人还在晕迷中,夏晚晚透过玻璃看着里面不知何时苍老起来的男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为什么?

    “你怎么还有脸来?”就在夏晚晚悲痛欲绝时,吴春华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过来,毫不客气的骂道。

    夏晚晚抬头看着这个女人,她终于不伪装了?

    如果不是医院大门外的那些记者,她会不会连医院都不会再来?

    “事情真相是什么样,没有人比你们母女更清楚。你还有脸骂我?”夏晚晚克制住内心的悲痛,目光冷冷的盯着眼前的人。

    吴春华被这目光看的发憷,“你别胡说八道,国海现在这样就是你害的,你别想赖我们。”

    “天道轮回,苍天饶过谁,吴春华你们不会永远这么走运。”

    “你这是在吓唬我吗?”听到夏晚晚幼稚的威胁,吴春华突然笑了。

    “是不是吓唬你,我们可以走着瞧。”

    “哈哈哈!”吴春华突然就笑了,“夏晚晚啊夏晚晚,你说你这么多年怎么就这么不长进,跟你那爸一样的蠢。”

    “你说我可以不许说我的爸……”夏晚晚一瞬间气红了眼,她爸对着母女多好,可竟然这换来一个蠢字。

    “哎呦,你那蠢爸那么对你,你倒是还很忠心吗?可惜有什么用呢?还不是一个变成过街老鼠,一个躺在那里挺尸。”

    “吴春华你的良心呢?我爸对你们那么好,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恶毒的话?”夏晚晚知道吴春华一直都不是真的爱父亲,如今看来父亲的那些付出果然都是喂了白眼狼。

    不,是农夫与蛇。

    “对我们好?哈哈,对我们好就不会在公司的事情上处处防着我们,对我们好就不会在遗产分配上把百分之六十都留给你,还有那栋房子!”吴春华近乎恶狠狠的说。

    夏晚晚一愣,眼眶发酸,她一直以为父亲是不要自己的。

    没想到原来他现在遭遇的横祸,都是因为自己。

    “所以你们才对我爸下手的对不对?”夏晚晚全身颤抖的问。

    “怎么能是我们下手的呢?明明是你将你爸气倒的。”吴春华怎么会认这个罪,她就是要夏晚晚充满负罪感。

    “呵呵,我气的?”夏晚晚悲痛的晃头,可不就是她气的吗?

    自责愧疚,让她的呼吸都痛,却不忘追问,“那我呢?你说我爸是我气倒的,那我的肥胖呢?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你连这个都知道了?”吴春华故意一脸的诧异。

    “是你那年喂我的奶粉有问题对不对?什么进口奶粉,根本就不是,对吧!”夏晚晚咬牙,因为恨,眼睛都红了一片。

    “谁说不是呢?当然是,那可是我托人从澳大利亚特意为你带的,全脂的,特意帮你添加了料,花了我好多钱的,听说还是永久性的,你减肥的时候可要小心自己的小命哦。”吴春华说的一脸无辜,仿佛那种恶毒的事,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你混蛋,你这个毒妇,你不得好死……”夏晚晚克制不住的想要扑上去,吴春华却趁机将腿往前一挡,将夏晚晚直接绊倒在地上。

    嘭。

    夏晚晚摔的不轻,却感觉不到身上的痛,巨大的愤怒和恨意让她无法平复自己的心跳。

    而吴春华则蹲到夏晚晚旁边,抽出她外衣口袋里的手机,取出内存掰断,扬手摔出去,“跟我玩这招,你还太嫩了。”

    “你……”

    “我怎么?”吴春华看着地上狼狈的夏晚晚,笑的格外温柔,“我的小继女,你要是乖乖听话,说不定等你落魄,我还能赏你口饭吃,乖。”

    “吴春华你这个毒妇,你不得好死!”夏晚晚歇斯底里的喊道。

    而吴春华像沾了脏东西一般,拍了拍自己的手,转身用自己的高跟鞋再次狠狠的踩了踩夏晚晚的手机。

    刚才还摔的不够彻底的手机,彻底稀巴烂。

    而她则看向另一边应付完记者走来的女儿,“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嗯。”夏诗晴微笑着嗯了一声,看垃圾一般看了眼地上的夏晚晚。

    母女两个转身离开。

    整个重症监护室外,就剩下夏晚晚。

    也不知道在地上躺了多久,夏晚晚才艰难的爬起来,从内衣口袋拿出一支小巧的录音笔,爬满泪痕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

    惊心动魄的笑,用多年的教训和痛换来的。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