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女人之间的同盟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回头是岸。

    燕大附近最火的主题酒吧。

    夏晚晚第三次来,心情却截然不同。

    一路跟着沈崇岸到了包厢,其他人早到了。

    蒋楠、元翔兄妹,还有今晚的主角宋铁。

    “哈,真将小嫂子带来了?”蒋楠眼尖看到沈崇岸身后的夏晚晚惊呼一声。

    旁人不知道这俩人发生过什么,他却是最清楚的,也对沈崇岸的口味有了新的认知。

    结果蒋楠刚吼完,元美就狠狠的白了眼他。

    蒋楠适时闭嘴。

    沈崇岸看向宋铁,“回来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

    “你结婚也没打声招呼。”宋铁饶有兴味的看了眼夏晚晚,果然如蒋楠吐槽的很胖,不过倒也不算丑。

    “临时决定的。”沈崇岸说着将夏晚晚带到宋铁面前,“我妻子,夏晚晚。晚晚这是宋铁。”

    “铁哥好。”夏晚晚认真的喊道。

    蒋楠忍不住乐,“晚晚嫂子这声铁哥,愣是喊出了黑社会强迫良家妇女的既视感。”

    “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宋铁骂了一句。

    沈崇岸则将夏晚晚揽在他身边,“不用理会他们。”

    “嗯。”夏晚晚点头,余光却不由自主的望向包厢的角落,那个女人她认识,就是上次差点撞了他们的女人。

    “我来匆忙,也没准备什么礼物,红包收好。”宋铁是军人,也是几个里面年纪最大的,却是最直接彪悍的,掏出一厚厚的红包就塞给了夏晚晚。

    夏晚晚摸着那厚度,有些不知所措。

    “收着。”

    “谢谢铁哥。”听到沈崇岸的话,夏晚晚才赶忙道谢。

    “切。”这时包厢那边传来冷冷的一声切,将有些和谐的氛围打破。

    元翔抱歉的笑笑,重新看向妹妹,“今天给铁子洗尘,别闹事。”

    “是我闹事吗?他竟然带这个女人来我这里,还在乎我的感受吗?”元翔不说还好,一说元美越发情绪激动。

    这下夏晚晚更尴尬了。

    现场气氛古怪。

    沈崇岸却像没事人一样,带着夏晚晚坐到一旁,他既然已经娶了她,必然会带她出来,不管元美是否接受,这都将是现实。

    “元美!”元翔低斥一声,目光扫向夏晚晚,比起上次看到,这胖女人明显给人感觉变了很多,看来崇岸在她身上下了不少功夫。

    而且他今天为什么带夏晚晚来,也只有她这傻妹子看不懂。

    “哥……”元美一贯大小姐脾气,被自己大哥一吼,瞬间委屈不已。

    从小到大元美最怕这个哥哥,也知道他最疼自己。

    蒋楠戳了戳沈崇岸,“你这招蜂引蝶的家伙。”

    沈崇岸没接话,而是看向宋铁,“这次待多久。”

    “没任务的话可以过完年,有任务的话就不一定了。”宋铁耸耸肩,全身透着军人的冷硬气息。

    夏晚晚第一次见到军人,还是特种兵,不由的想到今年最火的电影《战狼2》,由衷的佩服宋铁这样的人物,很专注的听他们聊天。

    元美几次想闹,都被元翔拦住,干脆恼火的出了包厢。

    哪知道才去吧台喝了几杯闷酒,就有人搭讪,不爽的赶走,这才没苍蝇来打扰她。

    就在元美越发觉得无趣时,又有人递给了她一杯酒,张口就要赶人,却对上一张笑盈盈的柔弱脸,是夏诗晴。

    元美在第一次听说有女人给沈崇岸生了儿子,还送到沈家要挟婚事的时候就已经调查过她了。

    夏诗晴,远没有她外面那么柔软无害,更没有她名字那么诗情画意。

    一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女人罢了。

    “元小姐,久仰。”夏诗晴在挂了电话后,立马让人查了沈崇岸和夏晚晚在百盛的事,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已经登记,但可以肯定的是沈崇岸确实一口气为夏晚晚花了很多钱,还给了一张没有限额的附属卡。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夏诗晴无法继续再骗自己,她必须快速出击,而且要准要狠。

    没搭理夏诗晴,元美扭头继续喝酒。

    “我知道元小姐想要什么,我可以帮你。”夏诗晴并不气馁,而是语调诱惑的低语。

    元美轻笑,“凭你?什么东西。”

    “我不是什么东西,却可以帮你赶走你想赶走的人。”夏诗晴不怕元美拒绝,就怕她不接话。

    “呵,帮我?帮你自己吧。”调查过夏诗晴,所以对方那点心思,元美清楚的很。

    “是帮我自己,但我可以让步。”夏诗晴回答的格外壮烈,颇有壮士断腕的气魄,可惜却没有那么精神。

    “让步?”元美看到夏诗晴如此,倒是来了几分兴趣,她很好奇一个女人如何要放弃自己爱的男人?

    “对,我知道三少不爱我,确切的说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做什么,最后都得不到他,可你不一样,你跟他青梅竹马,本来就感情深厚,肯定有办法。”夏诗晴的语气神态都带有强烈的鼓动性。

    “哪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被个蠢胖子抢走了?”元美自嘲的喝了一大口威士忌。

    “她蠢?夏晚晚才不蠢,她才是最有心机的。”夏诗晴恶狠狠的说。

    元美凝眉看向她,“当初我身体不适,她主动说帮我代孕,到时候不要孩子也不要其他,只要给她一笔费用,那时候我一心想着为三少生孩子,她了解我当时迫切的心,也利用这一点让我上了她的当,没想到最后她的目的竟然是三少……”

    夏诗晴将夏晚晚塑造成了一个有心计有手段,还会卖蠢装可怜的心机女,将之前的事情颠倒黑白,最后愤愤的说道,“我知道自己一辈子都得不到三少,可我也不要夏晚晚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待在三少身旁。而且我知道没有任何人比你更合适三少了……”

    语言是这世上最动情的发明。

    也是最能蛊惑人心的东西。

    元美明明知道夏诗晴的话不一定可信,但在无数的碰壁之后,夏诗晴又给了她的新的希望。

    或许她可以最后一搏?

    喝着酒的元美不受控的想。

    夏诗晴也不着急,就这么一直等着,直到看似醉了的人,突然转头看向她,眼睛灼灼的说,“好。”

    “我就知道元美小姐是聪明人,聪明人怎么能被一个胖子赢了。”夏诗晴笑的格外真诚。

    元美扭头过晃啊晃着手里的酒杯,这次她真的可以得到他吗?

    沈崇岸,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夏诗晴抿了口酒,笑的迷离,神色晦暗。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