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原来情话不是对她说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包厢。

    夏晚晚话不多,安静的看着男人们聊天喝酒,也第一次知道沈崇岸除了平日的严肃模样,还有如此纨绔的时候。

    只是喝了两杯酒,便将长腿搭在桌子上,V领的毛衫随意松垮的套在身上,手里晃着酒杯,全身放松的跟着几人聊天。

    聊得愉快处,还会轻笑出声。

    那声音还是夏晚晚第一次听到,纯粹的没有任何杂质的轻松快乐感。

    连带着夏晚晚的情绪也被感染,不自觉的神经也松懈下来,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红酒。

    哪知道她才要喝,那看似根本没注意过她的男人猛然按住她的手,“不许喝。”

    “一点点。”许是今天的氛围实在太轻松了,夏晚晚竟然大着胆子讨价还价。

    可沈崇岸却非常坚定的摇头,“酒品不好,就最好滴酒不沾。”

    “额。”夏晚晚无语,她实在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酒品不好了?

    蒋楠则伸脚踹了沈崇岸一下,“小嫂子要喝就给喝呗,我倒想看看酒品有多不好?”

    “滚。”沈崇岸不客气的骂了一声,直接端过夏晚晚手里的酒一口气喝完。

    现场其他三人都是微微一愣,当沈崇岸将夏晚晚带进来的时候,他们就意识到对方这次是来真的。

    可只有这一刻才真正认识到,沈崇岸的认真不是说说也不是表演。

    元翔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他那个傻妹子是真的没有希望了。

    夏晚晚看着一整杯红酒顺着男人的喉结滚动而下,那仰头的动作都性感到无以加复。

    眼睛亮晶晶的,心里不断的重复一句话,这男人是她丈夫,是她丈夫,是她的……

    多么不可思议又甜蜜的事情。

    夏晚晚无酒却有些醉了。

    离开酒吧已经深夜。

    沈崇岸是真有些醉,开不了车,夏晚晚搀扶着他打车到南山公寓。

    两人第一次在小区慢走,沈崇岸几乎将身体所有的重力都压在夏晚晚的身上,将她压的半个身子都斜着,一步一步的往回挪。

    可是心情却异常的好,能和喜欢的男人在一起,那怕是这样狼狈的小事,都能酿出丝丝的甜。

    夏晚晚控制不住自己那颗加速跳动的心,就像她无法克制住自己不去爱。

    哪怕飞蛾扑火,都心甘情愿。

    两人跌跌撞撞的进了电梯,夏晚晚大口喘气,就在这时一旁醉眼朦胧却异常慑人心魂的男人突然直直的盯着她。

    夏晚晚被盯得换身不适,有些试探的拍拍男人的手,“你没事吧……唔……”

    就在夏晚晚话还没说完,沈崇岸突然猛地附身,接着那冰凉的唇就贴在了她的唇上,属于男人的气息迎面而来,还有无法掩盖的酒气。

    “唔,这是电梯……”夏晚晚挣扎,可是男人却像猛然发情的豹子,动作狠准快,长臂将她按在电梯的墙壁上,近乎疯狂的亲吻。

    确切的说应该是噬咬。

    “疼,别在这里。”夏晚晚不讨厌沈崇岸的触碰,可不代表可以不分场合。

    现在虽然是深夜,可谁也保不准会有其他人进来。

    “沈崇岸,唔……”夏晚晚一边挣扎,一边低呼,可眼前的男人仿佛中邪一般,疯狂的亲吻着她,浑身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那呼出的气息烫的她换身轻颤,如电击一般麻酥酥的。

    可理智还在。

    叮咚。

    好不容易听到电梯开了,夏晚晚死拽着沈崇岸便冲出电梯,开门的时候,身后的男人还在轻添她的耳垂。

    夏晚晚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滴。

    滴的一声刷卡成功,夏晚晚拽着沈崇岸就进了房间,下一刻整个人被半抱起,直接扔到了地毯上。

    “不要,我的新衣服……”眼看沈崇岸要撕掉自己的上衣,夏晚晚低吼一声,自己主动脱掉,可惜裤子已经被拽开,纽扣崩开,在空气中突兀的嘭的一声。

    夏晚晚捂脸,下一刻胸口传来一阵温热,全身都跟着颤栗。

    “唔,沈崇岸……”比起上次被下药,这一次夏晚晚很清醒,那身上传来的感觉更是要命。

    她眼前的男人怎么了,但她的身体已经被撩拨起。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胖,夏晚晚的身体非常的敏感,没几下就被撩拨得瘫软无力,下身一片湿腻。

    男人似乎发现了她的变化,凑到她的耳边低低的呢喃,“宝贝,你还是这么敏感……”

    夏晚晚被这情话刺激的身体一颤,以为上次自己也这么丢人,当下全身都红了。

    本来就白嫩的肌肤,此刻全染上了粉色。

    沈崇岸似乎特别喜欢她的胸,一直把玩着,还嘴里低低的呢喃,“好像大了……”

    夏晚晚脑子都像被烧糊了,没听到男人说什么,有些难受的扭动下身。

    男人笑的肆意,“这就想了?”

    “没有。”夏晚晚羞的反驳,唇上一软,那酒气喷洒了她一脸,却完全不讨厌。

    人是这样,当爱一个人的时候,就发现对方什么都是好的。

    连缺点都显得可爱。

    “我知道你想了,撒谎精。”沈崇岸的声音宠溺的让夏晚晚沉溺。

    仿佛如临梦境。

    而就在她一点一点沉溺的时候,身上的男人猛地褪掉她的内裤,一个长驱挺入,让夏晚晚疼的闷哼出声。

    可痛并快乐着。

    夏晚晚咬着牙承受着身上的男人的英勇,直到身体渐渐感受到男女恩爱的愉悦,那张肉肉的却格外白皙的脸庞,带着迷人的春情,和无法表达的爱意。

    她想说我爱你,沈崇岸。

    可对上那双摄魂的眸子,却有点胆怯,直到身体达到最后的愉悦。

    脑袋空白的那一刻,夏晚晚情不自禁的想,他今天真醉了,那么她说什么他或许都不记得呢?

    “沈崇岸,我爱……”

    “小月儿,我要来了,别怕。”就在夏晚晚开口的那一刻,沈崇岸突然用力,每一个动作都似乎要带她的身体飞上云霄,可也是在这一刻,她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泼了一盆冰水。

    小月儿,我要来了……

    小月儿……

    他将自己当成了谁?

    夏晚晚以为沈崇岸对她是有感觉的,即便对她的人没有,对她的身体也是有的。可却没想到,今夜男人的所有热情根本不是对着她。

    而是对着一个叫小月儿的女人,那句宝贝,你还是这么敏感,也是对另一个女人说的。那句卡在喉咙的我爱你,像根鱼刺,吐也吐不出,吞也吞不下,难受的夏晚晚想哭,却发现自己有什么资格?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