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允许你开心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心里疑惑,但还是准点去了停车场。

    沈崇岸已经在等她。

    “我们要去哪?我一会还要上班。”夏晚晚边上车边说。

    “放心,很快。”沈崇岸说完便闭了眼。

    夏晚晚这才注意到男人一张俊颜上带着些许倦怠,便不再多问。

    上了车,周森发动车子,不到半小时便停了下来,夏晚晚疑惑,却在下车的时候怔住,“民政局?”

    “进去吧。”沈崇岸看到夏晚晚惊讶的样子出声催促。

    夏晚晚还没缓过来,“我没户口本。”

    “你觉得一个户口本可以阻止我们结婚?”沈崇岸眼底闪过一丝轻蔑。

    虽然夏晚晚没有说具体为什么没拿到户口本,可他一猜便知道夏家人为难了她。

    那吴氏母女都不是善茬,偏偏夏国海又是个蠢货,早被那母女拿捏的稳稳当当。

    “我……”这一刻夏晚晚觉得自己之前所有糟糕的情绪都是愚蠢的,她怎么忘了以沈崇岸的能力,想要真的跟她结婚怎么会被一本户口本困住?

    只是她自己一直都对眼前的男人没有信心,更对自己没有信心。

    “走吧。”周森先于他们进去,沈崇岸顺势揉了揉她的短发。

    上次说带她剪头发,一直没去成。

    夏晚晚仰头对上沈崇岸好看的桃花眸,有种难以自制的心动。

    怎么办?她好像陷得更深了。

    沈崇岸微微勾唇,牵着夏晚晚走。

    她小步跟上着,无法形容内心的情绪,只觉得心跳正一点一点的加速。

    她要嫁给燕京半数女人想要嫁给的男人了。

    无论对方是因为什么,夏晚晚都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还有那想掩饰都无法掩饰的虚荣心。

    这辈子都不敢奢望被满足的虚荣心。

    一直活在自卑里的她,最不敢想的东西。

    “这么开心?”沈崇岸侧头正好看到抿唇想笑又不敢笑的夏晚晚。

    “嗯,我要嫁的男人可是整个燕京大半女人想嫁的男人。”特别是夏诗晴想要嫁的,最后一句夏晚晚没说出口,但这才是关键。

    “允许你开心。”沈崇岸也被夏晚晚这毫不掩饰的情绪感染到,他差点忘了这丫头今天也不过20岁。

    “噢。”夏晚晚听到沈崇岸这话更开心了。

    这一刻,没来由的甜蜜让她多年的苦涩生活都仿佛裹了层甜。

    她连步子都小心翼翼,生怕打破眼前的美梦,生活重新跌回原地。

    直到工作人恭敬的将表格递给他们,最后签字盖章,拍证件照,夏晚晚都有种如坠梦中的感觉。

    等真切的抱着两本滚烫的新出炉的结婚证,夏晚晚才相信自己真的跟沈崇岸登记了。

    “这真的是真的。”夏晚晚掐掐自己的大脸,传来一阵痛感。

    “想吃什么带你去庆祝。”沈崇岸摇摇头,到底是小孩子,这么容易开心。

    “我在减肥。”提到吃,夏晚晚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才开始的减肥计划。

    “没关系,结婚就一次,可以明天减。”说着沈崇岸已经牵着夏晚晚上车。

    周森敬业的开车,连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只是他们的车子一走,刚才负责登记得工作人员便不可思议的嘀咕,“三少居然真的娶了这个胖子,还对她那么好,早知道我也长胖点好了。”

    “就是,明天我就开始增肥。”旁边另一个女工作人员应和。

    却没人敢将这件事泄露出去。

    而夏晚晚不知道,就在她努力减肥的时候,燕京却悄然刮起了一阵增肥风。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三少好肥妞,众女吃吃吃。

    真是一言难尽。

    夏晚晚跟着沈崇岸到了一家西餐厅,正局促,突然灯光暗了下来,接着便听到有人唱起生日歌,推着蛋糕朝着他们缓缓而来。

    “你生日?”夏晚晚疑惑的问,她刚才又偷偷瞄男人生日,明明是十二月二十二的。

    “你生日。”沈崇岸没想到夏晚晚会这么迷糊,这时候还没反应过来。

    夏晚晚不可思议的指向自己,“我生日?”

    “傻。”沈崇岸摇摇头,这傻妞难道不知道,不满二十岁她是不能领证的吗?

    “我忘了。”说我忘了的那一刻,夏晚晚不争气的红了眼,从五岁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父亲因为母亲的死讨厌她,故意忘记,她因为内疚,也觉得自己不配不敢提起。

    再到后来吴氏母女来到夏家,她每年都看到夏诗晴戴着公主帽,穿着漂亮裙子,邀请很多同学来家里过生日,也曾羡慕过。

    但后来她连羡慕的力气都没了,索性便忘了生日这件事。

    “别哭。”沈崇岸知道夏晚晚想到了什么,低声命令,这时蛋糕已经推到他们面前,揉揉那肉肉的脸,“许个愿望吧。”

    “嗯。”眼眶蓄满泪水,却拼命的点头,接着谦卑的双手合十,看着二十根蜡烛,无比认真的许愿。

    五岁之后,她过的第一个生日。

    夏晚晚想祈祷自己瘦下来,可在最后一刻却换了愿望。

    如果可以,她是说如果,希望明年生日坐在对面的还是眼前的男人。

    她知道这是个奢侈的愿望,所以她只敢许一年,生怕太贪心,连最小的那一个都无法实现。

    有时候我们活的小心翼翼,也不过是因为从来未曾被偏爱过。

    夏晚晚很开心,开心到忘了要减肥,八寸的蛋糕愣是被她吃了一半,吃到最后,也不知道为何那么甜的东西,却带了涩味。

    她还喝了酒,喝到忘了还有生活在等她。

    沈崇岸看着夏晚晚吃,看着她喝,她笑,她闹,她喊妈妈,在只觉得内心如被针扎一般。

    想到夏晚晚的母亲,想到二哥,整个人周身都弥漫着一股无法穿透的阴郁。

    周森见此上前,“老板要不要……”

    “没事,我会送她回去。”不等周森说完,沈崇岸便打断他的话。

    “是,老板。”香港那边的一个项目出了点问题,老板跟他急急赶过去,原本计划是明天回来,哪知道老板却在一天内快速解决了事情,并赶在五点回到了公司,还提前给民政局的领导打了招呼,就是为了赶在夏小姐的生日领证。

    这将周森之前认为老板不过是烦腻了外面那些女人争先恐后的送上门,以及沈家大房的施压,才顺手娶个女人的想法一下子推翻了。

    或许老板对夏小姐真的不一样。

    周森在心里猜测,他还发现老板有时候看着夏晚晚的神情带着歉疚,难不成老板真的有做过对不起夏晚晚的事情?

    但好像完全是两个平行世界的人,怎么会有亏欠?

    或者是因为孩子?

    周森摇摇头,老板的心思不要猜,越猜越不懂。

    沈崇岸则专注的看着眼前的小妞,“生日快乐,傻姑娘。”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